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雅政府11月6日單方面公布了與中共簽訂的貸款建設標準軌鐵路合同中的三份文件。由於該文件規定肯雅不能在沒有融資方(中方)同意的情況下將合同內容透露給任何第三方,因此肯雅政府此舉引發外界關注。

肯雅單方面公布文件引關注

肯雅標準軌鐵路(SGR)建設合同是2014年由時任肯雅總統肯雅塔(Uhuru Muigai Kenyatta)與中共總理李克強共同簽署的。數年來,肯雅各界高度質疑此項目存在貪腐、爛尾、導致肯國債台高築和國民失業等嚴重問題,因此新任肯雅總統魯托(William Ruto)為兌現競選承諾,毅然單方面公布了合同中的3份文件。雖然不是整份合同,此舉仍被專家稱為「前所未有」。

當年任副總統時,魯托也同意啟動此項目並為其大力辯護。但11月6日,魯托新政府的內閣部長Kipchumba Murkomen在Twitter上宣布,作為競選承諾的一部份,他將公布鐵路協議。

之後魯托當局公布了這份合同的部份條款,令世界矚目。外界認為,此做法可能會使肯雅與中共政權關係緊張。

披露的文件顯示:中方明確要求,用鐵路營運收入購買的任何商品最好來自中國;執行協議時出現任何爭議,必須通過具有約束力的中國仲裁解決;肯雅拖欠任何其它外部貸款,鐵路貸款的違約條款將自動生效,迫使肯雅立即償還鐵路貸款和全部利息,並賦予中方停止進一步撥款的權利。

文件限定,(肯雅)不能在沒有融資方(中方)同意的情況下將合同內容透露給任何第三方。

經濟學家Tony Watima認為,信貸條件比人們預計的昂貴很多——貸款利率高於兩國政府間交易的通常水準。

這3份文件揭示了鐵路融資方中國進出口銀行在談判中的主導權。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是肯雅最大的交易夥伴,其欠中國的雙邊債務比欠任何國家的都多。

2022年1月13日,肯雅塔前政府曾再次拒絕公開此份合同。

中共在非洲擴張的企圖曝光

自肯雅SGR項目合同簽訂開工至2022年8月9日肯雅大選前的數年內,該項目一直是被刑事訴訟和腐敗調查的目標,SGR還被環保主義者持續抗議其破壞肯雅國家公園生態,被卡車運輸業抗議其造成肯國工人大量失業從而引發民生艱難和社會動盪。

東非第一大港口、海濱城市蒙巴薩與首都內羅畢之間的標軌鐵路(蒙內鐵路)約480公里建成通車後,原定繼續通往鄰國烏干達的後續工程、由內羅畢至西部邊境馬拉巴(Malaba)的內馬線,487.5公里只建了不到一半,就在著名的東非大裂谷荒原地帶戛然而止,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預定全線總投資47億美元(超過5,000億肯雅先令)的貸款也被中方終止。最終,SGR項目爛尾了。

2020年6月21日,肯雅上訴法庭3位法官Martha Koome、Gatembu Kairu和Jamila Mohammed裁定:標準軌鐵路(SGR)項目招標制度藐視合法採購程序,作為採購人的肯雅鐵路公司(Kenya Railways Corporation)違反了憲法第227(I)條和《公共採購和處置法》第29條及第6(I)條。法庭要求該公司公開與中共政府簽訂的協定。

蒙內鐵路耗資3,000多億先令,其中大部份是中國進出口銀行2014年5月發放的貸款,15年後(2029年)到期,而二期工程——由內羅畢至奈瓦沙(註:內馬鐵路項目分三期實施,第一期即內羅畢至奈瓦沙段,全長約120.4公里)的建設耗資1,500億先令,在建設階段,中國進出口銀行出資85%,肯雅出資15%。

據《紐約時報》2022年8月9日報道,提出質疑的著名律師Okiya Omtatah在法庭上說,該項目唯一已知的可行性研究是由中國承包商而不是(肯雅)政府完成的,這存在利益衝突。

《紐時》引述Omtatah的話說,他被邀去內羅畢一家酒店會見幾位肯雅參議員和中方經理,對方提出用30萬美元換他撤訴。被他拒絕後,一名參議員把報價提到了100萬美元。他被告知,如果他拒絕,他們可以買通法官,得到有利於他們的裁決。但歐姆塔塔離開房間時告訴他們:「你留著你的錢,我要保護我的國家。」

