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打了7個半月仍未有結束跡象。在這場戰爭中,俄軍在戰場上的節節失利讓外界緊盯中俄關係的走向。習近平是會放棄普京以緩和與美歐的關係,還是會加大支持,確保普京政權不崩潰?中共的一舉一動都在美國的密切關注中。

中共為何要在美俄之間踩鋼絲?

近兩年來,中共與西方大部份國家的關係日趨惡化。美歐譴責中共惡劣的人權記錄、在南中國海建島並將其軍事化、鎮壓香港民主人士、加劇對台灣軍事挑釁以及隱瞞COVID-19疫情等。

而另一個大國俄羅斯也與美歐的關係日益惡化。因此,中共一方面尋求俄羅斯共同制衡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另一方面尋求在台灣問題上獲得俄羅斯的支持。

波蘭智庫「東方研究中心」(Centre for Eastern Studies)高級研究員、中國外交政策專家雅庫布‧雅科博夫斯基(Jakub Jakobowski)在推特上說,中俄有兩個共同的基本目標……那就是維持政權穩定和推翻美國的秩序。為了實現這兩個目標,中俄只能互相利用,因為找不到其它主要大國參與。

「沒有其它重大的國際參與者可以幫助中國(中共)推進這兩個目標,對俄羅斯來說更是如此。」他說。

2月24日,俄烏戰打響後,中共一直拒絕將這次戰爭定性為是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行動,並利用中共官媒擴大俄羅斯官方媒體的宣傳。中共還譴責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並利用俄羅斯被西方日益孤立的局面,加大了對俄羅斯石油的購買力度,以從中獲益。

而美國則緊盯中俄的互動。白宮多次警告說,若中共幫助俄羅斯規避西方制裁或提供軍事援助,將面臨後果。而拜登總統今年3月在視訊通話中,直接向習近平提出了這一警告。

中共不願因違反制裁而徹底惹惱美國,到目前為止,北京一直避免做任何會使其受到美國制裁的事情。

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戰略溝通協調員約翰‧科比(John Kirby)9月中旬接受美國媒體的採訪中表示,美國還沒有看到中共為烏克蘭戰爭向普京提供任何實質支持。而且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他們違反了制裁。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今年7月曾警告中共說,「和美國作對從來都沒有好下場。」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IT)安全研究計劃主任、中國外交和安全政策研究員泰勒‧弗雷維爾(Taylor Fravel)在推特上說,「到目前為止,中國(中共)一直不願意為援助俄羅斯而付出很大的物質代價,這表明這種(中俄)結盟比許多人認為的要弱,現在也不太可能改變方向。」

美聯社說,尚無跡象表明,中共願意冒著可能危及自己進入美歐市場的機會來給予俄羅斯大量支持。即使北京想要進口更多俄羅斯天然氣和其它商品,但其對普京的支持能力也是有限的。

俄戰事節節失利 令中共陷入尷尬境地

近期,烏軍利用美國和歐洲援助的武器展開激烈反攻,在烏南地區取得了穩步進展。烏軍在東北部的反攻進展更快,上個月僅用了幾天時間就從俄軍手中收復了數千平方英里的領土。

周六(10月8日),對俄羅斯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克里米亞大橋發生爆炸,這對普京的烏克蘭戰爭再次帶來衝擊。這座橋是火車和卡車從俄羅斯大陸向克里米亞運送俄羅斯部隊和武器的主要通道。這些部隊和武器再從克里米亞被運輸到在烏克蘭打仗的俄軍那裏。

2022年10月8日,克里米亞大橋發生爆炸,給在烏克蘭作戰的俄軍帶來後勤挑戰。圖為大橋爆炸後冒出滾滾黑煙。(Photo by AFP)
2022年10月8日,克里米亞大橋發生爆炸,給在烏克蘭作戰的俄軍帶來後勤挑戰。圖為大橋爆炸後冒出滾滾黑煙。(Photo by AFP)

普京隨後指控烏克蘭對大橋進行了攻擊。而烏克蘭尚未宣稱對此事件負責。

《華爾街日報》說,周六,烏克蘭使用美國提供的遠程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HIMARS,簡稱海馬斯)摧毀了俄軍在頓涅茨克地區(Donetsk)使用的鐵路樞紐。該鐵路樞紐本可以作為佔據烏南領土俄軍的另一條補給路線。

捍衛民主基金會中國高級研究員克雷格·辛格爾頓(Craig Singleton)在《外交政策》上發文說,習近平似乎對普京在烏克蘭的連串損失感到擔憂。中國觀察家們和他們的西方同行一樣,他們原本可能預計這場戰爭將持續數周,而不是數月。更沒有人能預料到烏克蘭會發動成功的反攻,深入俄羅斯控制的烏克蘭領土。如果習近平認為普京的政權開始崩潰,習的風險計算可能會改變。問題是,習近平可能會在多大程度上拯救普京?

