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日本知名外科醫師、前都立大塚醫院副院長濟陽高穗表示,癌症治療的終極方法,是飲食療法。他發明的「濟陽式癌症飲食療法」對癌症晚期也起到了作用。在他的著作《奇蹟抗癌飲食法》中,一位50歲上班族白岡敏介(化名)自述晚期大腸癌痊癒的經歷:白岡的腫瘤從大腸轉移至肺,多次復發,卻在接受飲食療法7個月後消失,不再需要手術及化療。

最初的警訊——馬桶裏的鮮血

2006年9月的某一天,我在上廁所時下體出血,鮮血流到馬桶裏擴散開來,像一層薄膜。我想是痔瘡吧,於是我不以為意地告訴妻子,妻子卻用強硬的語氣要我最好到醫院檢查。

於是我便去看肛門科,結果醫師建議我到大醫院做內視鏡檢查。後來在大學醫院消化系科做大腸內視鏡檢查時,在距離直腸8厘米處發現異常。從螢幕上就可以看到腸壁上面有圓形的凸起,連外行人看了也會覺得奇怪。

幫我檢查的醫師說,這可能是惡性的東西,於是決定開刀切除後詳細檢查組織。這時我當然也很震驚,不過還算冷靜,心想「啊,原來如此,但開刀把它拿掉應該就沒事了,總會有辦法的。」

10月底的開刀很順利,讓人暫時鬆了一口氣,不過,組織檢查的結果,卻讓我的心情頓時蒙上陰影,因為檢查發現癌細胞已轉移至淋巴結。癌細胞轉移淋巴結,風險變高,這種事我知道。

手術後,考慮到風險,於是半年內我除了做化療,同時還每3個月做一次電腦斷層掃瞄檢查。剛開始,我做檢查時還會擔心是否發現轉移,不過因為檢查結果一直都無異常,於是緊張的心情便逐漸緩和下來。

順利地過了二年,進入第三年時,檢查結果依然很好,於是我樂觀地認為「如果癌細胞會轉移,應該早已轉移了」、「已經開刀將腫瘤切除乾淨,應該完全好了吧」。但是,我的這種期待突然被粉碎了。

2009年8月,也就是從開始發現癌症之後,即將滿整整三年之際,卻發現肺轉移,而且左肺有3處、右肺有2處,兩側肺共有5處轉移。「哇,終於來了啊!」原本以為我的癌症完全好了,是我太天真了!這時我感到事情的確糟了。

我和主治醫師討論後,決定將這些轉移癌分成兩次開刀。11月先部份切除左肺3處,隔年2010年3月再做右肺上葉(分成上中下三塊、右肺上方部份)切除及區域切除(大於部份切除的扇形切除手術方式)。

之後,2010年6月我開始了化療。除了切除的轉移癌,體內很可能還有其他細小的癌細胞殘留,所以要用化療來消滅癌細胞。

一開始在大腸手術後化療時,我並沒有特別感到副作用,但這次轉移癌手術後的化療就出現了副作用。簡單來說,就是覺得一直好像宿醉似地,人很不舒服,不斷嘔吐,當然食慾也變差了,不過並不是不能吃,所以我還是努力吃東西。

抱歉,我講話沒按時間的順序。從發現癌細胞轉移,我便開始思考不能只靠手術及化療,應該也要注意「飲食」。其實,與其說這是我自己想的,還不如說很早以前妻子就常跟我說這件事。

「人的身體是用食物做成的。」妻子常這麼說。我還沒生病前,她就每天都會提到飲食的重要性。而且,她還把蜜棗精、大豆蛋白食品、以玫瑰果為原料的天然維他命C食品、牛油果油等營養品納入平常的飲食生活中。

不過,以前我認為「不管是肉還是魚、蔬菜,總之均衡飲食就好」,所以妻子拿出她推薦的營養品時,偶爾我會吃,但不太積極。

不過,自從發現癌細胞轉移,對於手術和化療的治療開始感到不安,我便開始聽一點妻子的話,我會把她長年喝的營養品用天然水泡來喝。

我把適量的蜜棗精、棒狀包裝的天然維他命C顆粒和大豆蛋白粉,放入400毫升的天然水裏泡成果汁(以下皆以「綜合果汁」稱之)。我把這400毫升天份的綜合果汁裝入水壺帶到公司,工作空檔時就會拿來喝。

