「我的意思是,CDC沒有得到任何國會授權來制定規則,卻發布了暫停驅逐令,以及聯邦口罩強制令。這完全是濫用權力,除非有一個真正的改變,否則我擔心它會再次發生。」尤尼斯說。

今天我將採訪傑寧尤尼斯(Jenin Younes),她是「新公民自由聯盟」的訴訟顧問,是反對疫苗強制令以及政府發起的對社交媒體平台實行審查等主要案件的負責人。

尤尼斯表示:「你看,兩位世界頂級流行病學家在談論他們的專業領域,他們的觀點與拜登政府的敘述不符。」

楊傑凱:和州長一起談論。

尤尼斯:和州長一起談論。那段影片被刪掉了。我說,這太瘋狂了!

楊傑凱:這裏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傑寧尤尼斯,歡迎你作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尤尼斯:謝謝你的邀請。

1.關注行政機構的

越權行為

楊傑凱:在過去的幾年裏,發生許多事情,讓你走到這一步。請告訴我你現在在做甚麼,以及為甚麼它可能與福西博士宣布辭職有關。

尤尼斯:現在,我負責對政府的訴訟案件,所以我們真正關注的是政府的越權行為,特別是行政機構的越權問題。「新公民自由聯盟」(NCLA),專注於行政機構的越權行為。

我們認為,今天發生的許多違反憲法的行為,都與有關機構盜用他們不應該擁有的權力有關。因此,我進行了很多針對疫苗強制令的訴訟,主要是代表那些不想接種疫苗的大學僱員。此外,我也在主持一些關於政府發起的在社交媒體平台上對人們進行審查的案件。

楊傑凱:你對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宣布辭職怎麼看?

尤尼斯: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真的不喜歡安東尼福西。他一直是這個國家最具破壞性的力量之一。我擔心他將被更糟糕的人取代,這似乎是一種趨勢,儘管我不知道這是否可能。

你知道嗎?最令人不安的是,福西可能會撇清他的所作所為,開始他的舒適的退休生活,或者也許去輝瑞公司或者其它公司工作,賺很多錢。我很高興看到他離開那裏;但是另一方面,恐怕他也不會得到應得的結果。

楊傑凱:福西博士被指責做了各種各樣的事情。當你說對他不滿意時,你意有所指,請跟我解釋一下。當然,這與你所進行的訴訟有關。

尤尼斯:他做了很多事情。首先,他根據嚴重不足的證據推動封鎖令、口罩強制令和疫苗強制令,拒絕考慮對美國民眾的潛在傷害。事實上,昨天他說封鎖沒有傷害到任何人。

說話人3:但是現在回想起來……

說話人4:他這麼做是因為他……

說話人3:博士,不管你的初衷是甚麼,你是否後悔政策過於極端?當然指責過去很容易,但是當時政策太極端了,特別是對那些除了遠程上課之外無法上學的孩子來說,這些政策永遠地損害了他們。

福西:嗯,我不認為這對任何人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

尤尼斯:孩子們正在遭受巨大的傷害,無論在社交還是在教育方面。福西確實該對社交媒體上發生的很多審查行動負責任。很多人不知道聯邦政府的確參與了這種審查行動,認為科技公司指責有人傳播有關COVID(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等方面的所謂錯誤訊息,因此暫停他們的言論或對他們進行審查,這些都是科技公司自行其事。其實,安東尼福西和拜登政府的其他幾位官員都是幕後黑手。

2. 代表推特用戶提訴

楊傑凱:讓我們直接聊一聊,你剛剛與路易斯安那州總檢察長蘭德里和密蘇里州總檢察長施密特共同提起的訴訟案。請跟我講一講。

尤尼斯:我先說之前的訴訟。我曾於3月在俄亥俄州代表三位推特用戶提起訴訟,有些觀眾可能熟悉他們,包括是認知理論科學家昌基茲(Mark Changizi)、律師森格(Michael Senger),還有克金(Daniel Kotzin),他曾是律師,現在是一名全職父親。

他們從一開始就對政府強制推行的COVID政策提出強烈的批評,但在拜登政府上台之前,他們並未在推特上受到審查或被暫停。拜登政府開始了一場公開的運動,用監管或其它法律後果來威脅科技公司,甚至談到,如果他們不對傳播COVID錯誤訊息的人進行審查,就要負刑事責任。這有些荒唐。

