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天空和莊嚴的建築撫慰著歷史的創傷,層層堆疊的紀念碑和建築廢墟掩蓋了幾個世紀的爭鬥與勝利。「永恆之城」(the Eternal City)羅馬歷經多次重建,似乎在宣告「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羅馬的盧多維西.奧羅拉別墅(Villa Ludovisi Aurora)就是一個例證。這片小綠洲隱身在大飯店林立的威尼托街(Via Veneto)後方的蘋丘(the Pincian Hill)上,幾乎看不出任何重大事件在此發生和有甚麼知名人物造訪的足跡。

奧羅拉別墅(The Villa Aurora)。(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奧羅拉別墅(The Villa Aurora)。(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直到2021年,這座別墅公開拍賣的消息,躍然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其原因正落在這棟建築由著名巴洛克藝術家卡拉瓦喬(Caravaggio)所創作的罕見壁畫上。不動產繼承之爭、藝術品盜竊、家庭鬧劇等通通搬上檯面。這棟別墅開價4.71億歐元(約5.21億美元),傳聞有眾多潛在買家,包括比爾.蓋茲和汶萊蘇丹(the Sultan of Brunei)。

自古以來,這裏就是一個是非之地。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曾在此建造神話般美麗的花園,但他在西元前44年慘遭謀殺後,花園落到歷史學家薩盧斯特(Sallust)手上。當時這裏是貴族諸多享樂宮殿中的一顆明珠,但卻在西元410年,阿拉里克(Alaric)入侵羅馬時遭到焚燬。沉寂了一千多年後,在新任羅馬凱撒(羅馬帝王的頭銜之一)與教廷領導下,新式建築浴火重生。

麗塔王妃(Princess Rita)和王子尼科洛.邦康帕尼.盧多維西(Prince Nicolo Boncompagni Ludovisi)在奧羅拉別墅合照。(Marco Mancini/Wikimedia Commons)
麗塔王妃(Princess Rita)和王子尼科洛.邦康帕尼.盧多維西(Prince Nicolo Boncompagni Ludovisi)在奧羅拉別墅合照。(Marco Mancini/Wikimedia Commons)

奧羅拉別墅經歷縱火和謀殺事件後,就像宣告死亡般,拍賣時乏人問津。對麗塔.邦康帕尼.盧多維西王妃(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來說,別墅的拍賣如一記喪鐘。自從2009年嫁給皮翁比諾(Piombino)的尼科洛.邦康帕尼.盧多維西王子(Prince Nicolo Boncompagni Ludovisi)後,她就把這座別墅當作她的家。

王妃原名麗塔.詹雷特(Rita Jenrette),在遇到她的白馬王子之前,是一名記者、演員,身兼房產經理人,她年輕時的聲望可與卡拉瓦喬媲美。麗塔在奧羅拉(以黎明女神命名)別墅展開她新的人生。12年來,麗塔致力維護別墅屋況,持續修繕,讓奧羅拉別墅重拾「壯遊時代」(the age of the Grand Tour)造訪羅馬必遊的勝地。作家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說:「在羅馬,沒有比這兒更幸福的地方了,沒有比這兒更氣派的了。」麗塔也經常親自導覽,分享她熱愛此處的歷史和美麗的建築。(譯註:壯遊指的是文藝復興時期之後,歐洲貴族的傳統旅行。)

奧羅拉別墅(The Villa Aurora)一間屋內的天花板上裝飾著精緻的壁畫和浮雕。(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奧羅拉別墅(The Villa Aurora)一間屋內的天花板上裝飾著精緻的壁畫和浮雕。(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麗塔王妃在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時表示:「盧多維西王子為奧羅拉別墅奉獻一生……多年來,我也一直努力維持著。」麗塔王妃付出那麼多心力,卻眼見別墅出售,令她傷心欲絕。

然而,驟然出售奧羅拉別墅,其實早有先例。美第奇公爵(the Medici dukes)托斯卡納的盟友、紅衣主教弗朗切斯科.瑪麗亞.德爾.蒙特(Cardinal Francesco Maria del Monte)在1596年購入這處房產,但卻被當時在位教宗的姪子徵用。1599年歸還別墅時,當時紅衣主教僱用米高安哲羅.梅里西(Michelangelo Merisi),別名卡拉瓦喬,在小閣樓的拱頂上繪製他唯一的一幅壁畫。

當時是卡拉瓦喬憑藉(羅馬市中心的)聖王路易堂(San Luigi dei Francesi)的作品《聖馬太蒙召》(Calling of St. Matthew)享譽盛名的前夕。接下奧羅拉別墅拱頂的壁畫工作,他選擇了大膽的構圖,畫面出現三位身材高聳入雲的天神,分別是(羅馬神話中的)眾神之王朱比特、海神涅普頓和冥王普魯托(Jupiter, Neptune, and Pluto),以裸體形象和清晰垂直「前縮法」(foreshortening)呈現。紅衣主教德爾.蒙特在這裏進行他的實驗,不知是冶煉黃金,還是觀察天體。卡拉瓦喬將水、空氣和火三元素擬人化,各自以一種動物代表,分別是鷹、鷹馬(hippogriff,也叫駿鷹)和三頭地獄犬(the three-headed dog Cerberus)。它們圍繞在一個半透明的天體周圍,地球位於其中心。有一個奇妙的命運安排,觀測天文學之父伽利略(Galileo)在幾年後曾來到這座別墅,那是他為說服羅馬教廷接受他的「日心說」理論(heliocentric theory,譯註:太陽是宇宙的中心)的多次旅行中的一次。(譯註:前縮法,是為了描寫人體或物體的特定角度,如仰角、俯角或正對觀眾的角度,必需將人體或物體前後縮短,使其符合自然視覺效果的手法。)

