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矽谷灣區通信工程師鍾山,近日完成一篇著作《中共二十大後,以防疫為名的新型「數碼極權」橫空出世,將社會管控推向絕境》,揭露中共當局利用最新數碼化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產生新式的數碼極權主義,進一步實現中共當局在監控民眾上的野心。

22日,鍾山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經濟有個最讓世界聚焦並且捉摸不定的問題,那就是,中共政府甚麼時候會放棄『新冠清零』政策?以及由此引發的『數碼極權』的一系列話題。」

鍾山表示,這個問題的答案取決於一個人,即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上個月中旬召開的中共二十大,習近平打破常規獲得了最高領導人第三個任期,他把自己的親信安排進最高領導層,並制定議程,以防疫為名施加『數碼極權』,把社會全面管控推向更加令人絕望的程度。」

覆蓋中國超過10億人的「健康碼」

「健康碼」是中國大陸2019年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以小程式為載體的定位追蹤應用程式,作為個人的電子通行證使用。

今年11月10日,大陸工信部出台《「十四五」全民健康信息化規劃》,據此規劃,到2025年,將建成全民健康信息平台,每個居民擁有一份動態管理的電子健康檔案和一個功能完備的電子健康碼。

鍾山表示,「其實,習近平在第二任期就開始在數碼極權領域積極布局。按照中國官方文件,提出在2019~2022年間超高清晰度的影片產業發展行動計劃,目標是『提升監控範圍、識別效率及準確率,打造一批智能超高清安防監控應用試點』。」

「這反映出中國政府在監控民眾上的野心。傳統的人盯人監控是舊式極權主義,而利用最新數碼化技術、人工智能則是新式的數碼極權主義。」

中共利用「數碼極權」政策,侵犯民眾言論與行動自由。據中國媒體報道,阿里的「健康碼」、騰訊的微信「健康碼」,以及「雲上貴州大數據」(集團)的雲數據,這套監測系統已經覆蓋了中國超過10億人。

由於從社區到工作場所乃至所有公共區域,都要求人們出示代表健康的綠碼方可進出,「健康碼」實際上成為了人們出行的必備品。時隔三年,以防疫之名推出的「健康碼」也就成了中國人的電子護照。

收集個人數據建立完備資料庫

在中國大陸實行的包括互聯網審查、錄像頭監控等大規模監控行為,其中利用了人工智慧、人臉辨識、大數據分析等技術,前所未有地大規模收集個人數據、實行近乎全面監控、通過先進的人工智慧和軍事化協調運作進行數據分析和管理。

最終目標是建立一個精密、完備的國家資料庫,使安保力量能夠隨時隨地對在中國的每一個人進行跟蹤、分析和必要的控制。

鍾山指出,「中共政府如此大規模使用最新數碼技術實現對社會的監控,號稱是為打擊恐怖主義和犯罪行為,提高公共安全。但在一些公共事件中,公眾發現經常會出現影片丟失的情況。而在涉嫌拐賣兒童婦女或失蹤事件中,公眾經常發現,如此強大的影片監控系統卻近乎從來沒有發揮作用。」

中國大陸每年有數百萬人被拐賣失蹤的案件發生,但甚少有尋回破案的。2022年1月在江蘇省徐州發生「鐵鍊女囚」事件,以及最近江西15歲青年在封閉的校園憑空消失一個月,學校的監控系統卻無其身影。有網民質疑,現在健康碼、行程碼還有手機定位,為何密接者很快就能找到,失蹤人口卻找不到?背後的問題才是值得深思的。

參與中國大規模監控計劃的科技公司,主要包括曠視科技(Megvii)、海康威視(Hikvision)、商湯科技(SenseTime)、華為(Huawei)、中興(ZTE)等。

北京曠視科技擁有領先的人臉識別算法技術,應用於各類場景如人臉門禁考勤一體機等。商湯科技是亞洲排名最高的人工智能公司,該公司開發的技術包括面部辨識、圖像識別、物體檢測、光學字符識別、醫學圖像分析、影片分析、自動駕駛和遙感。海康威視是全球最大的影片監控錄像頭供應商之一,一年前,它是幾家被列入美國政府經濟制裁實體名單的中國科技公司之一,理由是它在助長新疆侵犯人權方面的作用。

