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投資銀行家、彭博社亞洲市場專欄作家任淑莉(Shuli Ren)表示,中共的清零政策和房地產危機所帶來的衝擊令政府財政金庫變空。中國富人擔心,中共可能轉而以「共同富裕」為名來籌集急需資金,但任淑莉對這種方式能否奏效持懷疑態度。

清零政策的大規模核酸檢測和隔離措施耗資巨大,再加上房地產危機重創經濟,為政府財政帶來巨大壓力。任淑莉11月23日在彭博社上發表文章說,中國的億萬富翁們看到中共極端的「清零政策」和嚴厲的房地產打壓已經使政府的財政金庫變空。北京將不得不尋找其它收入來源,而「共同富裕」可能成為一個方便的工具來滿足當局日益緊迫的資金需求。

中共金庫受重創 向富人徵稅難以解決問題

中國現在正在面臨幾十年來最大的財政赤字。更糟糕的是,隨著經濟的放緩,其收入的質量也在惡化。在房地產開發商受打壓之前,土地銷售佔市政當局收入的30%左右。在截至10月的一年中,即使地方政府融資工具(LGFV)介入,這一重要的現金流仍下降了25.9%。

到現在為止,中共的債務如山。在第三季度,政府債務與GDP的比率上升到49.4%,比兩年前增加了近5個百分點。同時,根據滙豐(HSBC)的估計,LGFV至少又積累了58.6%的預算外支出債務。

中國的國內信貸市場正因政府附屬機構的借款而趨於飽和。因此,中共需要找到為其支出融資的新手段。

即使中共最終向富人徵稅,任淑莉對這一辦法能否填補政府變空的金庫持懷疑態度。她說,在中國,土地銷售規模巨大,政府從中獲得的收入要比從企業利潤稅、增值稅或個人所得稅得到的收益要大。與此同時,在中共對科企和房地產打壓後,中國的高淨值家庭不再像以前那樣富有,而且大部份億萬富翁的財富現在可能已經儲存在海外。

中共在過去兩年對阿里巴巴和騰訊等大型科企和房地產開發商的打壓行動,抹去了數萬億美元的財富,導致大規模裁員。任淑莉10月份在另一篇文章中說,在過去一年裏,每個人都變得更窮。

習二十大講話強調「共同富裕」 中國富人加速逃離

在上個月召開的二十大開幕式上,習近平的講話觸動了富人的神經。「共同富裕」作為一個重大的方針政策多次出現在習的講話中, 他將「共同富裕」作為「中國式現代化」的一部份,誓言要規範財富積累機制,「調節過高收入」。

習的講話讓許多富人擔心他可能會為了追求「共同繁榮」而對富人徵收各種稅收。大陸學者和律師猜測,徵收遺產稅、財富稅,甚至在高淨值人放棄其公民身份時的棄籍稅,都是有可能的。

二十大後,中國富人加速逃離。《金融時報》11月12日報道說,該報在對逃離中國的富人,以及與中國富人打交道的律師、移民專家和顧問進行採訪後認為,二十大是中國富人如何看待中國未來的分水嶺。

協助富裕家庭離開中國的歐洲律師David Lesperance告訴《金融時報》,在中國,這些富人一直志在必得。但如果不顧一切,然後搞砸了,結局就是「出境禁令、扣押和資金消失」。

Lesperance10月曾對《金融時報》透露,已經接獲3個來自中國商界超級富豪家族的指令,就是繼續執行他們的「火災逃生計劃」。他表示,中國富人不但擔心中共當局實施「共同富裕」要他們捐款,而且越來越擔憂自身安危。

習近平2021年8月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時,告訴中共高層要重新分配財富,有必要「加強對高收入者的規範和調節」,「合理調節過高收入」,同時要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

儘管中共官媒新華社在報道習的講話時沒有提供有關習希望如何實現這一目標的過多細節,但確實暗示中共政府可以考慮對高收入者徵稅或實施其它重新分配收入和財富的方式。

BBC報道,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行政學院的高級研究員William H Overholt說,習近平的共同富裕「是一種既要吃掉蛋糕、又要留著蛋糕的不可能願望」。

在Overholt看來,外國公司和國家將拒絕這樣一種制度,中共吸引外國公司進入,因為他們掌握著技術,但到頭來,中共卻不讓他們來分享國內市場的大蛋糕,就像中共自己要求西方做到的那樣。#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