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環球時報》召開「香港報道表彰會」,一夜成名的付國豪受黨媒表揚,更獲得10萬元人民幣獎金,總編胡錫進說:「付國豪就職於環球網,收入一直不高,租房住,屬於典型『北漂』。大家在會上開玩笑說,希望這10萬元獎金給他帶來好運氣,最終他能在北京買上房,娶上媳婦。」

結果在2021年4月,付國豪的父親付成學在網上代兒子宣布,「年已三十的付國豪以他目前的收入及經濟狀況很難在北京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安身之所」,已離開《環時》及北京,回到天津老家。「国家英雄」付國豪,非但無法如胡錫進所說,在北京買房娶老婆,更連記者也做不下去了。

昨晚忽然傳來震驚14億人的消息:付國豪在2021年10月25日已經死了,年僅30歲。據付成學所說,他因病去世,那個病是抑鬱症。

但抑鬱症可怎樣致死呢?研究顯示,抑鬱症患者往往有其他健康問題,如心臟病、糖尿病、高脂血症等,不見得都會致命;導致抑鬱症患者死亡的主因,眾所周知,是自殺。付國豪是不是自殺呢?這點有待確認,但我認為極有可能。

談論這位「国家英雄」之死,可回溯到2019年8月13日。那時付國豪在《環時》任職編輯,本非記者(也沒有記者證),卻身穿記者反光衣,跑到香港國際機場,近距離拍攝示威者的樣貌,結果被示威者包圍並捆綁在行李車上,有人向他拳打腳踢。

付國豪身上的證件和信用卡都被搜出來,大家發現他的雙程證名字叫付國豪,信用卡卻叫付豪,一人竟有兩個名字,極似國安人員,馬上令群情洶湧。其間他展露詭異的微笑,還用普通話喊出「不朽名句」:「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

他的「慷慨就義」,符合中共「唱衰『黑暴』故事」的大內宣主旋律,中共順水推舟把他吹奏為「英雄」,為付國豪贏得數以億計中国人的掌聲,也埋下了他抑鬱的伏線。

現在事隔三年,很多事實都浮面了。綜合各方報道,我相信當時付國豪不是國安,亦非正式記者,只是《環時》編輯,他臨時上陣,被派往機場做所謂採訪,原意自是撰寫以「新聞」為包裝的政治宣傳稿,並順手拍下示威者頭像 ——中国媒體為黨服務,所有記者都是国安機器的小螺絲,是記者抑或国安,說到底也不用分那麼細。

那晚他在機場遇襲,應該純屬意外,而非事先安排。就像千千萬萬小粉紅,付國豪真心支持香港警察,真心認為示威者受外國勢力煽動,毫不出奇。當他被示威者包圍的時候,一股英雄感很可能油然而生,覺得自己即使死了,也算死得轟烈,不枉此生。

那熱血上頭的微笑,那自我高潮的口號,以一個從小便接受中共「爱国教育」的小粉紅來說,是何其理所當然的事。那一刻,他大概真心相信自己將成為人民英雄,雖千萬人吾往矣!這場意外的表演,果然有一個美好的開始,只是他萬料不到會有如今的結局。

付國豪跟香港「光頭警」一樣,不過是中共大內宣兩枚棋子,賞賜你10萬大元,把你捧成英雄,已仁至義盡。之後,當然是讓你自生自滅。同人不同命,香港警察薪高糧準,有宿舍可住,「光頭警」閒來玩微博擦存在感,不知多爽,而付國豪這個「北漂」小記者,贏得浮雲般的虛名後,柴米油鹽都成問題,最終在北京淪為低端人口。

據付國豪父親在2021年7月發布的「告兒書」所說,付國豪離京後,曾多次寄求職信到他「成名」之地香港,卻因為「西方勢力滲透香港」而石沉大海,他原話是:

「你(付國豪)雖多方向香港媒體單位寄簡歷求職,然,均未回復。這不是你的問題,西方勢力滲透香港幾十年,媒體毒滲尤甚,毒媒黃媒曾倡狂鼓燥,記協等港獨組織變本加厲,無所不用其極。深恐之後他們將會孤注一擲,以身施暴,此刻的香港人非常需要正義的聲音,香港人民的聲音!」(注1)

至於付國豪抑鬱的成因,付的父親在2021年4月這樣說:

「付國豪這個孩子我是清楚的,他的內心太過柔軟,太過善良。他容不得別人對他太好,長此以往會在他的心裏產生的負擔,他會愧疚。19年從香港回來之後,他得到了太多的關心關照及關愛,他會面對辦公區裏全國各地寄給他的慰問品全身顫抖,他會躲進衛生間裏失聲痛哭。對於他來講,這是一種壓力,一種巨大的壓力。然而,這種來自於周邊同事,朋友,上級領導,包括老胡的壓力卻越來越大,越來越沉重(⋯⋯)

「我曾多次給付國豪在《環球網》的直接領導發微信,我囑咐他,一定要多多約束他,要往他的身上加擔子,不要放鬆對他的要求,不能讓他鬆懈,不要太關照他,這樣會害了他!然而,事與願違。

「在三年左右的時間裏,他的內心深處欠下的債太多了,這份債越欠越大,越積越多,最後,他承受不了了,他得了抑鬱症。」(注2)

我究竟看了什麼?按付成學的說法,付國豪因為全世界都待他太好,所以就抑鬱了。真可憐啊,人生「三大難關」,原來是關心、關照和關愛。

背後有「14億人支持」、領導的熱切關照,以及「強大祖国」作為後盾,兼被冊封「英雄」的付國豪,竟淪為無業遊民,遭北京嫌棄,被香港無視,一切美夢成空,肯定已心靈受創。更不幸的,還有個老粉紅父親,隔三岔五就把兒子慘況公告天下,意圖情緒勒索中共,由雲端墮入深淵的付國豪,豈非尊嚴掃地,顏面無存?抑鬱是正常的。

說穿了,除了北京一男子,中国又哪有其他「英雄」?在付國豪最後的歲月,他會否幡然醒悟,看穿中共的本來面目呢?我不清楚,但我傾向不高估小粉紅的智力,但肯定他已看清「英雄」兩字的虛妄,絕望地醒悟自己一生,即使在中共宣傳中是「英雄」,現實也只能活成一條屎蟲。

看見很多中国人在可憐付國豪,但事到如今還看不出是誰「殺」了付國豪,那他們最應該可憐的,其實是自己。

注1:https://bit.ly/3tHIG78

注2:https://bit.ly/3VbXgjb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文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