約翰‧霍普京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全球事務教授哈爾‧布蘭茲(Hal Brands)在推特上寫道,如果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事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糟糕,那將讓中國(中共)陷入窘境。

布蘭茲說,一方面美國已經警告,如果中共對俄羅斯進行幫助,則要面臨制裁。另一方面,北京又不能坐視俄羅斯在烏克蘭被打敗,因為這會導致俄羅斯被嚴重削弱,俄羅斯將成為(中共的)一個不太有用的盟友,且無法有力分散華盛頓的注意力,並且可能在莫斯科造成政治不穩定。

路透社援引《紅旗警訊》(Red Flags)一書作者喬治‧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的話說:「我可以想像,習近平會對普京的戰爭如何走向最為焦慮,事實上他(擔心)普京或俄羅斯是否會在不久將來的某個時候仍發揮作用,因為中國(中共)仍然需要在莫斯科有一個反西方領導層。」

9月30日,普京宣布吞併烏克蘭的四個地區。聯合國安理會當天就一份譴責俄羅斯企圖吞併烏克蘭領土的決議舉行投票。俄羅斯投了否決票,而中共則棄權。

美國巴克內爾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朱志群對BBC說,中共政府在俄烏戰爭這個棘手問題上試圖兩面討好,因而態度顯得模稜兩可,不在具體問題上表態。鑒於當前中俄關係,北京不會站出來公開反對公投。但這也並不代表它支持或承認俄羅斯吞併烏克蘭四個地區的公投。

專家:習近平後悔與普京發布合作「無上限」聲明

中俄關係在俄烏戰前達到頂峰。2月4日,普京和習近平在北京會面時簽署了一份聯合聲明,宣布中俄合作「無上限」。

但在普京入侵烏克蘭後,習近平對中俄合作予以保留。儘管中共從俄羅斯購買能源,但似乎沒有向俄提供武器或高科技產品,因為這可能引發美國對華制裁。《日經亞洲》說,俄羅斯據報對北京的有限支持表示失望。

歐亞集團總裁總裁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10月8日發表推文說,最近幾天,中共領導層與日本和歐洲同行接觸,強調他們不支持普京的戰爭,「習近平肯定對2月4日與普京發表的聲明感到後悔」。

2022年9月1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撒馬爾罕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SCO)領導人峰會期間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交談。(Sergei BOBYLYOV / SPUTNIK / AFP)
2022年9月1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撒馬爾罕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SCO)領導人峰會期間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交談。(Sergei BOBYLYOV / SPUTNIK / AFP)

《日經亞洲》在9月22日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說,中共對中俄合作無上限立場的轉變,反映了北京迫切需要與普京的侵略戰爭保持一定的距離,尤其是在俄軍在烏克蘭東部敗退的情況下。

對於習近平來說,他將在10月16日舉行的二十大上尋求繼續掌權,如何應對普京對烏克蘭的入侵一直是一個挑戰。

捍衛民主基金會中國高級研究員辛格爾頓說,北京無法解決真正困擾普京在戰爭中面臨的問題:戰略、組織、指揮和後勤方面的大規模失敗,以及人力嚴重短缺。因此,習近平未來面臨的關鍵挑戰可能與確保普京獲勝無關,重點在於中國願意走多遠。

在戰事不利的情況下,俄羅斯最近甚至暗示不排除動用核武。《每日野獸》10月8日發表觀點文章認為,俄羅斯使用核武器會損害中共的利益。中共現在需要的是一個穩定的全球環境,使其能夠專註解決國內的經濟問題,這對維持國家凝聚力至關重要。而普京若發動核武,將不會帶來穩定的國際環境。

中共極端的清零政策重創中國經濟。與此同時,中國房地產市場陷入危機,房屋銷售大減,樓價出現了連續12個月下滑的現象。年輕人的失業率一度達到創紀錄水平。世界銀行將今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期從4.3%下調至2.8%。而中共原先定下的目標是5.5%。

圖為2021年12月8日,一名男子走過中國房地產開發商恒大在北京的住宅區。(Noel Celis / AFP)
圖為2021年12月8日,一名男子走過中國房地產開發商恒大在北京的住宅區。(Noel Celis / AFP)

中共是否會放棄俄羅斯 美將密切關注

《日經亞洲》10月6日針對這一點發文說,人們普遍猜測中共正尋求與莫斯科保持距離,但不會放棄俄羅斯。

許多持這一看法的權威人士引用了普京9月15日在烏茲別克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時發表的評論。普京當時表示,他理解北京對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行動存在「疑問和擔憂」,這表明中共對那裏的局勢表達了不安。

中俄關係的走向成為9月初在前蘇聯共和國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舉行的國際會議的主要議題。與會專家大致分為兩個陣營:一個陣營預測,由於雙方的長期戰略利益存在分歧,中俄緊密同盟不會長久;另一陣營則表示,中俄將繼續保持親密盟友關係,因為他們有共同的目標,那就是蠶食美國的勢力範圍。

《日經亞洲》認為,在這兩種觀點中,後者可能更為現實,即中共不太可能與俄羅斯分裂,至少在中短期內是這樣。

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如果北京在烏克蘭問題上放棄俄羅斯,莫斯科將對中共懷恨在心數十年,這會給北京製造一場戰略噩夢,它將發現自己在太平洋戰線與美國對抗,在中國北部則與俄羅斯對抗。

第二個原因是美國的存在,中俄的共同敵人。對中共而言,俄羅斯是主要大國中唯一支持其對抗美國的盟友。

文章說,如果俄羅斯在與烏克蘭的戰爭失敗後崩潰,中共將不得不獨自對抗西方。為了防止這種噩夢般的情景發生,中共將不得不繼續向普京提供外交和經濟支持,同時避免提供軍事援助。

文章還說,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來說,阻止中俄進一步加深關係至關重要。一種方法是密切關注中共,以確保中共不會違反西方對俄制裁。這種做法不僅會限制中俄的雙邊合作,還可能加深它們之間的不和。#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