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價貨幣和信貸的時代始於2008年,至今已經持續了14年之久。如今,這個時代終於要宣告結束了。

不是每個人都能洞察到這個轉變。廣義而言,這將影響所有的商業活動和個人財務。這將極大地改變金融決策,也會影響金融文化。換而言之,金融市場將回歸理性、價值投資,鼓勵那些必須以傳統方式實際盈利的公司。

我不只是在談論大科技公司的裁員問題,儘管這些都是非常真實存在的。亞馬遜(Amazon)正在裁減1萬名管理階層的員工,因為美國企業界實際上人盡皆知,臃腫的管理層對於任何企業來說都是一個沉重的負擔。管理人員的重要性被過度吹捧,已經超過了合理的規模,這完全應歸咎於看似無限的資源和永遠上升的股票估值,而這些實際上都是吹大的肥皂泡而已。

這樣的裁員正在發生在每一個規模龐大的大公司身上。推特(Twitter)只是一個開始,在此之後,Facebook[Facebook,噢抱歉,現在應該稱為「元宇宙」(Meta)]公司也宣布裁員,而其它許多在互聯網上依靠廣告收入生存的公司正在經歷盈利能力的強力擠壓,因為目前經濟正在走向嚴重的衰退期(目前已經初步顯現,幾個月後將會更加明顯直觀)。

房地產行業也受到嚴重衝擊,其住宅市場已經凍結。大城市的商業地產也同樣受到影響,特別是那些空置率仍然接近一半的辦公樓。由於買方市場疲弱,房市價格將不得不相對於目前的水平一降再降,儘管從2019年開始,樓價可能仍然處於膨脹的高估狀態,因為持續的通貨膨脹只能非常緩慢地逐漸平息。

今天的巨大問題更涉及到最安全的資金存放和轉移地點(即美國債務)的回報率。近十幾年以來,短期利率一直為負值,這是史無前例的。這相當於最寬鬆的貨幣政策。通過激勵資本追逐除安全之外的任何東西,並阻止各種形式的儲蓄,金融業得到了巨大的推動。但其它一切也是如此,包括加密貨幣。

回顧過去,似乎很明顯的是,對於極端風險的狂熱,對於商業擴張速度的無所謂態度,數碼技術的魔豆環境,聲稱社會已經以某種方式成功地將注意力商品化而不需要投入資源,更不用說處於失控狀態的政府支出——所有這些都是在上一輪房地產市場崩潰後採取的零利率政策所催生的現象。

這項創新政策在當時似乎是沒有成本的。時任美聯儲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提出了這個應對之策:將利率降至零,以保護金融系統和宏觀經濟環境,但通過會計技巧抑制隨後的正常通貨膨脹。美聯儲將向銀行支付高於市場的利率,以使銀行資產留在央行,此舉將鎖定這些資產,使之不會產生通脹壓力。由於這個突出的創新,他一度被譽為金融奇才。

這個政策存在弊端嗎?一段時間以來,似乎一切都完美無缺:儲蓄並沒有完全崩潰,甚至超過此前的水平,只是因為通貨膨脹受到了有效控制。然而,把資金存放在美國國債中是沒有回報的。因此,貨幣和資本在整個2010年代進行了瘋狂的追逐,在這個時代,金融和政府似乎無所不能。利率是零,房屋是可以負擔得起的,所有的東西和每個人都可以獲得充足的信貸。

每個年輕人都有機會進入大學深造,接受準馬克思主義社會理論課程的學習,同時背上十幾萬美元的貸款債務,並將其移植到工作場所,讓那些高大上的花哨公司高薪聘用他們,在Slack即時通訊軟件上發揮聰明才智,換一種方式繼續鼓吹「覺醒」哲學。正是在這個時期,學術界資金充裕,不再需要擔心生源,因此開始清洗保守派思想家或對(批判性種族理論等左派)新宗教的任何方面提出異議的人士。

企業界亦不遑多讓。他們開始摒棄傳統的關注對象,如服務客戶和股東,轉而推動慈善事業,並與社會正義和氣候正義保持步調一致。這是一個無限豐富的環境,鼓勵這種做法,因為可能性似乎是無限的,而且似乎沒有任何成本。

正是在這個紙醉金迷的時期,ESG(環境、社會和治理)和DEI(多樣性、公平和包容)等戰略被精英分子採納為企業生活的核心問題,世界經濟論壇的專家們亦在現場宣布,平衡帳目並不像標榜道德正確那麼重要。媒體也亦步亦趨,鼓吹這種熱潮。