COVID錯誤訊息被當作術語使用,這種做法很陰險,它被用來詆毀那些與各級政府的觀點不同的人,這些人說口罩不起作用,疫苗不能阻止傳播,封鎖弊大於利。這些觀點現在已經成為科學共識。

因此,他們都被暫停了。我們認為這是拜登政府授意的。不幸的是,該訴訟被踢出。法官的大意是,我們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原告是因為政府而遭審查。我認為這種分析是完全錯的,有很多原因。但是也有一些好的結果,那就是密蘇里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總檢察長,正在考慮提起類似的訴訟。

楊傑凱:我打斷一下,你當時提供的證據是甚麼?你說你認為那些分析是錯誤的,顯然,現在有更多的證據,特別是對於這些新的訴訟,但是你當時有甚麼證據?

尤尼斯:在當時,我們有很多公開聲明。外科醫生穆爾西(衛生部部長)、馬約卡斯(國土安全部部長),當時拜登的發言人普薩基,都在公開場合說:「如果這些科技公司不審查他們,那就等於殺人;如果他們不大力審查,他們將面臨法律後果;我們正在與他們合作,正在為他們應該審查的帖子做標記。」

3. 政府參與科技公司審查是國家行為的違反憲法

一旦政府參與,告訴某個私人公司該做甚麼,這就不再是一個私人公司的行為了。這是一種國家行為,這就涉及到《第一修正案》。以前的論點是科技公司自行審查用戶,這不違反《第一修正案》,但是我們現在知道這也違反《第一修正案》。

部份問題在於,你提起這樣的訴訟,就應該能夠得到證據。你應該能夠從政府獲得文件,用來證實我們根據這些公開聲明所懷疑的事情。但是,考慮到法官過早地否定了訴訟,我們就無法達到目的。基本上講,你等於是遭遇了Catch-22的困境(指由於相互衝突且相互依賴的條件而無法擺脫的困境)。

楊傑凱:這些都是非常公開、極其透明的聲明,告訴這些公司他們應該做甚麼。

尤尼斯:是的。

楊傑凱:這是你的論點。

尤尼斯:完全正確!這確實是個新領域。由於社交媒體的性質,這個領域真的很新。我們以前從來沒有接觸過這個領域。無論出現甚麼問題,我都希望能解決,但是都需要制定新的法律。

如果是在20世紀50年代,政府到處說《紐約時報》不能刊登X、Y和Z,否則他們將面臨法律後果,政府將被普遍認為是違反《第一修正案》,我毫不懷疑。這裏涉及很多政治問題,如果你恰好遇到一個認為錯誤訊息會殺人的法官,那你可能不會得到你想要的結果。

4. 指控政府在社媒上

審查侵犯人們

《第一修正案》權利

楊傑凱:讓我們跳到你與這位路易斯安那州總檢察長蘭德裏和密蘇里州總檢察長聯合提起的訴訟。請跟我講講這件事。

尤尼斯:它與俄亥俄州的訴訟案非常相似,但內容更廣。這宗訴訟指控政府正在審查各種錯誤訊息,不僅僅包括COVID訊息、所謂的選舉錯誤訊息、亨特拜登手提電腦事件,甚至涉及墮胎以及氣候變化。

我們所代表的加入訴訟的原告是傑巴塔查里亞和馬丁庫爾多夫,他們是《大巴靈頓宣言》的兩位共同作者。亞倫凱里亞蒂則是加州大學歐文分校的教授,因為沒有接種疫苗而被解僱。他提起的訴訟為他贏得了一些聲譽。另一起訴訟是由吉爾海因斯提起的,他經營著一個名為「健康自由路易斯安那」的組織。

我們指控政府在社交媒體上的審查行動,侵犯了人們的《第一修正案》權利。例如,巴塔查里亞和庫爾多夫,他們的帳戶多次遭到審查。他們的影片被從YouTube 上撤下。他們與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進行過圓桌會議,討論給兒童戴口罩的危害。那段影片被刪除了。這很瘋狂。你看到兩位世界頂級的流行病學家,在談論他們的專業領域,但觀點不符合拜登政府的說法。