不過,雖這麼說,這時我只是抱著喝喝看的心態,不過後來發生一件事,讓我對飲食療法的動機變強,那就是我遇到濟陽高穗醫師。

原本這是妻子參加健康讀書會時聽到濟陽醫師的事,有人提到這位醫師會幫人指導癌症飲食療法。當我讀了濟陽醫師的《這樣做,讓癌症消失:日本外科名醫的飲食合併療法》等書之後,發現與我過去對癌症飲食療法的印象差距相當大。

我了解到它並不是籠統地要求飲食均衡,把身體弄好,而是藉由攝取大量的蔬果汁等方式來積極抗癌的一種治療法。就某些意義來說,這反而是一種不均衡的飲食方式。我對這產生極大興趣,便馬上向西台診所掛號,然後在2010年5月到濟陽醫師的診所看診。

肝功能值及血壓的改善,讓我確信飲食療法的效果

實際見到濟陽醫師、談過話之後,我就越想試試飲食療法。雖然我也想過,我是要用來治療而不是預防,而且我的癌細胞已經轉移,飲食療法會有多大的效果呢?但是濟陽醫師鼓勵我不用擔心,要我好好努力去做,於是我決定開始飲食療法。

這時我在下個月就要開始做轉移癌手術後的化療,因為接下來要用的藥很強,我很擔心,這點我也問過濟陽醫師,濟陽醫師說:「如果善用化療藥物會有效果,而且飲食療法可讓副作用減輕。」所以,我決定還是按原計劃做化療。

當天我便在妻子的協助下,馬上開始進行濟陽式癌症飲食療法,內容如下:

濟陽式癌症飲食療法的重點——蔬果汁,連同家人的部份,1次份量用的材料是:一定有紅蘿蔔3根、檸檬2顆、蘋果1顆、小松菜2束,其他再適當加入沖繩苦瓜半條、椰菜拳頭大小,及適量的西瓜、茄子、紫蘇等,用果汁機打成汁,最後再加2匙蜂蜜攪拌均勻,便大功告成。

濟陽式癌症飲食療法的重點——蔬果汁。(shutterstock)
濟陽式癌症飲食療法的重點——蔬果汁。(shutterstock)

這樣能做出4杯大約800毫升的蔬果汁。剛開始我喝其中的600毫升,家人喝其餘的部份,每天早晚各做1次蔬果汁來喝。

白天在公司,沒辦法做蔬果汁喝,所以我將前面說過泡的綜合果汁放入瓶子裏帶去公司,然後分幾次喝。我白天喝的綜合果汁的量,從400毫升起,後來增加到800毫升。

主食則是糙米飯或是七分白米、加雜糧的飯,往往妻子煮甚麼我就吃甚麼。

早餐我是吃這種主食加放了吻仔魚的白蘿蔔泥和納豆等食物。醬油我則是把低鹽醬油用醋加倍稀釋後,少量地加一點點。另外,我也喝加了很多材料的味噌湯,有各種蔬菜、菇類、豆腐、油豆腐皮、海藻等。我會把鹽份多的湯留下,只吃裏面的菜,所以實際上,與其說我是「喝」味噌湯,倒不如說是「吃」味噌湯。

中餐我是帶妻子做的飯盒到公司吃。將少量的飯(前述的糙米飯或七分白米加雜糧的飯等)裝入小孩的飯盒盒,另外再適當放一些菜,像玉子燒或水煮蛋、豆皮包蛋(將蛋、羊栖菜等放入油豆腐皮裏一起滷)等雞蛋料理,時蔬燙青菜或芝麻涼拌時蔬,烤三文魚等烤魚,炒牛蒡絲,或是羊栖菜、蘿蔔乾絲、根菜類、豆腐等的煮什錦等。我也會帶一些生菜、小番茄或水果。

