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11月17日。

中國大陸的疫情又開始嚴重了。準確地說,當局針對性的防疫措施,也就是所謂清零政策,又開始加碼了。中共的防疫,將把中國帶入一個專制的新境界。

最近一周,中國大陸的武漢病毒感染者人數大幅上升。中國官方數字,11月15日,大陸32個省級單位的確診病例有1,600多例,16日新增確診病例2,388例,單日增加幅度達到49%。如果和一個星期之前,11月9日的1,185例確診病例相比,更是增加了百分之百以上。

廣東是重災區。11月16日,廣東省確診病例1,256例,比一周前增加了一倍半。

根據中國對武漢病毒疫情的最新確認,確診病例不但需要核酸測試呈陽性,而且還要觀察到臨床的呼吸道感染。所以上述的數字是確診病例,就是俗話說的得病的人,而病毒測試呈陽性的人,15日是2萬多一點,16日變成了2萬4,000,單日增長大約兩成左右。但Google上的官方搜索數字,16日是接近4萬。

比較起來,台灣16日是1萬8,000,香港是6,000,美國已經降到了低點,但仍有8萬5,000。比起來,中國大陸的疫情其實輕微很多,但大陸仍然在採取嚴厲措施。廣州、深圳、北京、河南部份城市,上海部份地區,現在又重新開始封城。

我們知道,今年4月份上海封城40天,第二季度GDP,上海下降了15%。現在廣州也開始封城了,估計對經濟的影響會和上海類似。上海去年GDP大約4.3萬億人民幣,廣州是2.82萬億,今年上半年上海跌至1.9萬億,廣州即使沒有大規模封城,今年上半年也跌至1.3萬億,少於去年全年的一半。

所以,廣州年底的全面封城,將嚴重影響經濟,這是沒有疑問的。深圳和廣州,在中國城市經濟排名中是第三和第四,這些大城市經濟下降,全國經濟上升的可能性其實很低了。今年中國經濟陷入實質性負增長是肯定的,當然官方的數字會繼續增長。

中國經濟滑落,直接就是清零政策的結果。中共二十大之前,清零還是保經濟,成了中共內部路線之爭,二十大結束,「保經濟」派全面失敗,李克強以下幾乎所有技術官僚都下去了,剩下的全都是習近平的「清零派」。

我一直認為,二十大之後中共會開始放鬆清零措施。不是說放棄清零政策,而是放鬆相關的措施。放棄清零政策,會衝擊到習近平的權威,大家會質疑這個決策的對錯,所以大家看到的二十大政治報告,和後來新常委開會,都強調清零是基本國策,要長期堅持。這個絕對不能放棄,但具體的措施,卻可能會在經濟壓力下逐漸放寬。

只是,這個大彎轉過來,是需要時間和政策手段的。中共的習慣做法是偷換概念,究竟甚麼是清零,如何清零,都是北京說了算的。這就需要對病毒的「毒性」做解釋,現在病毒已經不那麼「毒」了;對清零的具體方法做重新解釋,「科學精準防疫」;還有對清零的定義進行改變,以前有10例就要封城清零,以後可能超過1,000例才封城。實際上有大陸的朋友已經總結了,鄭州市10月份出現30例,開始全面封城,11月超過1,000例之後,卻開始「有序開放」。

關鍵的問題,是宣傳部門要做足功夫。

石家莊這個星期突然不封城了,二十大開完了嘛,護城河功能發揮完了,所以開放了。但有些被封的小區,大家都不出來,學校恢復上課了,一個班只有兩個小朋友去上學,其他人都請各種「病假」了,不在學校出現。

因為之前要把病毒說得很恐怖,封城才合理,但現在老百姓怕得要命,你突然開放,老百姓還是害怕啊。所以這個心理上的大彎,中宣部要絞盡腦汁去轉過來。估計我們很快會看到「共存派」的專家出來發言了,國際經驗這個時候也會有用了。專家會解釋說,Omicron病毒和新冠病毒不是一個東西,不是一種病毒,所以對新冠病毒的鬥爭,我們已經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了。

中國是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同樣是一個國家,有人要解封,不惜和警察對抗,但有人卻解封也不出來,躲在家裏。

這其實一點不奇怪。英國作家赫胥黎(Aldous Huxley)寫的《美麗新世界》中,人類就分成了「阿爾法(α)」、「貝塔(β)」、「伽瑪(γ)」、「Delta(δ)」、「愛普西隆(ε)」五種不同的人,他們是出生前就被基因決定了的。五種人的社會地位、經濟待遇和生活完全不同,面對世界時的思維模式也完全不同,而統治者正好藉著這種社會內在的分裂來控制整個社會。

