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來,對宗教不友好的勢力利用憲法的政教分離條文來壓制傳統信仰,尤其是基督教對公共生活的影響。支持傳統觀點的美國人現在可以考慮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來擊敗新的宗教——覺醒主義(註:覺醒主義指推崇極左派激進觀點的思潮)。

覺醒主義無處不在。在幼兒園和學校,它給孩子們洗腦,在工作場所,僱主讓員工參加關於批判性種族理論(CRT)和類似觀點的人力資源研討會。僅加利福尼亞州就花費了大約5億美元的公共資金,通過政府機構推動所謂的「多樣性,公平和包容性」(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 DEI)意識形態。

美國人被迫沉陷在覺醒主義中,並被迫用他們的稅金來支撐它,無論他們喜歡與否。

這個問題可以通過正確的策略來改變:首先,奠定知識背景,認清並承認覺醒主義是一種宗教。其次,將這種承認載入法律。最後,建立條款將覺醒主義推向公共領域的邊緣。

為甚麼說覺醒主義是一種宗教 而不是「純粹的」意識形態?

許多覺醒主義的教義是不可觀察,也是不可檢驗的。我們可以考慮三個最清晰的例子:人們可以宣布自己的性別;系統性種族主義是一種普遍的罪惡;導致世界末日的氣候變化迫在眉睫。沒甚麼可以展示給人的。在這三個例子中,沒甚麼可以被檢驗的,不需要任何證據,沒有甚麼是可以反駁的。

不可觀察、不可檢驗、不可證偽的信仰是「信仰條款」的定義。這就是為甚麼,當有人質疑他們的信仰時,覺醒主義者會尖叫,並且隱藏自己觀點,而不是進行理性的說服。科學是要經過論證和說服的,信仰則不需要。只有信徒才會對那些質疑他們基本信仰的人大發雷霆。

然而,覺醒主義的宗教性質還不僅是這些,從罪惡(各種「主義」和「恐懼症」)和寬恕(成為「盟友」),到福奇(Anthony Fauci)和露絲‧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祈禱蠟燭和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神社,再到世界末日人為氣候變化的末世故事。(註:以上均為近年來美國覺醒主義者炮製的名詞,或主導的事件。福奇是美國疫情政策的主要推手;金斯伯格是剛剛去世的最高法院左派大法官;弗洛依德是因拒捕而死的黑人,激進左派藉此掀起一系列抗議和暴亂。)

那又怎樣?畢竟,即使覺醒主義是一個信仰驅動的信仰體系,這是否足以使它成為憲法範疇內的「宗教」?

信不信由你,沒有人知道。最高法院已經考慮過不屬於公認宗教的人是否享有「自由行使條款」(the Free Exercise Clause)的保護。最明顯的例子是在越南戰爭期間非教會依良心拒服兵役者。

在這些案件中,法院慷慨地將「宗教」視為一套根深蒂固的信仰,這當然足夠廣泛,包括覺醒主義。然而,類似的法院裁決很少,時間相隔甚遠,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不自洽的。法院從未考慮過那種給人強迫灌輸某種不科學的意識形態是否違反了政教分離的原則。

然而,有一個非常簡單的原則,法院可以,而且應該應用。它可以追溯到初中關於「事實」和「意見」之間區別的課程。斷言是一種觀點,因為它描述了不受觀察、測試或假設約束的東西。

任何堅持要接受一個觀點為真理的人,或者認為只有混蛋才會質疑這個觀點的人,都是在把這個觀點提升為一個信仰。當一個政府支持這種提升和強加時,它就是在建立一種信仰,但是這違反了憲法。

因此,公立學校可以告訴學生許多覺醒主義者相信男孩可以是女孩。這就像告訴學生許多基督徒相信聖餐威化餅和葡萄酒成為基督的血肉一樣,學校這樣做是無可非議的。這兩種信仰都不屬於科學課。

這種對強加於人的覺醒主義的攻擊能起作用嗎?

我們有一個提出可贏的法律案件的好機會,但需要我們努力才能贏。這是傳統主義者塑造新法律體系的機會。我們所要做的就是把無神論者和反基督教的那些有成功先例的訴訟轉嫁到他們自己的頭上。當你的對手制定了一個成功的策略時,明智的做法就是從中學習。

傳統主義者應該考慮起訴公立學校將覺醒主義強加給兒童,起訴僱主強迫僱員接受覺醒主義,訴訟政府花錢將對覺醒的虔誠提升到高於其它信仰的虔誠之上。

如果法院正確地承認覺醒主義是一種宗教,那麼那些不想參與這種新的道德和信仰體系的美國人將有權保護自己。

公共宗教研究所(the 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2016年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25%的美國人宣稱自己「沒有信仰」。也許吧,但人性並沒有停止尋找更高的意義。在這25%的大部份人裏,像覺醒主義這樣的新信仰是被掩蓋起來的,而他們假裝他們拒絕任何信仰。他們的所作所為實際上是用他們喜歡的準科學術語來替換舊宗教的牧靈隱喻。

美國人拒絕覺醒主義神學的權利至少與任何傳統宗教的神學一樣多。憲法保障這一點。現在是開始澄清這一保證的時候了。

作者簡介:布魯士‧艾布拉姆森(Bruce Abramson)是理學和法學博士,現任美國教育和知識中心(the American Center for Education and Knowledge)的高級研究員和主任。他是五本書的作者,最近的一本是《新內戰:揭露精英,打擊烏托邦左翼主義和重振美國》(The New Civil War: Exposing Elites, Fighting Utopian Leftism, and Restoring America)(RealClear出版社,2021年)。

原文「The Establishment Clause Can Defeat Wokeism」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