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有很多新發現打破了人們對大腦的固有認識。例如,醫學家發現有些大腦灰質大量缺失的「無腦人」卻擁有正常、甚至超常的智力;或是動物的大腦在死亡4小時後仍可復甦。對此,多位科學家提出了「隱形大腦」的概念來解釋這些現象。

另外,大腦的能量屬性也越來越為醫學界所重視。

那麼,這些新的理論和發現為我們帶來了哪些啟示,是否可以幫助人們提升健康,甚至治癒疾病呢?

「無腦人」的智慧來自何處?

1980年的《科學》(Science)雜誌刊登了一篇文章,講述了英國謝菲爾德大學的神經學教授約翰·羅伯(John Lorber)所看到的真實案例:有一位智商高達126的學生,成績優異、獲得了數學榮譽學位,社交能力也完全正常,只是腦袋比正常人略大一些。可是,一次大腦掃瞄卻意外發現,這位學生的大腦厚度只有大約1mm左右——正常的大腦組織則有大約4.5cm厚。這位學生的顱內主要被腦脊液填滿,患有俗稱的「腦積水」病[1]

這不是唯一的案例。羅伯教授是專門研究腦積水的專家,他系統收集了600例以上的腦積水病例,其中一半病情非常嚴重,病人的大腦體積不到正常人的5%,智商卻大於100。

那麼,無腦人智慧是從哪裏來的呢?

科學家從對瀕死體驗的研究中發現,人除了肉眼可見的物質身體之外,還有另一部份不可見的物質身體——在人處於瀕臨死亡的狀態時,另一部份身體可以從肉體中脫離出來。

這給了科學家們一個提示:人的大腦除了我們看得見的結構之外,還有一個看不見的結構,即隱形大腦,或稱深層大腦。有很多科學家都提到了這一概念。

倫敦大學解剖學教授博德·沃爾(Patrick Wall)說,「數百年來,神經學家一直認為他們所珍視的、發現的一切大腦功能都是由大腦皮層執行的,但事實情況是,很多被認為是大腦的功能,很可能是大腦的深層結構——看不見的大腦、隱形結構執行的。」

美國哈佛大學神經科醫生羅曼·賈許溫德(Norman Geschwind)說,「毫無疑問,大腦的深層結構對許多功能都很重要。」

英國利物浦大學神經生理學教授大衛·博舒亞(David Bowsher)認為,「大腦的深層結構比目前認為的更重要。」[2]

美國研究量子神經科學的學者傑伊·阿爾洛迪古斯(Jay Alfred)在他著作《大腦和現實》(Brain and Realities)一書中也形容人有「看不見的隱形的大腦」。[3]

多位科學家提出隱形大腦的概念,這不是偶然的。無腦人擁有正常智商的案例讓人推測,隱形大腦與肉體大腦之間,可能有千絲萬縷的關聯:

隱形大腦可能決定肉身大腦的功能。就像傳統藝術皮影戲,舞台上的皮影人在表演,而真正起作用的是在後台操控皮影的工作人員——隱形的演員。

另一方面也引起另一個疑問:如果隱形大腦沒有被破壞,「無腦人」的肉身大腦,是否還可能重新長回來?

2021年2月20日,雅虎網站報道了一個真實的案例。

媽媽雪莉懷孕第20周發現寶寶挪亞患有「腦積水」。挪亞出生後,大腦只發育了2%,屬於最嚴重程度的腦積水。醫生在他的腦袋上開了一個洞孔,安裝引流器,逐漸排出腦積水。

挪亞三歲時再次接受檢查,他的大腦已經發育到正常人的80%大小,他也因此被醫生稱為「奇蹟男孩」。目前,挪亞定期接受物理治療、他喜歡上學,認知、語言等基本能力都有進步[4]

「無腦兒」的大腦能夠長回來,一方面讓人推測,他的大腦深層結構或許沒有遭到破壞。

另一方面,神經的再生能力也常為人們所低估。實際上,大腦的神經幹細胞能夠再生是維持大腦可塑性的重要條件。無腦人的大腦神經幹細胞就像處於休眠狀態。當導致無腦的誘因去掉之後,神經幹細胞就可能繼續活躍增生、複製、分化,再遷移到大腦皮層各個部位,大腦也就長回來了。

大腦死亡後可再復甦?

