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一開始就精彩紛呈,東道主卡塔爾與中國隊曾互有勝負,但被厄瓜多爾2:0斬於馬下。中國隊的老對手沙特阿拉伯2:1逆轉阿根廷,中國隊的老冤家伊朗被英國狂灌6球。此時,中國隊只能當看客。

1998年,世界盃決賽隊擴增到32隊。2022年,韓日共同舉辦世界盃,無須參加亞洲區預選賽;中國隊少了兩個勁敵,總算走上了世界盃決賽的賽場。中國隊小組賽三戰皆負,掛零出局,卻是中國球迷久違的絕唱。

一個14億人口的大國,在奧運會多個項目上摘金取銀,足球為何卻走不出亞洲?外行的長期領導,中共治下無處不在的腐敗,是抹不去的惡疾。

中國人是否不適合足球運動?

歐洲五大聯賽始終引領著現代足球的攻防戰術,拉丁美洲以技巧著稱,經年不衰;亞洲、非洲、北美洲、大洋洲努力追趕潮流。中國人擅長體操、兵乓球、跳水等,是否不大適合足球運動呢?

86年前,台灣足球隊參加了1936年的奧運足球賽,當時的「中國球王」李惠堂帶領香港、上海、廣州等地球員,首場比賽0:2不敵英國,完成了中國人在國際足壇的處子秀。

抗戰勝利後,1948年,台灣隊再次參加奧運會足球賽,也未嚐勝績。那時的中國隊在亞洲算首屈一指,但與國際水平差距較大。1949年後,台灣仍然代表中國參加國際賽事;1954年、1958年曾連續奪得亞運會足球金牌,決賽中兩次擊敗了勁敵南韓。

1960年,台灣隊第三次出現在奧運會足球賽場上,不幸抽得下簽,與強大的巴西、意大利、英國分在一組;三場比賽均告失利,但第一場比賽攻破了意大利的大門,取得了奧運會足球賽的首個入球;第二場不敵巴西;第三場比賽,台灣隊兩度建功,但2:3惜敗於英國。

1967年,台灣隊再次擊敗南韓,奪得亞洲杯東區冠軍。台灣隊以台灣籍的香港球員為主,英國治下的香港球隊,足球水平也得到了不少傳授。1970年,中共向香港施壓,香港球員無法再代表台灣參賽。

台灣足球隊參加的賽事證明,中國人可以踢足球,還一度是亞洲的最強隊之一。

中國人自豪地認為,足球的最早起源於中國。戰國時代,蹴鞠就是中國民間的一種遊戲。漢朝開國皇帝劉邦喜好蹴鞠,在皇宮內建了一個專業場地,命名為鞠城。歷代漢朝王室、貴族,大都愛好蹴鞠。漢朝名將霍去病遠徵匈奴,在營地裏帶著士兵踢蹴鞠,以保持、提升士氣。三國時,蹴鞠是強軍的基礎訓練項目。開放的唐代,女子也參與蹴鞠活動。

現代足球運動傳入中國後,香港在亞洲最早開始了足球聯賽,上海、天津、青島等地也各自開辦了聯賽。1926年,上海有12家足球俱樂部。中國足球當時在亞洲算走在前列;但中共建政後,中國足球卻步入了坎坷。

2002年6月8日,外教米盧(Bora Milutinovic,右)帶領中國足球隊進入世界盃決賽圈,在南韓西歸浦對陣小組賽的對手巴西。(Andreas Rentz/Bongarts/Getty Images)
2002年6月8日,外教米盧(Bora Milutinovic,右)帶領中國足球隊進入世界盃決賽圈,在南韓西歸浦對陣小組賽的對手巴西。(Andreas Rentz/Bongarts/Getty Images)