所有這些都是由伯南克計劃促成的。為了了解這個計劃的激進程度,我們可以按通貨膨脹率調整聯邦基金利率,並回顧一下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的情況。除了在20世紀70年代,由於高通脹,利率很少進入負值區域。然而,一旦這個問題得到解決,利率就會鼓勵儲蓄者,並在20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將經濟理性放在首位。

那些時代被譴責為牛仔資本主義(cowboy capitalism),對資本運行放任不管,然而事實是當時儲蓄率很高,價值投資很流行。那些年的繁榮比之後的任何經濟現象都具有更堅實的基礎。

2008年後,所有的賭注都取消了。我們在負利率的深淵中越陷越深。美聯儲本身也前所未有地擴大了資產負債表,有效地將表現不佳的資產塞進了每個壁櫥,也填滿了地下室,無所不用其極。

1954—2022年間美聯儲基金按通貨膨脹調整。(數據來源:聯邦儲備經濟數據(FRED),聖路易斯聯儲;圖表製作:Jeffrey A. Tucker)
1954—2022年間美聯儲基金按通貨膨脹調整。(數據來源:聯邦儲備經濟數據(FRED),聖路易斯聯儲;圖表製作:Jeffrey A. Tucker)

這個現象顯然是不可持續的,美聯儲計劃在2019年開始逃離。這個逃離計劃沒有持續下去,因為全球新冠疫情的爆發,這要求美聯儲採取一些非常規的措施。這種行為比以前更瘋狂了。這一次,新增貨幣的去向不同了。新增的貨幣不是作為冷藏庫,而是作為熱錢充斥在大街小巷,而且可以馬上花掉。

14年後,在經濟結構、金融市場、時間範圍和整個金融文化遭受巨大破壞之後,伯南克的「小雞」遊戲 (註:危險遊戲,不避讓車,看小雞是否會被撞)終於收場了。一切糟糕的東西都享受到了巨大的財政補貼,這些糟糕的東西包括虛假的企業意識形態,假冒的證書,時髦的社會主義哲學,以及虛偽的科學。伯南克看似無代價的政策最終創造了一個與現實脫節的世界。

經過這麼些年,我們目前所能看到的代價是無法容忍的高通脹水平。美聯儲需要通過將實際利率提高到零以上才能結束這種高通脹。而這僅靠目前的措施是遠遠不夠的。要真正修復這種經濟損害,需要很長時間來恢復資產負債表,將勞動力從虛假工作重新調整為真實工作,並恢復理智的金融市場和企業文化等。

現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會這樣做嗎?答案是很有可能。他不希望被後人稱為破壞美元價值的央行領袖。他希望作為一個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20世紀80年代美聯儲主席)式的人物被人們記住,當時即使全世界都在對沃爾克大喊大叫,他還是做出了艱難而正確的選擇。今天的華爾街一直希望能從通貨膨脹的戰爭中獲得一些喘息的機會,但他們的希望是不切實際的。從這個意義上看,鮑威爾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這樣一來,新的緊縮貨幣時代開始了。不久前,加密貨幣交易平台FTX宣布破產,創始人和前行政總裁塞繆爾‧班克曼-弗里德(Samuel Bankman-Fried)受到公眾嘲弄,我想不出有甚麼比班克曼-弗里德這個傻瓜和他那群快樂的小混混和吸毒者的恥辱更能給資本過剩時代帶來一個富於詩意的結局的了。他們欺騙了整個精英階層,讓他們相信自己有某種邁達斯之手,可以點石成金鑄造金錢來資助所有被強硬左派視為神聖的事業。FTX問世不久就宣布破產了,其速度之快令世人詫異,隨之破滅的是一個完全「覺醒主義」的無限資金池的夢想。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承認幻想的破滅是極其痛苦的,這種痛苦不僅是經濟層面的,而且是整個一代人的心理層面的:他們想像自己可以過上一種不受過去所有規範和規則束縛的生活。而事實卻是,以美元為基礎的世界一直生活在一個長達14年的謊言中。這個事實將是一顆難以吞嚥的藥丸,比阿德拉(Adderall,註:即安非他命,所謂的聰明藥,被處於激烈競爭環境下的人濫用,以集中注意力在特定任務上)藥更難消化,比英雄聯盟遊戲更難玩;然而從長遠來看,這個事實更符合可持續繁榮的要求。

作者簡介:

傑弗里‧塔克(Jeffrey A. Tucker)是總部位於德薩斯州奧斯汀的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在學術界和大眾媒體上發表了數千篇文章,並以五種語言出版了10本書,最新著作是《自由抑或封鎖》(Liberty or Lockdown)。他也是《米塞斯之最》(The Best of Mises)的編輯。他還定期為《大紀元時報》撰寫經濟專欄,並就經濟、技術、社會哲學和文化等主題廣泛發聲。

原文:The Age of Easy Money Is Over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