有一個有趣的科學發現:動物死亡之後,器官在一定條件下可以復甦。

2019年,耶魯大學科學家發表了一項研究。研究者在豬死亡四小時後將其大腦取出。在離體條件下,通過補充營養,清理代謝廢物等方法維持豬腦的完整微循環和細胞功能,復甦過程長達6個小時[5]

死亡後器官仍可復甦。(健康1+1/大紀元)
死亡後器官仍可復甦。(健康1+1/大紀元)

結果顯示:豬死亡1小時仍有較多腦細胞存活;死亡10小時,所有腦細胞就已經幾乎都死掉了。但是,如果在豬死亡4小時之後進行復甦,6小時後,豬腦細胞的數量就又恢復到了接近死亡1小時的水平。

以前,人們認為大腦對缺氧的耐受力僅有4~6分鐘,這個研究結果打破了原本的認識。這樣的結果也許也跟隱形大腦的功能沒有消失有關。

新冠病毒攻擊深層大腦?

兩年多以來,新冠的流行導致許多患者留下大腦和神經系統後遺症,如痴呆,精神疾病等。即使在感染兩年後,這類後遺症的發病風險仍然顯著增高。新冠病毒對大腦的損傷為何如此嚴重,這是否與隱形大腦受損有關?

科學家們曾發現,新冠病毒能殺傷人腦的神經幹細胞。——感染病毒3天之後,神經幹細胞數量只剩不到5%[6]

新冠對神經殺傷力。(健康1+1/大紀元)
新冠對神經殺傷力。(健康1+1/大紀元)

有一個研究發現,新冠病毒感染會對大腦造成相當衰老20年的損傷[7]

這意味著新冠病毒能直接傷害到大腦,並且對神經幹細胞和神經再生機製造成破壞,而神經的再生能力是保持大腦活力的關鍵所在。

這或許是因為,在更微觀的層面上,新冠病毒還通過某種機制損傷了大腦的深層結構。這種深層傷害反映到肉體上就表現為病毒對神經、精神的嚴重損傷。所以相關後遺症才這麼難以治癒,影響深遠。

科學在不斷進步,將來有一天,人們或許會發現新冠病毒究竟對大腦造成了什麼樣的損傷,隨之也將產生新的治療思路。

治療新思路:大腦有能量屬性

「隱形的大腦」究竟是以何種形式存在,又是如何影響我們的生理功能的呢?科學家們認為,這或許與大腦的「能量屬性」有關。

愛因斯坦講過,任何物質都有其能量屬性:物質有能量,宇宙有能量,大腦也有能量。

量子力學是一種觸及到能量和微觀的層面的科學。目前,量子力學也被科學家用來研究大腦能量,即神經量子力學。

實際上,大腦的能量屬性早就是科學界的共識。

自19世紀以來,人們就知道大腦會產生電磁場。這來源於腦神經細胞的持續周期性地放電活動。所有腦細胞的電活動匯集起來即為大腦的電磁場[8]

大腦的電磁場可以通過儀器被檢測。1929年,德國生理學家漢斯·白爾傑(Hans Berger)首次在人頭骨表面記錄到一種電波活動,是腦神經細胞的放電過程,這便是人類史上第一次被發表的腦波記錄。

腦電圖、腦磁圖等檢查都是測量大腦能量的方法,這也是大腦能量存在的證據。

科學家甚至計算過,一個正常大腦可產生10瓦的電能。如果所有100億個相互連接的神經細胞同時放電,其電能足以點亮手電筒[9]

大腦神經細胞的電活動被科學家紀錄下來,用於研究分析。腦電圖(EEG)是大腦能量在儀器上的反映,有各種各樣的波形。大腦的能量改變,腦電波也會改變。

研究發現,腦波與人的意識活動有關。按照頻率大小,腦電波大致分為五類[10]

腦電波的5種類型。(健康1+1/大紀元)
腦電波的5種類型。(健康1+1/大紀元)

Beta波:大腦被喚醒,並積極參與心理活動時產生,例如演講者、老師、脫口秀主持人工作的時候。Beta波頻率快,振幅較低。

Alpha波:完成一項任務後放鬆時產生,例如從會議中休息,或在花園裏散步時。Alpha波相比Beta波頻率較慢,振幅較高。

Theta波:做夢、睡眠或放空的放鬆狀態下產生。任務變得自動化,想法自由、流動時也可發生,如淋浴、泡澡、剃鬚或梳頭時。Theta波比Alpha波頻率更慢,振幅更高。

Delta波:深度無夢睡眠時產生。Delta波頻率最慢,幅度最大。

最讓人感興趣的是Gamma波。

Gamma波:頻率最快(可達32~100Hz),振幅最小,在人處於高度集中精神、深度精神平和和安寧狀態時產生。Gamma波一般很少見,但在經常打坐的高級冥想者、才華橫溢的音樂家、一流的運動員、具有過目不忘本領的人,以及其他在各自領域達到高水平的人中大量存在。

可以看出,高Gamma波活動是發揮潛力、心理能力和精神發展等方面的關鍵。

那麼人怎樣才能提升大Gamma波活動?