中國足球離世界越來越遠

1954年4月,中共治下成立的中國足球隊來到匈牙利,由匈牙利教練帶領一批其它項目的運動員改練足球,但無法參加比賽,匈牙利教練作為第一個外教的生涯也結束了。1957年,中國隊參加世界盃亞洲區預賽,主場4:3戰勝印尼,但客場0:2告負,被淘汰出局。1958年,中共退出了國際足聯;1966年文革開始後,中國大陸足球更與世界隔絕。

中國隊終於參加了1982年世界盃亞太區預選賽,小組賽事率先結束,之後其它球隊戲劇性的比賽結果,令中國隊需要進行一場附加賽,但倉促應戰之下敗北。

1985年,中國隊參加1986年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5月19日晚,中國隊在戰平即可進入下一輪的情況下,卻在北京主場負於香港隊,大量球迷憤怒之下引發了騷亂,俗稱「五一九」事件。這一事件應該也令中共更要牢牢控制中國足球。

1990年世界盃預選賽,中國隊與阿聯酋、卡塔爾的比賽中,均先入一球,但終場前三分鐘都連失兩球,充份暴露了國際比賽經驗的不足。

1994年世界盃預選賽,中國隊敗給伊拉克、也門,提早出局。1998年世界盃預選賽,中國隊主場敗給了卡塔爾。中國隊似乎難以跨越西亞球隊這道坎,當時的西亞球隊崇尚巴西,紛紛聘請巴西教練,技術水平大幅提高。

1990年代,亞洲各國加強與世界足球強國的交流,日本、南韓開始脫穎而出,西亞不斷進步,中國足球卻原地打轉。

2002年世界盃,日本、南韓是東道主,直接進入決賽圈。中國隊在預選賽中少了兩個東亞勁敵,外教米盧比較熟悉西亞球隊,帶領中國隊終於闖進了世界盃。中國隊與巴西、哥斯達黎加、土耳其分在一組,算是一個上簽,但三場皆負,一球未進。

2006年、2010年、2014年世界預選賽,中國隊在小組賽就出局,淡出亞洲強隊的行列。

2018年世界盃預選賽,中國隊艱難通過了小組賽,但在次輪比賽中,與老冤家南韓、伊朗、烏茲別克、敘利亞、卡塔爾同組,又折戟沉沙,暴露了與亞洲一流強隊的差距。

2022年世界盃預選賽,中國隊跌跌撞撞,著名意大利外教里皮辭職後,前國足球員李鐵成為主教練;但在第三輪賽事中,中國隊敗給了澳洲、日本、沙特阿拉伯,僅戰平阿曼、險勝越南,面臨出局。李鐵辭職後,李霄鵬接任主教練,再次敗給日本,並輸給了七輪比賽全敗的越南,提早出局。

中國球迷似乎再也看不到希望。日前,中國隊前主教練李鐵據傳被帶走調查,再度掀開了中國足壇的黑幕,也揭示了中國足球不進則退的根源。

職業化後足球人口減少

早在2011年,中國大陸的調查數據顯示,青少年足球運動員比1995年減少了近99%,各年齡段俱樂部隊、國家隊選拔球員陷入困境。中國大陸的註冊球員數量,僅是越南的20%、日本的1%、法國的0.1%。

2005年後,中國青年隊連續5次缺席世界青年錦標賽,少年隊連續5次缺席世界少年錦標賽。中國足球人才嚴重斷層,即使僥倖衝出亞洲,也只能陪太子讀書。

中國大陸職業聯賽開始之前,各級足球隊被稱作專業隊,歸各級足球協會管理,實際由政府出錢養著,還有鐵道部下屬的火車頭隊、軍隊下屬的八一隊、武警部隊的前衛隊等,政治色彩濃厚。

1992年,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中國足協宣布職業化改革。職業化原本希望球隊擺脫政府控制,模仿歐洲的市場化運作模式,但在中共治下,這顯然是不現實的。有些球隊變身為俱樂部,但實際仍由當地政府掌管,中共官員們豈能放棄發財的機會,職業化的思路從一開始應該就是中共官員們的斂財之路。

