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最高檢察院官網9月28報道,原最高法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涉嫌受賄一案,已由國家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最高檢察院已作出逮捕沈德詠的決定。當年的大法官,正等待被押上審判台。

沈德詠頭上的光環

他曾是最高法院最年輕的副院長(45歲),任職時間最長的副院長(18年)、任職時間最長的常務副院長(10年零2個月),首批大法官(2001年),一級大法官,十六屆中紀委常委、十七屆中紀委委員,上海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十八、十九屆中央委員,正部長級高官。

他曾參與查辦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案,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案,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案,原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案,原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案等。

他曾被《中國新聞周刊》評選為「2018年年度法治人物」。理由是:他的身上「展現出植根於中國土壤、而又與世界接軌的法治精神。他以非同尋常的擔當、勇氣和專業水平,實踐著法治精神,並致力於要讓公眾看得見這種理性的力量。他不僅是中國法治的踐行者,也是中國法治的佈道者。」

他曾任中國政法大學特聘講座教授。中國政法大學黨委書記胡明稱讚說,沈德詠是該校「1980級研究生傑出校友」,多年來以堅定的理想信念、深厚的法律素養、崇高的職業操守、獨特的人格魅力,為推動國家司法改革和法治建設作出了突出的貢獻,深受全校師生、廣大校友乃至法律界人士的尊重和敬仰。

沈德詠落馬、被雙開

2022年3月21日,中紀委網站發布消息,沈德詠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沈德詠是今年落馬的第一個正部級高官,最高法院落馬的第三個副院長,第一個常務副院長,第一個一級大法官。

9月7日,中紀委發布通報:沈德詠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其涉疑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沈德詠談對黨「要絕對忠誠」

2015年8月6日,沈德詠在給最高法院辦公廳、研究室、審管辦和外事局全體幹警,以及各刑事審判庭領導班子成員上黨課時說:「外敵強攻不足畏,木馬藏奸最可怕」。

作為黨員領導幹部,要「言行一致,表裏如一,不能像某些腐敗分子那樣做『兩面人』,『大奸似忠』,講的是馬列主義,信的是權錢至上;對組織不講真話,對群眾不講實話;一面大談廉潔,一面大肆斂財;一面嚴責普通工作人員,一面驕縱親屬子女和身邊人、『圈內人』;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說一套,做一套;人前是人,人後是鬼」。

中紀委對他的評語是:「沈德詠喪失理想信念,背棄職責使命,罔顧黨中央三令五申,大肆干預插手司法活動,從公平正義的守護者淪為法律秩序的踐踏者,嚴重破壞司法公信力,對抗組織審查」。

沈德詠談「堅守底線」

2018年6月22日,他被免最高法院常務副院長職務當天,在最高法院全體幹警的辦公平台上發了一份《離職告別書》。其中寫道:「作為一名法律人,無論你走得多高、走得多遠,也無論你最終走向哪裏,在內心深處都應該堅守一些底線,比如道義的底線、法律的底線、良知的底線,不輕易為外界的誘惑和壓力所動搖。」

中紀委對他的評語是:「喪失紀法底線,執法犯法、靠案吃案,大搞司法腐敗、權錢交易,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在案件處理、工程承攬等方面謀利,並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沈德詠談「嚴守規矩」

他在給法官上黨課時說:「人不以規矩則廢,黨不以規矩則亂」。「嚴重違紀違法者,無一不是從不講政治、不守規矩、不聽招呼開始」。

他在《離職告別書》中自稱:「在北京東交民巷27號這所大院(最高法院),前後20年,我始終如一、問心無愧」。

中紀委對他的評語是:「沈德詠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組織紀律、廉潔紀律和生活紀律,構成嚴重職務違法並涉嫌受賄犯罪,且在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嚴重,影響惡劣,應予嚴肅處理。」

沈德詠談「做老實人」

他在上黨課時說:「評價一名黨員領導幹部的標準有千條萬條,但最重要的一條是做老實人、說老實話、干老實事。」

中紀委對他的評語是:「對黨不忠誠不老實,隱瞞不報個人有關事項,在組織函詢時不如實說明問題」。

沈德詠談反腐敗

他在上黨課時說:「我們必須堅定不移地反對腐敗,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要涵養正氣,為人堂堂正正,為官清清白白」。