晚餐我也是吃前面所列舉的菜,有時配一些白肉魚或青背魚(竹筴魚、沙丁魚、秋刀魚等)魚生或烤魚。烤魚我是加一點用醋稀釋的低鹽醬油,儘量避免攝取鹽份。

其它我還會吃許多當季的蔬菜,像馬鈴薯、番薯等根莖類,鮮香菇、真姬菇、舞菇、金針菇等菇類,海帶芽、昆布、羊栖菜等海藻類,以及小松菜、菠菜、椰菜花等綠色蔬菜。另外,我每天也會適量喝一些乳酪。

牛肉和豬肉一概不吃,雞肉則從開始飲食療法後超過半年沒吃了。
由於做這種飲食療法需要大量無農藥或少農藥的食材,所以一開始我是在網絡上訂購。後來在住家附近遇到有在賣無農藥蔬菜和土雞蛋的生產者,於是我可以直接到現場安心購買。最近,我們還租了農地,開始自己種無農藥蔬菜。

可能我和妻子都是東北人的關係,大體來說我們都喜歡吃鹹的東西,原本就是屬於吃飯只要有鹹菜和飯就心滿意足的類型。正因為如此,限制鹽份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如前面所說的,我們除了會使用醋稀釋過的低鹽醬油,在烹調煮物時,除了低鹽醬油,還會放蜜棗精來增加香味和甜味,以填補味道的不足。另外,我們也把大豆蛋白粉、顆粒狀的天然維他命C、牛油果油等當調味料來使用。這些方式可以增加食物的味道,即使只用一點鹽,也能讓人吃得很滿足,我一直很喜歡。

就這樣開始飲食療法不到1個月,發生了一件事,讓我實際感受到飲食療法的效果,雖然這和癌症並無直接的關係。我的血液檢查肝功能值一直都很高,後來幾乎變為正常,最大血壓從160mmHg降為130mmHg,最小血壓從90mmHg降為80mmHg(基準值最大血壓為100~140mmHg,最小血壓為60~90mmHg)。從這件事讓我確信飲食療法有相當的效果,使我更有信心持續下去。

不過到了8月,發生一件令我十分震驚、挫折的事——在我的右肺發現轉移癌復發。轉移也叫「二度復發」。

雖然只是1厘米程度的大小,但卻是「二度復發」,這個事實給我很大的打擊。「用飲食療法還是不行嗎?」我很挫折,不過在西台診所一個月一次的檢查時,濟陽醫師鼓勵我「沒關係,持續做下去」,所以我還是持續飲食療法。

在同一個月裏,我吐了一點血。醫師認為這是化療藥物副作用的關係,便暫時中止藥物。

對於癌症的二度復發,大學醫院的處理原則是「只能開刀將腫瘤切除」,但我拜託醫師讓我再觀察情況,暫緩開刀。

算算從發現癌症起,我已做了三次大手術。只要癌症一復發就開刀把它切除,沒有止境,對身體只是傷害,不是嗎?我不禁起了疑問。

另外化療這方面,則預定10月電腦斷層掃瞄檢查確認腫瘤的情況後,從11月起開始使用新藥。

在濟陽醫師和妻子的鼓勵下,我抱著即使癌症再度復發也絕對要把它消滅的強烈意志,從8月以後進行更徹底的飲食療法。結果,10月下旬的電腦斷層掃瞄檢查出現令人非常欣喜的結果。

二度復發的腫瘤陰影縮小了,小到不仔細看就看不出來的程度。呼吸胸腔外科的醫師問我,「除了醫院做的治療以外,您還有做甚麼事嗎?」當我回答說「我只有做飲食療法而已」,醫師一副覺得很不可思議的樣子。

我向醫師說明我在做的飲食療法內容,「原來有這樣的事啊。」他說。那天,我就把原本預定11月起要做的另一種化療取消。由於我在因副作用而停止化療的期間,用飲食療法讓二度復發的癌細胞幾乎消失了,所以我想化療應已不需要了。如果飲食可讓癌細胞消失,它既不會像化療讓人感到不舒服,而且反而會讓人身體變好,所以好好努力做飲食療法就好了,我抱著這樣的想法。

於是我向主治醫師表示我要停止化療,醫師說「病人也是有選擇權的。」反應很平淡。

這裏順便提一下,當我要去西台診所看診時,我告訴大學醫院我想去這間診所徵詢第二意見,請醫院開轉診單。「為甚麼你要去這樣的地方呢?」當時主治醫師問,「如果你是去別的大學醫院或公立醫院等大醫院,那我還可以理解,但是為甚麼你要特地去一間小診所呢?」他覺得很奇怪。

