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在探索數碼人民幣(DCEP)的性能,其人民幣數碼貨幣是可以編程的、帶有自己的「過期日期」(expiry date)。圖為中共央行。(AFP)
中共當局在探索數碼人民幣(DCEP)的性能,其人民幣數碼貨幣是可以編程的、帶有自己的「過期日期」(expiry date)。圖為中共央行。(AFP)

我們的世界,真的是變得越來越奇怪、越來越詭異了,變得讓人們感覺陌生,感覺變態,感覺不適合人居。幾個月來,世界各地都報道有甚麼動物轉圈不停的事件發生。有中國內蒙古的羊群在沒日沒夜地逆時針轉圈,還有甚麼地方爬蟲、螞蟻也在逆時針轉圈,最近還有海裏、湖裡的魚兒也在逆時針轉圈。它們為甚麼要這樣做呢?相信天人感應的人們自然會問,這是否意味著甚麼巨大的災難在潛伏?記得小時候在中國東北,海城營口地震發生之前,有大量動物異常行為的報道,雞飛狗跳,休眠蛇出洞,還有井水變味、水面突然升降等等。自然界的事情人們現在看來都無暇顧及了,因為人間的煩惱似乎更多。在中國大陸,如今居然有了數碼人民幣會到時過期這樣驚天的怪事!

《經濟時報》(The Economic Times)的網站ETBFSI.com在2021年4月14日有一篇報道,最近被人們翻出來重新審視,筆者也是最近剛剛看到。

中共探索數碼人民幣的性能 讓它有過期日期

這篇報道說,中共當局在探索數碼人民幣(DCEP)的性能,其人民幣數碼貨幣是可以編程的、帶有自己的「過期日期」(expiry date)。人們必須在過期日之前花掉它,不然它就會消失!而中共當局的銀行機構這樣做的目的,據報道說,是為了促進消費需求,或者在必要的時候,實施一種負利率!報道還說,凱恩斯主義的夢想,加快貨幣周轉的速度,可以真正的實現了!

過期貨幣概念來自「格塞爾貨幣」

《經濟時報》的報道還正確地指出,這個會過期的貨幣不是中共的發明,而是一種「格塞爾貨幣」(Gesell currency)。而約翰西爾維奧格塞爾(Johann Silvio Gesell)這個人,是德裔的阿根廷經濟學家,曾經是一位商人,也是所謂的「市場社會主義經濟模式」的創始人。

這個「市場社會主義經濟模式」是甚麼貨色?它聽起來很耳熟是不是?對的,中共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是這個理論的一個變種,或者說,它是被中共政權採納的、帶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混血的雜種。

格塞爾痛恨錢

約翰西爾維奧格塞爾(Johann Silvio Gesell)生於1862年,父親是德國人,母親是法國人,他在今天的比利時長大,當時還屬於普魯士帝國。

他在24歲的時候到阿根廷,一邊做進口貿易和製造業的工廠,還一邊自學了經濟學。格塞爾是一位創業者,他在19世紀末期從德國移居阿根廷,他痛恨錢,可以說是跟錢過不去吧,因為他目睹了1890年代的金融風暴,這使他認為世界經濟的問題,從貧困、不均、失業,到滯脹,背後都有錢的因素。

格塞爾為甚麼會這樣看呢,這是因為在他看來,錢(money)有兩個作用,但這兩個作用常常互相衝突。

推出短命的「格塞爾錢」

圖為德裔的阿根廷經濟學家約翰西爾維奧格塞爾(Johann Silvio Gesell)。(維基百科)
圖為德裔的阿根廷經濟學家約翰西爾維奧格塞爾(Johann Silvio Gesell)。(維基百科)

格塞爾相信,錢的第一個作用是為人們儲存財富,其另一個作用人們都需要它來做生意。但正是因為人們把錢存起來儲存財富,在發生危機,如阿根廷的經濟危機時,人們因為害怕財富不安全,就不願意把錢投入實業,所以會讓商業企業停滯不前。所以格塞爾認為,會出現「富裕中的貧困」(poverty amid plenty)。

因此,格塞爾想創造出一種新的「錢」,一種可以像土豆一樣會腐爛、像鐵一樣會生鏽的錢,這樣人們就不會去囤積錢財,而這時「錢」就只能有一個作用,就是作為交換的工具,而沒有其它的用途了。聽起來挺瘋狂的是吧?你別說,這個德國人還真就創造了這樣一種「格塞爾錢」!他真的大力宣傳、呼籲、號召,還在當時通行了一小段時間。