儘管出現了一些企業贊助或直接管理的球隊,但在中國大陸的所謂私營企業,怎敢得罪各級官員;有的企業產權不明,足球俱樂部的大筆投入,正好成了貪腐的溫床。

發達國家的足球聯賽,與政府的關聯度很小,主要是民間專業人士組成的協會、聯盟操作,按市場原則經營,但對足球的愛好、興趣是第一位的,並非以盈利為唯一目的。在中國大陸,聯賽從甲A、甲B,再到中超、中甲,中共任命的中國足協官員始終掌控一切,他們不是足球內行,卻擁有絕對的發言權,包括聘用外籍主教練等。

聯賽初期,中國足協曾嚴令,球員必須通過12分鐘跑和YOYO體能測試,導致一些有特點的球員被擋在門外,這一規定直到2011年才被正式取消。此類非專業的「一刀切」做法,嚴重違背足球運動規律。

2009年3月20日,前中國足協副主席南勇在北京舉行的中國足協超級聯賽贊助簽約儀式上講話。2010年1月,南勇被警方傳訊,隨後被免職。(Liu J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09年3月20日,前中國足協副主席南勇在北京舉行的中國足協超級聯賽贊助簽約儀式上講話。2010年1月,南勇被警方傳訊,隨後被免職。(Liu Jin/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治下不可避免的足球黑幕

中國大陸足球聯賽開始後,足球運動員的收入迅速躥升,青少年紛紛湧入足球學校。2000年時,足球學校一年的學費約2萬元,當時一個普通家庭月收入兩三千元已經不錯了,學費外更有其它費用,還要送禮,一般人上不起。中國足球職業化一開始,就步入了歧途。

足球學校的花費只是小錢,若想進入俱樂部的青年隊,不送錢自然進不去;要進入一線隊,更得多送錢,據說要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當然,中共官員和他們親屬的孩子,一分錢不用花,註冊為職業運動員,不用上場每月就白拿萬元的工資。

中國足球的職業化沒能結出人們期望的碩果,從一開始就註定了結局。各俱樂部免不了給足協進貢,防止被穿小鞋;聘請外教、引進外籍球員,中共官員也要插一腳……上樑不正下樑歪,球員、教練、裁判也變著法弄錢。

中國足球聯賽假球成風,有的是俱樂部直接操作,球員、教練只是配合;裁判的關鍵判罰也很值錢。第一個被逮捕的「黑哨」龔建平,2003年時就被公布收受賄賂37萬元,他隨後在監獄裏患上一種罕見的癌症而病逝,其餘涉案人員安然無恙。

2010年,中國足協副主席南勇、楊一民、原裁判委員會主任張建強,前中國足協專職副主席謝亞龍、前國足領隊蔚少輝、前足協技術部主任李冬生,還有「金哨」陸俊等均被調查,足球運動管理中心主任兼黨委書記由水上運動管理中心主任接替。

2020年,前中國足協副主席于洪臣、前中國足協青少部負責人林衛國也被逮捕,還有俱樂部官員被調查。2022年11月12日,前中國足球隊主教練李鐵等被帶走調查,據稱涉及吃空餉、販賣國家隊名額。

中共治下的中國足球亂象迭出,中國足球的水平與世界越來越大,但外行們仍然冒充專家指手畫腳,中國足球難有出路。

2015年,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這個領導小組2014年成立,組長是習近平。2020年,中國足協發布了《關於各級職業聯賽實行俱樂部名稱非企業化變更的通知》。

中國足球的退步,沒能阻止中共對足球產業的控制,私營企業正加速退場。在中共的金牌戰略之下,可想而知,願意從事足球運動的人不會多。原本擁有眾多球迷的中國足球,經歷一場職業化的喧囂後,被中共又一次引入了歧途。

只有中共政權退場,中國足球運動才有機會還原民間愛好的本來面目,中國足球才有可能按正常規律發展,中國球迷才能對世界盃有所期望。

大紀元首發#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