「因為我想做飲食療法,那間診所的醫師會指導我。」我說。「你是因為聽到種種的傳聞是吧。」主治醫師既不表示否定也不表示肯定,不過言下之意彷彿是說,「雖然有種種傳聞,但我不相信這種事。」

之後,2010年12月的電腦斷層掃瞄檢查,確認至少在影像上二度復發的癌細胞已完全消失。隔年2011年4月的電腦斷層掃瞄檢查,也顯示無任何異常,連主治醫師也覺得非常驚訝,他總算也會開始聽我講一些飲食療法的事了。

2010年12月,二度復發的腫瘤完全消失了。(世茂提供)
2010年12月,二度復發的腫瘤完全消失了。(世茂提供)

而呼吸胸腔外科的醫師,一看到我去做檢查,就一直問我飲食療法的情況。關於上次檢查的等事情他幾乎都不提,反而飲食的事就講了20分鐘左右。

回想以前,總的來說我常吃魚,其他的肉則不太喜歡吃,但2000年我被公司派到台北工作5年,一人隻身在外,於是飲食變成以肉為主而蔬菜攝取不足。還有,喝酒也變多了,其中也是因為壓力的關係,現在想起來那時過的生活最糟糕,這些和我的癌症發生應該很有關係。

妻子說,「我一直相信只要做飲食療法,你的癌症就會好。」我的腫瘤不見了,她非常高興。在影像上的腫瘤消失之後,綜合果汁我改成喝400毫升,其他則還是維持不變。

女兒和兒子最近也開始跟我一起喝蔬果汁。今後就算會放寬一些限制,但基本上我還是會持續現在的飲食方式。

現在是二人中就有一人會得癌症的時代,所以關於癌症的治療,任何人都該把它當作自己的事來考慮才對。我希望務必讓許多人知道,就算是癌症轉移或復發,一般的治療行不通時,徹底的飲食療法可能會讓你打開一條生路。

濟陽醫師的話

白岡先生繼原發性直腸癌切除手術後,又分別進行兩次兩側肺轉移癌的手術。才開了三次大手術,正想可鬆一口氣時,卻又發現癌細胞二度復發。

面對這種情形,要是一般人便很容易陷入絕望的深淵,但他決不放棄,從飲食療法中發現一條生路,努力不懈直到最後終於成功,這份精神非常令人欽佩。

在進行癌症的飲食療法時,家人的協助極為重要。以白岡先生的情況而言,尤其夫人過去就一直主張飲食的重要性,她的提議及協助發揮了極重要的作用。在她的一心努力之下終於有了結果,真是太令人高興了。

在白岡先生的例子裏,有一點值得注意的,就是他在因為副作用,無法化療而只做飲食療法的情況下,二度復發的癌症竟然在影像上幾乎消失了。雖然這是偶然發現的,但是讓人更能清楚了解飲食療法的效果,可說是一個十分寶貴的案例。

拜讀白岡先生的手記,有一個令我覺得感概之處,是他最後去做檢查,結果醫師確認他腫瘤幾乎消失了,於是問他,「除了醫院做的治療,您還有做甚麼事嗎?」甚至最近還跟他說想聽聽飲食療法方面的情況。

目前癌症的飲食療法還很少人知道,相關的訊息沒有傳送到有需要的患者手裏。雖然我一有機會便會讓醫師們了解飲食療法的重要性,但我想實際抗癌成功的患者本身才最具有說服力。

白岡先生在進行飲食療法時,會利用蜜棗精等食品。許多果實都含豐富抗氧化成份(可除去活性氧的成份),不過其中以蜜棗最具有超群的抗氧化活性,可利用其萃取液成為飲食療法的一種輔助。

現在白岡先生還有家人都一起飲用蔬果汁,這對免疫力的維持、增強等廣泛促進健康來說,非常具有意義。希望白岡夫婦今後也能共同努力,務必持續這種防止癌症復發的飲食方式。

摘自《奇蹟抗癌飲食法》世茂出版#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