卡拉瓦喬在小閣樓拱頂上的壁畫(局部)。(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卡拉瓦喬在小閣樓拱頂上的壁畫(局部)。(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小小的閣樓裏擠著三位巨人,都有著與卡拉瓦喬自畫像相同的愁眉苦臉的陰暗特徵,這可能讓很多人望而生畏。但是,對麗塔王妃來說,這是「她練習瑜伽的地方」。

當紅衣主教德爾.蒙特將奧羅拉別墅賣給新任教宗家族(波隆那的盧多維西.邦康帕尼家族)時,別墅再次易主。從1621年至今,奧羅拉別墅就一直由盧多維西家族持有,世代相傳。

盧多維西家族的莊園,曾一度擴大到74英畝的驚人腹地,延伸至蘋丘。別墅裏保存許多巴洛克畫家的精華作品,而雕塑收藏甚至連羅馬都欽羨。

弗朗切斯科.巴貝里(Francesco Barbieri),綽號格爾奇諾(Guercino)作品《奧羅拉房間入口處拱頂壁畫》。(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弗朗切斯科.巴貝里(Francesco Barbieri),綽號格爾奇諾(Guercino)作品《奧羅拉房間入口處拱頂壁畫》。(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弗朗切斯科.巴貝里,綽號格爾奇諾的作品《奧羅拉房間入口處拱頂壁畫》(局部放大)。(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弗朗切斯科.巴貝里,綽號格爾奇諾的作品《奧羅拉房間入口處拱頂壁畫》(局部放大)。(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盧多維西家族為了在入口拱頂處畫上壁畫,特別聘請著名的卡拉奇學院(Carracci academy)弟子弗朗切斯科.巴貝里(Francesco Barbieri),綽號格爾奇諾(Guercino)前來。這是他第一件在羅馬的作品。天花板上描繪黎明女神奧羅拉(Aurora)馳騁天際,撒下鮮花,驅散黑暗。就像卡拉瓦喬一樣,格爾奇諾從下往上使用戲劇性的視角,展示他非凡的繪畫技巧。盧多維西家族非常欣賞他的作品,他們甚至再次聘請這位來自波隆那的畫家在樓上繪製希臘菲墨(Fama,註:她是名譽和名聲的化身,她為成名而喜悅,她為可恥的謠言憤怒)女神的形象。

麗塔王妃對這些作品瞭若指掌。她發現雕塑家貝尼尼(Bernini)「有好幾個晚上在奧羅拉別墅內玩紙牌」。此外,她對意大利海景畫家阿戈斯蒂諾.塔西(Agostino Tassi)參與拱頂畫感到憤怒,那是在塔西玷污巴洛克畫家阿特蜜希雅.真蒂萊希(Artemisia Gentileschi)臭名昭彰的事件之後。隨後,王妃語氣轉為柔軟:「我喜歡格爾奇諾。相較屋內其它藝術品,我最喜歡他的作品。」

弗朗切斯科.巴貝里(Francesco Barbieri),綽號格爾奇諾(Guercino)創作的天花板壁畫作品《菲墨女神》(Fama)。(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弗朗切斯科.巴貝里(Francesco Barbieri),綽號格爾奇諾(Guercino)創作的天花板壁畫作品《菲墨女神》(Fama)。(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麗塔王妃還發現別墅另一項無價資產:家族檔案文件。她花了10年時間,整理、保存和數位化這些海量文件。麗塔與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和意大利藝術警察隊(the Italian Art Police)合作,成功找回2016年被「親戚」偷走的信。它是1867年聖若望.鮑思高(St. John Bosco)寫給艾格尼絲.盧多維西公主(Princess Agnese Ludovisi)的一封手寫信。15萬頁文件分門別類,從法國王后瑪麗安東妮(Marie Antionette)的信件,到教宗額我略十三世(Pope Gregory XIII)親筆簽署的文件,承認親生兒子賈科莫(Giacomo)的合法性等等。這些都是前幾位別墅主人留給世界的遺產。

失去奧羅拉別墅令人心碎。尼科洛王子於2018年去世後,麗塔王妃無法和尼科洛王子第一段婚姻的兒子達成協議,解決遺產債務。於是,地方法官介入,下令出售。2022年1月18日是別墅第一次拍賣,但沒有競標者出現,而4月7日的第二次拍賣,也遭遇同樣命運。第三輪拍賣,稱為「世紀拍賣」(Sale of the Century)於6月30日展開,起標價再次調降。(譯註:第三次拍賣一樣流標,第四次拍賣在10月18日,結果尚未公布)

客廳和天花板一角。(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客廳和天花板一角。(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麗塔王妃並不後悔投入在別墅的時間、精力和個人資金。她說:「世上只有藝術和建築能留存下來,……只有我們的繪畫和文學能代代相傳下去」。

拱頂上馳騁天際的黎明女神奧羅拉知道,無論此刻多麼黑暗,最終,太陽必然升起。#

原文:Roman Treasures: 'The Eternal City,' the Villa Aurora, and Princess Ludovisi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伊利沙伯.列夫(Elizabeth Lev)出生美國,是位藝術史學家,目前在羅馬任教、演講和指導。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