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二十大前,習近平是否留任還存在變數,中國社會的走勢還看不大清楚的話,那麼現在二十大開過了,習連任已成為事實,形勢已經完全明朗,可以肯定的說,中國正步入文革後前所未有的至暗時刻。

11月5日,六四之後流亡海外,現定居法國的中國改革開放時期最著名民企四通集團創辦人萬潤南在接受法廣專訪時說,習近平把中國帶入了至暗時刻。事實確乎如此。

二十大的結果讓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喪失了殘存的一點希望。費加羅報11月8日報道說,中國的富人正在用腳投票,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代表大會確認了人民共和國的「紅色」極權主義轉向,催逼著該國最富裕的精英們逃往國外。而教條式的清零戰略,給少數受過良好教育且富裕的人發出了起跑的信號,根據總部設在倫敦的高端移民機構Henley &Partners的一份報告,今年有超過10,000名高收入的中國人正在積極尋求移民,其中近一半的人已經採取了行動。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中國的商界精英陷入了「政治抑鬱。」許多商人受「新冠清零」政策影響損失慘重,政府追求的消滅新冠病毒的目標已導致許多城市封城,數百萬人被鎖在家中,有時長達好幾周。深圳一名硬件技術領域的高管說,「在這個獨裁者的帶領下,這個國家在走向深淵。」「你看著它下墜,那種無力感讓我痛心、抑鬱。」

我之所以判定二十大後的中國正步入文革後前所未有的至暗時刻,是基於以下幾點理由。

其一,中國政治步入了至暗時刻。雖然習近平從未明確否定過改革開放,但他就任總書記後的所作所為已明白無誤的表明,他的施政目標就是要讓中國退回到毛時代去,而他本人則要與毛齊肩,甚至超過毛。如果說二十大之前,黨內因為還存在著鄧派、江派、團派和紅二代的勢力,習多多少少還要受到他們的制衡,還有所顧忌,無法為所欲為的話,那麼二十大後情況就完全不同了,新的政治局幾乎清一色都是習的人,尤其是新一屆常委,可以說都是唯他之命是從的馬仔。習的集權不但大大超過了之前的十八大和十九大,而且也超過了毛,今天的中共可以說已經成了習一人的天下。顯而易見,在這種情況下,習想幹甚麼就可以幹甚麼,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制衡他了,也沒有任何人敢制衡他。胡錦濤被架離事件就是一個最好不過的證明。由此可以斷定,中國社會向毛時代的倒退不但將大大加快,而且會全面鋪開。

其二,在政治上步入至暗時刻的同時,中國經濟也步入了至暗時刻。近年來,隨著大批外企撤走,全球產業鏈的重組,中國正在失去「世界工廠」的地位,而對民營經濟的不斷打壓,則使中國經濟的增長的動力嚴重不足。延續三年的動態清零政策,更是使中國經濟雪上加霜。今年以來,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已降為近四十年來最慢的水平,所有省市的財政幾乎全是赤字,中央財政也是赤字。更為重要的是,二十大後,中共的經濟政策只會進一步左轉,動態清零也未見實質性的放鬆,而新的中共領導班子全是黨棍,沒有一個真正懂經濟的,在不久的將來,中國經濟即使不被腰斬,也將出現大幅度衰退,這一點是肯定的。

其三,中國的外交關係,尤其是與美國的關係同樣步入了至暗時刻。習近平的意圖不僅是統治中國,而且是打造國際新秩序,引領世界。故此他上台後,中共明顯放棄了鄧小平制定的韜光養晦的對外策略,對外到處擴張,推行戰狼外交,與西方國家的關係日趨緊張,與美國的對立和衝突更是嚴重到了幾十年未見的地步。如果說二十大之前,他的這種做法可能在黨內還有人有不同意見,還會受到一定的制衡,那麼二十大後,這種局面將不復存在,戰狼外交不但不會降溫,只會變本加厲越演越烈。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中共推行戰狼外交的所作所為,以及新冠疫情爆發後中共的表現,讓越來越多的民主國家尤其是美國民眾和政界,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性,昔日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已經沒了市場,一個以美國為首的圍堵和抗擊中共的國際聯盟已經形成。美國最新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認為北京對世界現有秩序的威脅最大,美國的軍方、美國的智庫也有十年內可能跟中共有一場決戰這樣的討論。

其四,政治至暗、經濟至暗和對外關係至暗的結果,必然導致中國各種社會矛盾加劇和尖銳化,嚴重衝擊和危及中共的統治。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勢必進一步強化維穩,大幅度收緊套在中國民眾脖子上的繩索,國人將活的戰戰兢兢寸步難行,社會生活的整個狀況也將步入至暗時刻。

總之,嚴冬已經到來,接下來的日子會巨冷無比,而且發生任何荒唐離奇的事都不奇怪!#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