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周,北京翻出了過去的一系列老政策工具,以減緩人民幣匯率下滑,但分析人士稱,面對不可阻擋的美元,人民幣勝算機會渺茫。

人民幣從8月中旬以來一直走軟,並在9月28日跌穿1美元兌7.25元,達到14年來的低點,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再次祭出多項挽救措施,包括向市場發出異常強烈的信號——上周央行告訴國有銀行準備出售美元——以及提高做空人民幣成本的行政措施。

路透社周一(10月3日)報道說,這些做法有助於人民幣對美元重新獲得一些反彈,但分析師預計人民幣在未來幾個月將進一步走弱,沿途存在波動迴旋的風險。

瑞典北歐斯安銀行(SEB)在一份聲明中說:「考慮到美元的強勢,我們現在預計美元/人民幣匯率將在10月和11月左右在7.40左右交易。」

雖然北歐斯安銀行的預測比較熊市,但過去看漲的澳新銀行和高盛這次也認為,在未來三個月左右,人民幣匯率將達到1美元兌7.20元。高盛還指出了美元/人民幣的上行風險,花旗銀行亦表示,在強勢美元環境下,人民幣匯率可能會升至7.3。上周五(9月30日)晚些時候,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約為7.12。

有跡象表明,投資者沒有看到中共央行的新措施會抑制人民幣波動的前景。在過去一個月裏,對未來一個月的人民幣期權波動率預期已經翻了一番。

路透社說,對當局而言,他們特別渴望在為期一周的假期前穩定人民幣匯率,但風險很高。同時,現在也是一個政治上的敏感期,中國共產黨將於10月16日召開五年一度的代表大會。習近平主席預計將在這次會議上獲得突破性的第三個任期,同時還有其他中共高層人事換選。

人民幣走弱有可能激起資本外流所帶來的金融不穩定。8月份,外國投資者連續第七個月減持中國債券。

在貨幣政策方面,在中國低利率和美國利率上升之間的巨大差距推動下,人民幣走軟使得寬鬆政策以支持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難度加大。

中國10年期基準國債與美國國債之間的收益率差距正徘徊在15年來的最大水平。

儘管如此,分析師預計北京不會對某一特定的人民幣水平進行瘋狂的防禦,這與過去人民幣在2019年和2020年突破具有心理意義的7美元水平形成鮮明對比,當時正值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和COVID-19的最初爆發期。

法國巴黎銀行大中華區外匯和利率策略主管王菊(Ju Wang,音譯)說:「(中共)央行需要在以市場為導向和確保金融穩定之間取得平衡,因此,官方路線仍將是『不明令限制,但只允雙向波動』」。

分析師說,北京強調要使人民幣更加國際化和市場化,其目的不是要控制人民幣的長期價值,而是要防止突然的短期貶值,這將擾亂其經濟和資本流動。

澳新銀行亞洲研究主管吳坤(Khoon Goh,音譯)說:「隨著中國進入為期一周的假期,對離岸人民幣進行干預的威脅可能會對近期的貶值起到抑製作用。」

中國大陸金融市場從10月1日起放假,在此期間沒有在岸交易,也沒有通過中間價設置的日常指導。10月10日才會恢復交易。

不過,吳坤補充說,當局的威脅究竟能維持多久,將取決於美元的走勢。

「雖然當局希望在黨代會期間保持外匯穩定,但美國和中國之間不斷擴大的收益率差異仍可能在今年晚些時候看到人民幣疲弱重新出現。」他說。

彭博社稍早報道說,習近平政府對中國經濟和市場所擁有的權力是巨大的,尤其是與西方國家相比。最近的人民幣匯率暴跌顯示出,權力也不是絕對的。

報道說,交易員們越來越多地押注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將無力阻止人民幣下滑。他們認為,只要美聯儲繼續推高美國利率以對抗通貨膨脹,而中國保持低利率以支撐經濟,中國經濟又被COVID封城和痛苦的房地產市場所困,人民幣就會走弱。

當然,有利就有弊,中國經濟也會從人民幣疲弱中獲得了一些好處,人民幣疲弱使其出口以美元計算相對便宜,從而有助於支持出口。在中國應對COVID-19清零政策和房地產危機時,出口部門已成為經濟的重要支柱。

美元上漲反映出美聯儲激進加息、遏制美國通脹帶來的全球影響。隨著各地資本流向美國尋求更好的回報,其它貨幣的價值自然被削弱,也促使許多其它國家央行採取力度更大且步伐更快的加息行動,以支撐本幣匯率和抗擊國內通脹。

「公平地說,在過去六個月裏,沒有任何主要貨幣對美元匯率上漲。人民幣就像其它所有貨幣一樣在掙扎,即使中國政府比大多數政府更強大。」報道中寫道。外界認為,中共當局現在是有些左右為難。#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