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著名人權活動人士柏樂志(Drew Pavlou)再次對中共駐布里斯本前總領事徐傑發起訴訟,指控這位中共外交官對他及其家人發起的一系列殘酷及系統的騷擾行動。

11月25日,布里斯本地區法院開庭審理了柏樂志對徐傑的訴訟。目前,徐傑不再是布里斯本總領事,也不在澳洲,他當天沒有出庭。

「這是原則問題。我認為法院應該對他(徐傑)發出命令,明確他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即使徐傑已經離開了這個國家」,柏樂志告訴澳新社。

「他的聲明……確實成為了我和我的家人在澳洲受到的長期、有時是殘酷的騷擾行動的發令槍。」

柏樂志提到的徐傑聲明是指2019年7月24日,在昆士蘭大學的聲援香港「反送中」靜坐活動中,中國留學生與抗議者之間發生衝突後,徐傑在中共駐布里斯本總領事館網站上發表聲明稱:「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在澳洲昆士蘭大學進行反華分裂活動」,總領館「肯定中國留學生自發的愛國行為,堅決反對任何分裂國家的言行」。

昆士蘭大學學生柏樂志(右一)2019年在一次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集會上。(楊裔飛/大紀元)
昆士蘭大學學生柏樂志(右一)2019年在一次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集會上。(楊裔飛/大紀元)

「中國共產黨在背後發起了一場針對我和我的家人的殘酷行動」,柏樂志說。

「我的弟弟成為炸彈威脅的目標,我的家人繼續成為死亡威脅的目標,我在澳洲街頭多次遭到襲擊。」

「可悲的是,我甚至不能(在社交媒體上)提前發布我將在哪裏出現,因為害怕成為炸彈威脅的目標。」他說。

2019年11月22日,柏樂志首次將徐傑告上法庭,指控徐傑煽動針對他的暴力行為,令他的人身安全面臨威脅。

2020年8月,法官駁回了柏樂志針對徐傑的指控,稱案件不屬於法庭裁判權力範圍內,徐傑作為中共總領事館僱員,享有外交豁免權。

對徐傑的訴訟再次開庭後,柏樂志讚揚了他的律師Andrew Stumer和Mark Tarrant,但柏樂志並不期望獲勝。

他說,「聽起來Bernard Porter法官並不認為徐傑對他存在持續的威脅。」

這位長期抗議中共專制的年輕人權活動人士說,「他(法官)在區分徐傑這個人和中國共產黨。」

「我個人認為徐傑代表中國共產黨的一個部門行事。」

「我所面臨的來自中共的持續威脅是相當嚴重的,我認為他(徐傑)的聲明真的是……發號令。」

在11月25日的庭審中,法官Bernard Porter保留了他的決定,並沒有做出判決。

「這是一個法律上的難題,但法官正在以非常專業的方式處理它,所以我非常感謝」,柏樂志說。

柏樂志表示,即使他沒有勝訴,這仍然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案件」。

他說:「法官將寫一份詳細的判決書,並很有可能對徐傑和其聲明做出評論……這很重要。」

柏樂志表示,無論結果如何,中共對他的騷擾不會停止。

他說,僅在過去一年中,他的家人就承受了數十次炸彈和死亡威脅,以及對他們的誹謗。

「無論(法官)判決結果如何,可悲的是,我認為……(中共)對我的家人進行騷擾的行為將繼續下去。」他說。#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