打坐增強Gamma波 提升大腦能量

有一份來自美國傑斐遜大學的研究,分別找來經常練習三種傳統打坐方法的人,與對照組不打坐的人比較,發現所有經常打坐者的頂枕 60~110 Hz Gamma波腦電活動均高於對照組[11]

這表明,經常打坐冥想能增加Gamma波的頻率和出現次數。

傳統冥想增強Gamma波。(健康1+1/大紀元)
傳統冥想增強Gamma波。(健康1+1/大紀元)

另外,威斯康星大學神經科學家理查德·戴維森(Richard Davidson)的研究通過觀察奧林匹克級別的打坐冥想者的Gamma波活動發現,打坐者的腦電波始終顯示出非常強的Gamma波形態,這是一種持久的特質,與他們當時在做甚麼無關[12]

換句話說,這種強Gamma波代表的不僅僅是他們冥想期間的大腦狀態,而是他們每天的狀態。打坐改變了大腦的能量狀態。

研究者很吃驚,這是他們以前從未見過的現象。並且,在跟打坐者接觸的過程中,研究者也感覺到他們性格開放、包容、平和,讓人很舒適。

怎麼理解這個現象呢?

我們知道,經常打坐者會練習把平時的思緒放下,代之以正面、慈悲、祥和的思維狀態。經常這樣練習就形成了一種機制,反映到腦電圖上,直觀的表現就是腦電波的波形改變了,Beta波減少,被高能量的Gamma波所代替。

所以,長期修煉、打坐的人,思維的能力、能量都會有所不同,能從根本上提升大腦的能量狀態。

也有研究發現,打坐對大腦有保護作用,可以逆轉大腦結構的衰老,恢復人的反應速度,提升注意力。這也可以從打坐提升大腦能量的角度來解讀[13]

打坐減緩大腦衰老。(健康1+1/大紀元)
打坐減緩大腦衰老。(健康1+1/大紀元)

例如,大腦能量水平上升,大腦信號傳播速度就更快,而人的反應速度與大腦信號的傳播速度直接相關——注意力也是大腦能量水平的體現。

另一方面,能量和物質是可以相互轉化的。大腦的能量水平上升後,物質結構也會有所變化,如神經幹細胞再生能力可能得到提升。

大腦能量屬性的醫療證據

有一種現代醫學公認的理療方法被稱為光療,即使用近紅外光(Near Infrared Light)促進傷口癒合,減輕慢性疾病症狀。

還有研究者用近紅外光療法治療老年痴呆症。這是將光轉化為能量,作用到人的大腦,產生治療效果[14]

2015年,澳洲學者發表研究,近紅外光治療可降低小鼠腦組織中阿爾茨海默病特異性病理蛋白——β-澱粉樣蛋白斑塊和tau蛋白的水平,同時還可以改善認知缺陷 。

近紅外治療可緩解阿茲海默症。(健康1+1/大紀元)
近紅外治療可緩解阿茲海默症。(健康1+1/大紀元)
此外,其它研究還表明,近紅外光既可以改善神經功能,又可以增加大腦區域(例如海馬齒狀回和腦室下區)中神經祖細胞(新神經元的前體)的數量。

這些研究也佐證了大腦是有能量的,而且接收有益的能量還能產生治療效果。

無腦人的案例讓科學家推測,肉眼可見的大腦只是一個載體,人還有隱形腦、微觀和深層的大腦。如今,新冠病毒之所以帶來如此長久的大腦損傷,也讓人猜測可能是因為損傷微觀層面的隱形大腦,進而損害宏觀大腦。

人們可以從微觀、隱形和能量大腦的角度,尋找治療新冠神經、精神後遺症的辦法。

只要人們保持一個開放的心態,越來越深入認識未知世界,人類對大腦和人體生命的奧秘也會越來越了解,也會掌握更多有關生命健康的真諦。#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