他創造的「格塞爾錢」紙幣,有一個過期的日期,要想讓它不過期,持有者就必須不時地花錢去蓋章,而沒有蓋章的紙幣就會過期、變得一錢不值。

對那些存錢的人們來說,儲蓄是不划算的,會有成本。也就是說,儲蓄呢,會有一個負利率。人們要想避免支付蓋章的費用,就必須把錢花掉或者去投資。格塞爾把他的「格塞爾錢」稱為「自由貨幣」(free money,或者Freigold)。

格塞爾認為,這樣可以避免經濟衰退、促進社會繁榮。他還一度在德國短命的「巴伐利亞共和國」當過財政部長,推行他的這個貨幣。但他這個財政部長只當了不到一周,就被革命者、共產主義份子,和無政府主義者給推翻了。他被指控叛國,但沒有被判罪,最後回家寫書。再後來,他的這些事就被人們慢慢忘記了。

雖然「格塞爾錢」後來被淡忘,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70年以後,「格塞爾錢」又回來了。在美聯儲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演講、論文和文件中,這個概念又開始浮現,在中共的數碼貨幣計劃中,它居然死灰復燃了。

1936年,凱恩斯(Keynes)在他著名的經濟學巨著《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的最後一章中,用五頁篇幅介紹了格塞爾。凱恩斯雖然批評了格塞爾的整體理論,但凱恩斯總結說,「格塞爾錢背後的思路是合理的」。

貨幣有四種功能

人們知道,貨幣(currency)或者金錢,或者錢,是為了提高交易效率而用於商品交換的媒介。從古至今,人類社會已經經歷了多種形式的貨幣,從如貝殼、刀幣、貴金屬,到紙幣,到今天的銀行卡、信用卡、移動支付,加密貨幣和數碼貨幣等等。

貨幣的功能,在目前看來,不是格塞爾認定的兩種,而是一共有四種:交易的媒介、記帳的單位、儲存價值和延期支付的標準。

交易的媒介,就是用貨幣作為買賣雙方交易的工具。記帳的單位,是以貨幣的單位計算物品的價值。儲存價值,是指人們的購買能力,並且隨著時間的流逝,貨幣的價值不會減低(人為製造的通貨膨脹除外)。延期支付的標準,是因為貨幣有存儲的價值,對將來的結算,可以用貨幣作單位來計算。

貨幣若會過期 政府可憑空抹掉人們的財富

人們的錢為甚麼不可以到期作廢?貨幣為甚麼不能設立有效期?錢財在個人手裏的時候,標誌著你自己創造和積累的財富,如果政府可以讓它失效、過期、變得一文不值,政府就在憑空抹掉人們的財富。

中共的數碼貨幣如果設置有效期,到期用不完被清零,這就是中共搶錢不擇手段了。它逼著你花錢、逼著你消費去支持中共的經濟、逼著你去被割韭菜。貨幣如果設立有效期,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而是一種有價證券,跟股票、糧票、支票、匯票等差不多。

年紀稍大的人們可能記得中共國的糧票,許多人辛辛苦苦積攢了許多糧票,還有甚麼「地方糧票」和「全國糧票」。許多中國農民甚至花錢去購買糧票,因為糧食不夠吃。種地出產糧食的農民,還要憑票去買糧,真是巨大的悲劇。

當中共1993年取消糧票的時候,沒有給人們兌現金的機會,就一筆勾銷了,使得糧票擁有者欲哭無淚。人民幣貨幣不能被儲蓄,失去了貨幣的儲蓄和保值功能,在沒有私有產權保護的中國,中國民眾將一無所有、家徒四壁,被中共作為專制機器上的螺絲釘、生育的機器和十足的奴隸。

貨幣為甚麼不能有有效期呢?另外一個原因是,貨幣是政府印刷的,並且是獨家經營、壟斷印刷的,還強制人們去使用。貨幣具有有效期,就給了政府額外的權力,使得他們可以為所欲為,收放自如,可以對人民的財富予取予求,徹底控制。

美國的貨幣、美元的紙幣上,清楚地印刷著這樣的字眼:「This Note is Legal Tender For All Debts, Public or Private」。它的意思是,這種紙幣可以用來支付所有的債務,包括公共債務或私人債務。如果貨幣可以過期,或者按照政府的意願失效過期,因為政府的稅收、你欠政府的債務都是無限期的,而你的財富是有期限的,政府就可以讓納稅人永遠背負著沉重的債務負擔,直到永遠。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情。

從佛家和道家等正法門的更高的道理來看,人們的錢財、收入、財富,都是跟人今世和前世的德行、善舉、業力相關的,冥冥之中是由天定的,所以中國古人才勸人們積德行善、不要做缺德、損德的事,不要過早消耗祖上積下的陰德。而沒有道理、沒有根據地剝奪人們的財富,不管是通過無產階級革命、打砸搶,或者制定貨幣的時效,顯然都是反人性、反天理和反人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