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大後,中共是否會改變影響人民生活的關鍵經濟政策,備受關注。專家表示,習近平通過打壓大科技公司和房地產行業等手法推動「共同富裕」,嚇壞企業,導致裁員和凍結招聘,結果不但沒達到富裕目標,反而使得每個人變得更窮。

前投資銀行家、彭博社亞洲市場專欄作家任淑莉(Shuli Ren)10月3日發文說,中共對「共同富裕」的推動變成了「共同貧窮」。

「共同富裕」是習近平去年倡導的一項標誌性計劃。一名中共體制內人士告訴《南華早報》,這一政策將在二十大上得到新的推動。中共中央黨校經濟系教研部主任韓保江(Han Baojiang)告訴該報,中共政府將在10月16日召開的二十大上提供一個更清晰、更詳細的路線圖。

任淑莉表示,習近平推動的「共同富裕」旨在擴大中國的中產階級,將其擴大到包括沒有大學學歷的人士、小企業主、農民工和農民。中共長達一年的對大型科技和房地產打壓行動,抹去了數萬億美元的財富。儘管這可能確實縮小了衡量不平等的堅尼系數(Gini coefficient),但這些政策措施並沒有達到習近平擴大中國中產階級的最終目標。

相反,任淑莉說,在過去一年裏,每個人都變得更窮。到目前為止,中共政府對這種未料到的影響保持沉默。

她還說,中共對大型科技和房地產行業的打壓中,儘管旨在提升共同富裕,但卻嚇壞了企業和投資者。

中共打擊科企 導致大幅裁員

習近平本人曾提到「需要防止資本的無序擴張和無節制增長」。2020年11月,中共政府開始展開遏制互聯網巨頭的運動,首先取消螞蟻集團的重磅IPO。在隨後18個月裏,中共政府持續打壓從科技和金融到遊戲、娛樂和私立教育等行業。阿里巴巴、騰訊以及滴滴等公司都遭到了審查和罰款,導致這些公司股價大跌。

在經歷了慘淡的季度收益之後,遭到打壓的這些科技巨頭表示,他們將接受增長放緩的新常態,並尋找降低營運成本的方法,開始大裁員。

中共對教育科技公司的打壓也迫使這些公司或者關閉或者大幅縮減營運。《華爾街日報》說,去年,隨著北京啟動行業整頓,中國最大的私人補習公司新東方教育解僱了6萬名員工。

圖為中國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位於浙江杭州的總部。(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圖為中國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位於浙江杭州的總部。(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上述這些不利因素再加上中共「清零政策」對企業的嚴重衝擊,使得今年大學畢業生更難找到工作。7月,年輕人失業率高達19.9%的歷史新高,8月份高達18.7%。

任淑莉說,習近平希望將1.7億農民工納入中產階級。大約四分之一受僱於服務行業,如零售、運輸和餐飲業。許多人是「零工經濟」(gig economy)工人,更喜歡從事約車服務行業和送餐行業,而不是低端製造業。

但北京對科技企業的大規模打擊破壞了公司穩定的收入來源。比如,在中共監管機構調查期間,滴滴被禁止註冊新用戶,公司的幾個手機應用也從網店下架,這些限制已影響了公司的贏利並給公司帶來了很多不確定性。

任淑莉說,正如世界各國政府所發現的那樣,縮小貧富差距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原因之一是「涓滴經濟學」(trickle-down economics,也稱下滲經濟學)機制。當億萬富翁和大公司受到驚嚇時,他們的第一反應是裁員和凍結招聘。

打擊房地產行業引發危機 買家購置的房產貶值

中共出台的「三條紅線」政策,旨在限制房地產公司的借款額度,縮小房地產泡沫,但卻損害了中國恒大集團等開發商出售資產以償還債務的能力。結果,打壓房地產帶來的痛苦從私營開發商蔓延至國有開發商以及投資者和地方政府,恒大等公司出現了債務違約。在中國社會的很多角落都能聽到要求放寬政策的呼聲。

房地產市場陷入危機,銷售量大降,樓價連續12個月下跌。中國約70%的家庭財富與房地產掛鈎。彭博社說,現在中國購房者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家庭財富隨著房地產市場的持續低迷而流失,原因是樓價的下跌使得買家房產現在的價值要低於他們所同意支付的價值,這使得他們為支付抵押貸款而苦惱。此外,公寓樓遲遲未完工也使買家惱火。

任淑莉說,「中共(中國)對『共同富裕』的推動在某種程度上演變成了『共同貧窮』。現在沒有人感到愉快。」#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