廣州海珠區的民工,和石家莊的公務員和國企員工,大概就有這種區別的徵兆吧。

談到《美麗新世界》,就應該談到《1984》,兩本書都是著名的反烏托邦,或者說反專制的幻想式小說。兩個作者都是英國人,赫胥黎1932年出版《美麗新世界》,奧威爾(George Orwell)1945年出版《1984》。有意思的是,《美麗新世界》裏面的統治者,主要靠快樂慾望來統治社會,實行娛樂至死政策,手段是索麻這種致幻劑。它讓你忘記過去,忘記其它任何事情,只記得開心快樂,慶幸自己能夠獲得開心和快樂。

而《1984》的老大哥,是用恐懼來統治世界,手段是警察加宣傳部。秘密警察問溫斯頓「2+2等於幾」,溫斯頓說是「4」,警察就用電子設備施加酷刑,溫斯頓很難受,受不了了,最後說出了秘密警察想要的「5」的答案。但警察仍然拚命電他,因為警察認為他是因為難受屈服了,才給出5這個答案,他們要的結果,是溫斯頓必須誠心誠意、心悅誠服地,開心高興地說出秘密警察,或者說老大哥想要他說出的任何答案。當然,溫斯頓妥協了,因此成了行屍走肉。這對老大哥不重要,他就是要行屍走肉,不要你思想。

兩位作者都是先知型的人物,他們描述的專制獨裁體制,都體現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對於底層人來說,恐懼是主要控制手段,而對中產階級以上的人來說,快樂的慾望是控制手段。在江澤民、胡錦濤時期,對權貴階層的肆意放縱,並不是統治者的疏忽,而是這種制度的一種內在需求。即使是在習近平時代,他雖然打貪反腐,但最終一定會重新回到這邊去。而對於底層的恐懼手段和方法,毛鄧江胡習都沒有發生太大變化。

我倒是認為,恐懼和慾望,確實是社會運行的基本因素,正好對應了中國道家的陰陽學說。恐懼對應陰,慾望對應陽,一個下行,一個上升,一個靜一個動。相應而言,一個國家治理也需要有針對措施,低下階層面對的是基本生活保障,要的是生存安全,所以在現代西方制度下,對應的是社會福利;而社會中高階層,面對的是發財賺錢和娛樂的慾望,對應的社會體制是私有企業和個人財產的高度自由。

其實本質上來看,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正是這兩個需求的代表,左一步,右一步,社會慢慢進步,比較穩定。

中共處理這個問題當然是用了另外的方法。對付低下的愛普西隆階層,不是提高他們的安全感、增加他們的收入來解決問題,而是赤裸裸的暴力,比如像北京那樣,去解決低端人口。而對付中高階層,就是阿爾法階層,是剝奪他們的財富。買不起奢侈用品,買不起豪華跑車,無法繼續生活在虛幻的無邊快樂裏面,一樣要了他們的命。

我們回到疫情的問題。未來,中共會採取甚麼方法,會取消清零嗎?我認為不會,這個政策會長期實行下去,疫苗、核酸檢測可以放鬆,但健康碼,以及各種場合的掃碼,絕對不會放棄。因為這是中共從十七大開始強調的「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種落實。

對於專制體制來說,這真的是一種絕妙的控制社會的方法,配合了AI和現代數字資訊科技,可以做到高效低成本地控制,這是希特拉、史太林和毛澤東們想都不敢想的。

比如說,每個人出門要掃碼,乘坐公共汽車、地鐵要掃碼,火車高鐵要掃碼,搭飛機要掃碼,出去餐廳吃飯要掃碼。稍微發揮想像力就可以想到,如果你手機是紅碼,你將寸步難行。所以,你的手機就是你的電子手銬,而你的住家,就是你的監獄。

問題是,這個手銬和監獄,都是你自己出高價購買來的,統治者不花一分一毫,只需要動一動手指,甚至都不用發一張印刷或者手寫的禁制令或者通緝令,你就被你自己高價買的電子手銬鎖在你自己高價買的監獄裏面了。多麼的方便而且高效而且低成本,這就是中共過去強調的「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

所以,明年兩會後政府換屆,習派人馬全數上位,他們會堅持清零政策這種基本國策不動搖,但會放鬆各種防疫的具體措施。保留下來的,就是健康碼和各種場合必須掃碼進入的措施。這不會影響到大多數人,中共會用先進技術,做到科學精準地控制。

一個《1984》的《美麗新世界》於是合二為一,正式出現。這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見過的專制制度。在《1984》裏面,溫斯頓被改造成功,成為「新人」,他誠心信服「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的原則。《美麗新世界》中,大家接受的原則是「穩定即一切」,而穩定的最大敵人是自由,「有自由就沒有穩定」。

這種世界,大家願意接受嗎?#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