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在中國經營了四十多年後,正在關閉其駐北京的新聞分社,原因是CBC向中共當局提出的記者工作簽證申請,長時間沒獲得處理,甚至連一個回音都沒等到。

加拿大廣播公司新聞總編輯 Brodie Fenlon 在11月2日發布的一篇網誌文章中宣布了此決定。他寫道:「當我們能夠方便地在另一個歡迎記者,並尊重新聞監督的國家建立分社時,保留一個沒有人的分社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關閉北京分社是我們最不想做的事情,我們是迫於無奈。」Fenlon說。

「我們致力於報道中國和東亞的承諾是堅定不移的。我們將在未來幾個月內開始尋找新家的工作。」他說,在此之前,CBC只有在有重要新聞時,才會在該地區部署人員。同時,未來兩年內,CBC的法語服務Radio-Canada原定派駐北京的記者 Philippe Leblanc,將在台灣的一個新崗位上開始工作。

無奈的簽證申請經歷

Fenlon稱,CBC自2020年10月以來,與中共政府駐滿地可的領事館進行了多次交涉並要求會面,旨在為Radio-Canada的記者Leblanc申請去中國的記者簽證,但一直沒結果。

今年4月,Fenlon和他在Radio-Canada的同事 Luce Julien 一起寫信給中共政府駐加拿大大使叢培武。Fenlon寫道:「我們再次為Leblanc申請簽證。正如我們告訴大使的那樣,『我們仍然相信,成為影響貴國當前問題的見證人是很重要的。在沒有記者在場的情況下,我們顯然無法完成這項工作,並難以作出決定。』」

「我們確認對方收到了我們的信件。但我們沒有收到任何回音。」Fenlon寫道。

與俄羅斯驅逐記者一樣效果

CBC在北京的最後一名記者 Saša Petricic 在中共政府因COVID-19大流行而採取封鎖措施後,返回了加拿大。

Fenlon說,自那以後,CBC只去過中國一次,報道2022年的冬季奧運會,不過在那次奧運會上,記者被限制在嚴格控制的往返路綫和運動場地內。

他在關於CBC報道奧運的博文中寫道:「我們的新聞團隊不能像在其它奧運會上那樣自由活動。他們無法尋找奧運場地之外的故事。他們收集信息的努力將受到監控並可能受到損害。」

今年1月,中國外國記者協會發表的一份報告說,「中國的新聞自由以極快的速度下降,令其感到不安。」

該報告還說,中國的政府官員以COVID-19大流行為藉口,推遲對新記者簽證的審批,取消報道行程,並拒絕採訪請求。

Fenlon在其博文中提到了CBC在俄羅斯的故事。他寫道:「今年5月,在對獨立媒體的鎮壓,以及限制關於烏克蘭戰爭報道的新法律出台後,俄羅斯外交部的發言人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突然宣布,我們的分社將被關閉。」

據俄羅斯駐加拿大大使館的說法,取消CBC記者的簽證,是針對加拿大政府幾個月前,禁止播出俄羅斯國家電視台RT節目的回應。

「我們在莫斯科設有分社已超過44年,在驅逐事件發生時,我們是唯一在該國設有常設機構的加拿大新聞機構。」

Fenlon寫道,「據我們所知,這是CBC/Radio-Canada歷史上第一次被一個政府強行關閉我們的分社。」

對於兩年來未能為記者申請到中國簽證的結局,Fenlon在博文中寫道:「雖然沒有引人注目的驅逐或尖銳的公開聲明,但效果是一樣的。我們不能為我們的記者拿到簽證,他們也就無法在那裏作為長期記者工作。」

強調獨立、準確和公正報道重要

Fenlon在其博文中寫道:「新聞工作是以獨立、準確和公正的專業標準為指導來尋找真相和講述真相的行為。它涉及在新聞事件發生時收集和檢驗事實、挑戰假設、找到負責人士、擔任證人——無論我們的報道讓誰感到不舒服。」

他說,最好的新聞工作來自於記者出現在現場。「這就是為什麼CBC新聞派遣人員到現場報道新聞,無論何時何地。」

「我們希望中國有一天會再次向我們的記者開放,正如我們希望俄羅斯有一天會重新考慮它驅逐我們的決定一樣。」

「新聞工作的最高訴求就是尋找真相。」他寫道,「談到俄羅斯和中國,至少在這個時刻,我們必須找到新的、不同的方法,繼續為加拿大人帶來在國際和世界範圍內對這些地區的事件和人民的最好報道。」#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