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精神病患者王小剛,因政府僱傭的社會人員馬永奎長期對他父親維穩,9月底更持刀到王家挑釁鬧事,當時王小剛拿起棍棒防衛而打傷馬,後馬被前來助勢的兒子用車輾壓死亡。

隨後,王小剛被警方帶走並且被指定監視居住,律師多次申請會見受阻。

王小剛患精神病就醫紀錄。(受訪者提供)
王小剛患精神病就醫紀錄。(受訪者提供)

律師會見被要求做筆錄、查手機

10月20日,王小剛代理律師李性浩,按照西安市公安局西咸新區分局要求,前往該局影片會見當事人王小剛。沒想到,卻遭警方百般刁難,又是要對其做筆錄又要查手機,全程執法儀拍錄,最後律師只好放棄會見。

10月中,李律師多次申請會見都被西安市公安局違法惡意拖延,他因此而向西安市公安局監督投訴中心、警風警紀監督投訴。後接到通知,20日可前往西咸新區分局影片會見王小剛。

近日,據不便透露姓名的知情律師表示,「20日上午10:30分左右,李律師來到西咸新區分局,被投訴人梁警官一見面就說李律師對他舉報(會見之事),要對他做筆錄,了解對其舉報情況。」

「突然遭遇此情況,李律師通過微信向律所主任匯報情況時,警察竟然非法要搜查他的手機,遭他拒絕,刑偵大隊隊長姜軍竟對李律師指指點點。後又讓其手下把李律師推搡拉到另一個辦公室。姜軍強制讓李律師坐下,並且卸下他攜帶的背包,繼續對他像嫌疑人一樣訓斥,強制沒收他兩部手機,還非法向他索要解鎖密碼。被李律師拒絕。」

過程中,警號XX465民警的執法記錄儀錄下全部過程。李律師也錄下在警局遭警察刁難的全過程。

該知情律師表示,「在此情況,李隊長詢問李律師是否要會見,他無奈地向其說明不要會見,要求儘快離開該局。出西咸新區分局後,李律師打開背包發現包裏的錢丟失了7000元。但他不確定是否在該局丟失的,不過,只要看執法記錄儀就能說明事實情況。」

王小剛的妹妹王小琴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律師去會見不讓會見,而且還遭到恐嚇威脅,弄得律師說現在也不敢再來了,只能寫寫材料。我哥本來是正當防衛,又是個精神病患者,他們對他採取這種強制措施,如果他病情加重怎麼辦?而對方父子都正常人,一個涉嫌持刀殺人,一個開車撞人都是故意殺人罪,他們就這樣對待,所以我肯定是不服這件事情。」

因維權遭維穩人員挑釁釀大禍

王小剛,46歲,是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公司的正式職工,2007年因工傷的勞資糾紛,導致王小剛患上精神病須靠藥物控制。多年來他的工資及其它應得收入至今未獲補發,養老金也被停繳。他的父親王英強替他維權上訪被打致雙腳殘疾,母親死亡。

今年西安因為封城無法買藥,導致他的病情失控,王小琴多次要求西北公司送他回去住院治療,他們一直推三阻四,找各種藉口都不送他去。導致他的病情越來越嚴重。

9月26日,王英強帶著兒子王小剛到西北公司上級公司葛洲壩三公司樓下喊冤半個小時。

據王小琴說,「我家住14號1樓,馬路對面3號樓1樓有一個鄰居是政府長年僱傭維穩我們家的社會人員叫馬永奎。9月27日中午,馬永奎在馬路上對著我爸就罵,我哥聽見馬永奎在門口罵了,就衝出來說:你罵誰了?你罵誰老不死? 你打我爸打我妹這麼多年了……」

「馬永奎轉頭回家去拿了一把20多釐米長的尖刀,直接衝到我們家門口來想殺我們,我哥很生氣,就伸手拿了一個棍子說,你要敢來我就打你,在鄰居拉架下大家都各自回家。

「過一會兒,來了兩個警察,也不知道誰報警。我跟警察說剛才發生甚麼事兒。警察說把你哥叫出來。我兄妹倆一直跟警察說剛發生甚麼事,馬永奎還站在馬路邊對著我哥喊:『我遲早要拿刀捅死你』。

「我說你聽見了吧,他還要拿刀捅人,你看咋辦?警察就說,你們倆回去吧,我一會教育他,我說行。然後我就把我哥拉回家。」

9月28日早上8點多,王小琴出去送貨不在家。馬永奎又再次帶了那把長的尖刀來王家,當時王英強一個人在後院乘涼,他衝著王英強說要殺王小剛。王小剛聽見後出來,見馬拿刀,王小剛急了順手拿起一根棍子就往馬身上打,馬永奎就倒在地上。

「馬永奎還要爬起來繼續殺我哥,還沒爬起來,這時他兒子馬建軍已經開著越野車(陝A-3E79D)往我家後院衝著我爸開過來,馬永奎當時倒在我爸前邊他兒子沒看見,直接就將他爸輾壓過去。後來送往醫院搶救,沒搶救過來,不久時間死了。」

「馬建軍的車子還撞碎了我家的一張石桌子石凳子,最後壓在我爸身上,導致我爸頸椎骨折、肋骨骨折,小腿兩塊肉壞死,已經做了兩次手術還沒恢復。」她說。

王小剛父親王英強受撞傷住院病歷。(受訪者提供)
王小剛父親王英強受撞傷住院病歷。(受訪者提供)

王小剛81歲父親被維穩人員馬永奎兒子撞成重傷。(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王小剛81歲父親被維穩人員馬永奎兒子撞成重傷。(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王小剛81歲父親被維穩人員馬永奎兒子撞成重傷。(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王小剛81歲父親被維穩人員馬永奎兒子撞成重傷。(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王小剛被帶走 官方以破獲重大刑案報道

從9月28日出事那一天,警察把王小剛帶走,口頭說是查案。9月30日,家屬接到一份指定監視居住的通知書。「然後就甚麼都沒有,律師也會見不了。我們現在找不到人,也不知道甚麼情況。」

馬永奎死了,王英強重傷住院,而馬建軍依然逍遙法外。「我說他就衝著他把我爸撞成重傷這一條來講,他今天就是一個犯罪份子,為甚麼不抓?」

王小琴還說,「前幾天我無意間看見政府官方網站報道了這件事,西咸分局刑偵大隊以護航二十大,迅速破獲一宗重大刑事案件表彰功績。」

「照片中坐在椅子上帶著黑頭套、帶手銬者就是我哥(從衣服和他的體型我能認出),但行兇者隻字未提。還說甚麼全力救治傷者,可是傷者我爸躺在醫院,無人問無人理。甚麼費用都是我們自己處理。他們那個官方報道幸好我截圖保存了,後來我一說這個,他們立馬就屏蔽掉了。

「我現在是實在是走投無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說這個事情派出所也有一定的責任,9月27號馬永奎已經有殺人動機的時候,警方為甚麼不妥善地對馬採取強制措施呢?才導致28日發生這個事情。」她說。

大紀元記者致電西安市公安局西咸新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辦公室,電話先是無人接聽,後轉入傳真狀態。

政府官方網站報道了2022年9月28日西咸分局刑偵大隊以護航二十大,迅速破獲一宗重大刑事案件表彰功績。(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政府官方網站報道了2022年9月28日西咸分局刑偵大隊以護航二十大,迅速破獲一宗重大刑事案件表彰功績。(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