肯雅大選前,55歲的時任副總統魯托(William Ruto)和77歲的時任總理奧廷加(Raila Odinga)都在SGR項目上互相指責和嘗試與鐵路劃清界線,魯托承認鐵路至今未能帶動經濟,因要向中國還債而使本國受損。

由34個國家的專家組成的世界華商組織聯盟刊物《華商世界》稱,中共政權「爭取的是國際參與及話語權」。

「這根本不是『不平等條約』,而是『附庸條約』。」高雄科大金融系教授楊德源11月11月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指出。

2018年11月27日,BBC還報道了肯雅檢察部門起訴3名中國籍公民案件。當局指控3人涉嫌修改火車售票系統,偷錢和向調查人員行賄。但3人均否認控罪。

這3人分別是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安全經理Li Gen和Li Xiaowu,以及在蒙巴薩標準軌鐵路任翻譯的Sun Xin。

他們與另外3名肯雅人,被指控透過控制訂票系統,偽裝買了票的乘客又退票,然後私吞退票資金,涉案金額為每天一萬美元,相當於鐵路公司2017年每日收入的三分之一。

檢察當局還指控,即便調查時,3名中國嫌疑人仍向調查人員支付5,000美元賄款,試圖影響刑事調查。

中國路橋是中共特大型央企中交集團旗下的海外窗口公司,專門承接海外工程,也承攬過巴基斯坦喀喇崑崙公路改建工程、塞爾維亞澤蒙-博爾察大橋、匈塞鐵路等項目。

肯雅鐵路是中共援建坦贊鐵路手段的延續

2017年5月2日,中共官媒新華社以《蒙內鐵路——肯雅的鐵路「中國造」》為題發消息稱,蒙內鐵路是一條採用中國標準、中國技術、中國裝備建造的現代化鐵路,是肯雅半個世紀來最大的基建工程。

如今,隨著肯雅鐵路爛尾,讓人聯想起上世紀60年代中共不惜斥鉅資援建的坦桑尼亞-贊比亞鐵路(坦贊鐵路)。

據坦桑尼亞商業部長巴布(Abdulrahman Mohamed Babu)回憶,1965年2月18日,時任坦桑尼亞總統尼雷爾(Julius Kambarage Nyerere)訪問北京,向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總理周恩來、外長陳毅正式提出希望中共援建坦贊鐵路。

獨立後的贊比亞總統卡翁達(Kenneth Kaunda)原本對共產主義持懷疑態度,在向西方尋求援助基建未果後,不得不贊同中共援建坦贊鐵路。

文革中的1967年9月5日,周恩來會見坦贊聯合經濟代表團,簽署了援建坦贊鐵路的協定。

時任中共駐坦桑尼亞使館臨時代辦周伯萍在《非常時期的外交生涯》一書中披露:「工程費用總計10億9,437萬元,全部由我國提供,其中原預算9億8,837萬元為(30年)長期無息貸款,因物價上漲而超支的1億600萬元為無償贈送。」

工程於1970年10月26日和28日在坦贊兩國分別開工。1976年7月14日,全長1,860.5公里的坦贊鐵路建成交付兩國使用。

中國先後派遣工程人員5.6萬人次,高峰時期在場中國工程人員1.5萬人。6年間有47名中國專家、技術人員和工人殉職。

在中共逼迫中國人民勒緊褲腰帶搞外援之後,坦贊鐵路在非洲引起很大反響。

中共收穫的巨大成果是,1971年,《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表決,坦桑尼亞代表甚至穿著中山裝參加投票,非洲絕大多數國家都投了贊成票。這導致中共政權在聯合國取代了中華民國政府。

中共官媒《南方周末》2009年9月〈【中國輸出】坦贊鐵路今昔〉一文稱,坦贊鐵路是中共政權外交中的一筆無形資產,是中共建政早期對外擴張的所謂「典範和縮影」。

坦贊鐵路是早年中共打破西方封鎖,拉攏第三世界貧困國家政權的一次重大嘗試。當下中共當局推行「一帶一路」、「命運共同體」的做法,同樣是當年對非洲國家控制手段的延續。◇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