他在《離職告別書》中寫道:「我在這個崗位上已經堅守了18年,尤其是在常務副院長的位置上堅守了創紀錄的10年零2個月,這是一個難度不小、風險不低的崗位,我自認為基本上做到了立足崗位、守好本分、盡力而為,沒有貪瀆擅權」。

據財新網報道,沈德詠3月17日前後被帶走,他的親屬及三任秘書辛志宏、李亮、王濤,均被帶走協查。

辛志宏從最高法院離職後,擔任北京一家律師事務所的主任。該所代理的最高法院案件標的額超過千億元。其中一樁涉及新華人壽保險公司股權糾紛案,在全國政法系統「整風」期間受到中央督導組關注。據稱此案是沈德詠落馬的導火線之一。

中紀委對他的評語是:「大搞司法腐敗」,收受巨額錢財;「違規收受禮品禮金,違規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和旅遊」;「在幹部選拔任用中違規為他人謀取利益」;「公器私用,縱容默許親屬、秘書利用其職務影響充當司法掮客,把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當作謀取私利的工具」。

沈德詠為何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他被稱為學者型大法官。作為學者,自然有些學問。他在給法官講黨課時,曾大談「君子之道」。他講,「君子」一詞在孔子的《論語》中出現過107次。《孟子》一書中有82次論及「君子」。

對於甚麼是君子?君子和小人有何區別?「君子之道」是如何發展的?怎樣做君子?他引經據典,講得頭頭是道。

但是,今日之沈德詠,不僅不能稱「君子」,甚至不能稱「小人」。因為他是最高法院的一級大法官,卻知法犯法、執法犯法、欺上騙下、兒戲法律、玩弄法律,利用「人民法院」的金字招牌,為自己、為家人、為下屬大把大把地撈錢,屬於大奸大惡之徒。

沈德詠為何淪落今天這個地步?

原因很多。一個重要原因是,他是在江澤民、曾慶紅以「貪腐治國」的大背景下獲提拔重用的。他是以曾慶紅為首的中共「江西幫」的重要成員之一。他從江西調到北京任最高法院副院長,從上海調回北京任最高法院常務副院長,都與曾慶紅有直接關係。

江澤民、曾慶紅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江、曾提拔重用了一批嚴重腐敗分子。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是中共最腐敗的家族。那時的官場文化是:「不跑不送,原地不動;只跑不送,暫緩使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從中央到地方,相當多的官員都是通過這樣的途徑得到提拔重用的。沈德詠在這樣一口黑得深不見底的大染缸裏,想不腐敗都不可能。

2006年11月,他「空降」上海,擔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上海社保資金案專案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就是他的三位後台老闆——當時的「太上皇」江澤民,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吳官正安排他去的,目的是確保陳良宇案不延燒到陳良宇以外的「上海幫」高官及其家屬子女身上,特別是不能延燒到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江綿康身上。

沈德詠忠實完成了他的主子賦予他的任務。此案一結束,2008年4月,他立即被調回北京,任最高法院黨組副書記(正部長級)、常務副院長、審判委員會委員,一級大法官。

在上海的一年多,他對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中共「上海幫」的貪腐黑幕的了解,可能比其他很多人都要多。他的後台老闆及其兒子、孫子們都在「悶聲發大財」,且逍遙法外,自然也會影響到他。有權不用,過期作廢,能撈一把是一把。

沈德詠的後台老闆個個都是「假話王」。他有樣學樣,說起假話來,不僅一套一套的,而且臉不變色心不跳,也成官場油子了。

結語

江澤民、曾慶紅以「貪腐治國」,不僅把中共變成了全世界最腐敗的黨,而且把中共變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假話黨。

如今的中共,腐敗之癌,已無藥可治;假話之癌,也無藥可治。腐敗仍在氾濫,假話仍在盛行。中共很可能在繼續腐敗和互騙的謊言中走向解體。#

(大紀元首發)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