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人民幣兌美元加速下跌至15年來新低,在岸人民幣兌美元跌至7.3085,離岸跌至7.3525。中共央行多次干預市場但效果有限。專家認為,中共當局擔心人民幣貶值速度過快,但其試圖扭轉市場趨勢的做法可能會失敗。

中共當局干預外匯市場 難阻匯率下跌頹勢

據路透社25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話報道,中共外匯管理局10月24日晚緊急調研部份銀行,了解機構對近期市況的看法及其交易頭寸等內容。

上周五(10月21日),中共央行啟動「逆周期因子」干預外匯市場,將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定為7.1186,較前交易日高2個點。

所謂「逆周期因子」是當局用來穩定匯率的一項工具,即設定比預期更高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目的是對沖市場順周期行為。

上周五開市後,中共國有銀行代表央行於在岸外匯市場出售美元,以穩定匯率。但此舉未能阻止人民幣下跌趨勢,當日收盤在岸人民幣仍下跌0.46%,匯率跌至7.2494。

同日,中共央行宣布,將人民幣匯率固定37個交易日,以期穩定匯率。

據《德國之聲》報道,某外資銀行交易員表示,當局設定每日指導價,允許在岸人民幣在中間價的2%範圍內交易,以限制人民幣下跌空間。

馬來亞銀行分析師表示,上周五是中共央行連續第13個交易日設定了「幾乎持平」的中間指導價。
此前,中共央行10月11日發文聲稱,要堅決抑制匯率大起大落。這是其在16天內第3次就人民幣匯率表態,向外界釋放出明確的干預匯率信號。

《華爾街日報》引述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經濟學家何偉(Wei He,音譯)的報告說,由於中共央行幾乎無法改變推動美元上漲的基本力量,試圖扭轉市場趨勢的做法可能會失敗。

人民幣貶值的原因

市場普遍認為人民幣貶值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中美兩國背道而馳的貨幣政策,形成利差倒掛,加劇資金流出;二、中共堅持動態清零政策嚴重打擊中國經濟,嚴苛限制人員流動,導致民眾消費全面降級。

美聯儲多次加息後,一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已突破4%,達近十年以來最高水平。而一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僅為1.82%,利差倒掛明顯。

10月24日,中國招商證券旗下「招商策略研究」發布報告稱,北上資金單邊加速流出,當日累計淨流出規模達179億元。
報告說,在美元指數持續上行、人民幣持續貶值的背景下,北上資金10月以來波動較大,截至10月24日,北上資金10月已累計淨流出規模535億元,近六個交易日加速淨流出。

而中國涵蓋股市、債券市場和直接投資流通的國家財政帳戶顯示,今年1月至6月有1,010億美元的淨資金撤離,使2022年可能創下自2016年以來最大規模的年度資金流出。

許多民眾和投資者期待,中共二十大後會放寬防疫封控措施,然而當局近期接連釋放信號,暗示「動態清零」政策不會改變。

10月11日,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刊登署名「仲音」的評論員文章稱,動態清零「可持續而且必須堅持」。10月15日,中共黨刊《求是》發布習近平署名文章稱,要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政策,甚至「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中共的防疫封控措施令民眾怨聲載道。由於擔憂隨時會被隔離,人們的消費全面降級。

中共官方發布數據稱,10月1至7日,國內旅遊收入2,872.1億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6.2%,比2019年同期下降55.8%;日均發送旅客總量比去年同期下降41.4%,比2019年同期下降58.1%;電影票房銷售額僅為14億元人民幣,不到去年的三分之一。

9月26日,世界銀行發布報告,大幅下調對中國的經濟增速預期,預計中國今年GDP增長率為2.8%,明顯低於4月預期的5.1%和6月預期的4.3%。報告表示,調降對中國經濟增長預期是由於疫情及封控對其影響大於預測。

據BBC數據統計,3月1日至10月12日,中國有152個地級市遭到部份或全面封鎖,影響人口超過2.8億,其中114個城市是在中共二十大臨近的8月以來被封鎖的。

人民幣貶值對進出口貿易的影響

人民幣貶值直接對中國進出口貿易造成影響,對於進口商而言,成本無疑將提升。

據中共海關總署稱,今年前三季度,原油、煤碳、天然氣和大豆等進口量減價揚。其中,進口原油每噸上漲55.1%;煤碳上漲66.2%;天然氣上漲60.7%;大豆上漲25.8%;成品油上漲36%。

那麼,人民幣貶值是否增加了產品出口競爭力、大幅提振外貿出口?事實並非如此。

10月14日,上海航運交易所發布上海出口貨櫃運價指數(SCFI),較年初下跌近七成。分航線看,上海出發至北美西海岸的40呎貨櫃運價跌幅近80%;上海出發至歐洲的標箱運價跌幅近70%。

「海運費下降主要是供需關係造成的。」某跨境電商企業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今年以來海外消費市場需求萎縮,商品出現供應過剩。而因為運費上漲帶來的運力新增,新增船舶下水及其它航線轉投美線。雙重作用下,運費下降明顯。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9月30日發文表示,外需強弱對於出口的影響程度遠大於匯率變動,對於人民幣匯率貶值對外貿出口的提振作用不要期望過高。

文章說,中國貿易結構以加工貿易為主,進口中很大部份需求是以原材料等商品為主,在國內加工後再出口,進出口匯率彈性均為負值,即人民幣匯率貶值會同向影響進出口,對於改善貿易收支收效甚微。

專家:不太可能阻止匯率下滑

中共央行「穩匯率」的工具主要有:調整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調整遠期售匯風險準備金、調整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啟動逆周期因子、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性和加強資本項目管制。

10月21日,中共央行啟動「逆周期因子」,設定比預期更高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並由中共國有銀行於在岸外匯市場出售美元,以穩定匯率。

9月28日,中共央行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上調至20%,意圖提升跨境套利成本,減緩市場對人民幣的貶值預期。

9月15日,中共央行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8%下調至6%。這是繼5月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後的第二次調整。

然而,這一系列干預手段並沒有阻止人民幣繼續下跌的趨勢。啟用「逆周期因子」和在外匯市場上出售美元進行干預,更消耗了淨值不充份的外匯。

ING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彭藹嬈在報告中說,降低外匯存款準備金不太可能阻止「強勢美元和美聯儲更多加息預期」推動的匯率下滑。

在此前9月27日召開的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電視會議上,中共央行副行長、外匯市場指導委員會(CFXC)主任委員劉國強曾承認,當前外匯市場存在少數企業跟風「炒匯」、金融機構違規操作等現象。

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經濟學家Heron Lim向《華爾街日報》表示,中共央行不介意人民幣逐步貶值,其更擔憂貶值的速度過快。◇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