我們還看到,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弗朗西斯柯林斯和安東尼福西,想必大家都認識,在《大巴靈頓宣言》(由哈佛大學醫學教授馬丁庫爾多夫、牛津大學流行病學家蘇尼特拉古普塔和史丹福大學流行病學家傑伊巴塔查里亞共同署名撰寫)發表後做過公開聲明。

有人可能不知道,《大巴靈頓宣言》是一份簡短的文件,它指出封鎖的危害大於好處,應該立即被停止。那是在2020年10月左右寫的。福西和柯林斯立即跳出來,聲稱作者是對社會的威脅,並且在幕後操控,對他們進行了嚴格的審查。

楊傑凱:現在有舉報文件支持這宗訴訟。

尤尼斯:是的,現在的證據比我在2022年3月提起訴訟時多了很多。除了這些公開聲明外,通過舉報人流出的國土安全部的電子郵件顯示,國土安全部成立了「虛假訊息治理委員會」,並且,顯然是在與社交媒體公司合作。他們的做法讓人覺得雙方正在合作。但是鑒於固有的權力動態,加上這些威脅性的公開聲明,這種脅迫程度使公司自願的說法不攻自破。

這是這些政策的捍衛者所說的。社交媒體公司只想達到政府的目的。他們也是左派,喜歡拜登政府。他們被允許(與政府)一起行動做這件事。從《第一修正案》的角度來看,我不能接受,甚至認為這不是真的。它的脅迫性極其明顯,這是一個更加明顯的違反《第一修正案》的案例。

楊傑凱:安東尼福西博士已經宣布辭職了。新版的《CDC指南》也剛剛推出,與之前的指南有很大不同。

5. 一些大學仍繼續執行

疫苗接種強制令

楊傑凱:你如何看待新版的指南?

尤尼斯:這是個好問題。最令人吃驚的事情之一是,新版《CDC指南》說接種疫苗的人和未接種疫苗的人應得到同等對待,沒有理由區別對待。他們似乎贊成重點保護,這也是《大巴靈頓宣言》倡導的,認為我們應該保護弱勢群體,其他人應該照常生活。

當然,他們會說:「隨著疫苗的出現,情況已發生變化,病毒的毒性也在降低。」但我認為這不是事實。他們的策略沒有一個是有效的,他們本應在造成如此大的損害之前,就該採取這個立場,現在他們才回過頭來。

有趣的是,一些大學仍在繼續執行疫苗接種強制令。一旦他們進入法庭,他們的託詞是:「CDC建議每個人都接種疫苗。」法官們會說:「我們不能說這樣不合理。」因為有一種叫做「不合理依據測試」的東西〔合理依據測試,是美國最高法院使用的測試方法之一,用以判斷某種行為是否違憲,是否與合法的國家利益有合理的聯繫。不合理依據測試,具體內容不詳,估計與合理依據測試的內容相同,就是從反面理解〕,「我們不能說依賴CDC的指導不合理。」所以,如果人們現在提起訴訟,情況會有所不同,因為CDC不再建議這樣做了。

楊傑凱:這很有意思。與《CDC指南》一起推出的還包括承認自然免疫,即感染過COVID的人對該疾病具有抵抗力。

尤尼斯:是的。

楊傑凱:在幾年時間裏,即使在最好的情況下,它都被忽視,而在最壞的情況下被稱為陰謀論。

尤尼斯:是的!

楊傑凱:這對你們的訴訟有甚麼影響?

尤尼斯:其實,我的所有訴訟都是代表具有自然免疫力的人。雖然我想說這(新版《CDC指南》)對他們來說是好事,但法院是否願意考慮新的科學立場,這將是一個問題。實際上,問題出現在我在密歇根州對密歇根州立大學提起的一個訴訟案中。

我們曾在2021年7月提起訴訟。法官最後裁決,駁回動議,並在2022年2月駁回該案。法官在一個註腳中說:「如果我是今天看到了這個科學觀點,我的發現可能會有所不同,可是我必須在2021年7月的時間點看問題,因為那是MSU制定他們的強制令的時間,它在當時是合理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