此外,有網民質疑:以公共安全為名採集的監控影片,並不完全用於提升公共安全。中共政府在公共安全領域積極採用最新技術,既有公共安全的考慮,更有對「重點人口」進行監控的考慮。所謂重點人口,根據公安部門文件,指的是「危害國家安全或社會治安嫌疑,由公安機關重點管理的人員」。

他說,「歷屆美國政府都聲稱,北京嚴重依賴海康威視以及大華、華為、商湯科技等公司提供監控技術,用於監控新疆和整個中國地區的許多拘留營。」

鍾山引用來自新疆的例子,Ovalbek Turdakun是中國臭名昭著的新疆拘留營之一的囚犯。2018年10月,Turdakun在接受TechCrunch新聞採訪時講述了他與另外24位囚犯一起關押數月的牢房,以及所有印有海康威視標誌的攝錄機是如何「一直開著並觀看」,他說,「如果攝錄機看到有人說話,一個洪亮的聲音會告訴他們不要說話。」

他還講述了被拘留者如何在攝錄機下強制保持沉默數小時,並且他們在牢房外長時間幾乎沒有與其他人接觸。Turdakun於2018年11月以類似於軟禁的條件獲釋,他將被手腕上的手錶型GPS追蹤器全天候監控,其只能用特殊鑰匙解鎖。但他描述了當局依舊不斷的騷擾。

「攝錄機會看到我,並發出警報」,他描述了他所在社區使用面部辨識的情況,「這些攝錄機大約6呎高——海康威視的也是如此——而且它們在每條行人路上。」

根據鍾山整理的資料,數碼牢籠系統在中國的監牢、看守所,以及新疆地區的所謂的「再就業培訓中心」廣泛試點採用,正在越演越烈地向全國蔓延。當前這幾年,尤其是藉助所謂的防疫封鎖需要,極大地延伸到各個地級市。

商湯科技(SenseTime)監控軟件在公司位於中國北京的辦公室進行演示時識別人員和車輛的詳細信息。女人旁邊的描述是:成人,長袖,長褲,海軍藍上衣,灰色下裝。 (圖:路透社)
商湯科技(SenseTime)監控軟件在公司位於中國北京的辦公室進行演示時識別人員和車輛的詳細信息。女人旁邊的描述是:成人,長袖,長褲,海軍藍上衣,灰色下裝。 (圖:路透社)

大華(Dahua)的分銷商的網站展示的針對監獄項目,其iDMSS影片管理系統軟件具有人工智能識別能力。(受訪者提供)
大華(Dahua)的分銷商的網站展示的針對監獄項目,其iDMSS影片管理系統軟件具有人工智能識別能力。(受訪者提供)

從「數碼圍牆」升級到「數碼化囚籠」

鍾山說,「第一代數碼圍牆起步於限制訪問海外網站,以禁止訪問google為標誌性事件,從打壓通訊自由、言論自由到限制人身自由。當前的第二代數字圍牆已經升級到『數碼化囚籠』無所不在。

「越來越多的分析認為,中國傳統控制方式加上最新技術,其嚴密程度可能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已經超出了奧威爾《1984》的想像,讓人產生臭名昭著的東德國安組織史塔西(Stasi)或奧威爾式的恐懼。利用強大的國家權力,採用一切可利用的最新技術,中國正在進入一個人類歷史上沒有過的新式極權主義統治時期。」

鍾山調查,美國幾乎所有的影片安防監控服務行業都在使用來自中國的設備,如大華、海康威視等。甚至在LinkeIn(LinkedIn)網站對「監控/安全/報警」的招聘要求中:大華和海康威視是候選人必須具備的產品知識。美國也正在被中國的數碼圍牆包圍。

歷史上的悲劇並未遠去,例如猶太人大屠殺。IBM公司是「大容量身份證及海量人口檢索方法」的創造者,曾經為納粹提供分類檢索標籤系統技術服務,導致六百萬猶太人被快速送到集中營而被屠殺。

鍾山強調,「由於數碼監獄,中國人民沒有上網通訊的自由,也沒有言論自由,導致其它所有的自由權利都難以獲得。如果不汲取前車之鑒,難免悲劇會重複發生,而且會更加變本加厲。」

鍾山,本名王祖,目前就業在矽谷灣區的通訊網絡工程師,畢業於中國985、211院校的信息電子相關專業。他作為「覺醒的工程師」,長期反抗中國網絡防火牆,利用自身技術特長參與中國的民主運動。

鍾山的參考文章:《中共二十大後,以防疫為名的新型「數碼極權」橫空出世,將社會管控推向絕境》#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