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國內高通脹,美國聯儲局快速加息,香港基於聯繫匯率制度要跟隨;但是香港現時面臨的局面與美國不同,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只增加1.9%卻要繼續加息,有分析認為,香港同大陸的經濟相關性提高,亦很難與歐美同步,跟隨加息會犧牲部份經濟增長,主要體現在樓市方面;但是聯繫匯率制度亦賦予港元「天下新興市場求之若渴的貨幣穩定性」,某程度免遭市場「爆煲」厄運。

美國聯儲局上周再加息0.75厘,今年來5次加息的幅度合共達到3厘,是超過30年來首次。香港金管局即上調基本利率75點子,達到3.5%水平。存款利息在不斷提升之餘,按揭壓力亦隨之而上,眼見短期內將有增無減,疊加香港樓市近呈弱勢、本地人口下降、俄烏戰況驟然升溫等因素,經濟前景並不樂觀。

美國加息是因應高通脹,8月的CPI(消費者價格指數)按年升8.3%,高於市場預期;但香港的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只增加1.9%,不過在聯繫匯率制度下,香港被動不得不加息。

金管局提供兌換保證,承諾在7.75港元兌1美元的強方兌換保證水平,按銀行要求賣出港元,並在7.85港元兌1美元的弱方兌換保證水平,按銀行要求買入港元。

今年港匯多次觸發7.85港元兌1美元弱方兌換保證;聯儲局於9月22日第三次加息75個基點以來,金管局首度入市承接港元沽盤;亦是自5月12日以來,第32度承接港元沽盤,合共2,150.36億港元。最近一次在9月28日,金管局於紐約時段沽出2.47億美元,承接19.39億港元沽盤。9月29日,香港銀行體系總結餘將減少至1,233.36億港元。

余偉文提醒市民須評估借貸按揭風險

香港金管局總裁余偉文在9月22日說,隨著美國加息,當港美息差會擴闊到一定程度,自然會有誘因,令市場人士進行套息交易,使港元慢慢流向美金,港元匯率偏弱是正常現象。港匯於今年5月到8月多次觸及7.85的弱方保證。金管局也按照聯匯機制在達到弱方保證的7.85水平時買港元、沽美金,至使銀行總結餘下降,港息也隨之上升,抵消了套息交易的誘因,從而令港紙穩定到7.75-7.85的區間。

他續說,雖然港元拆息跟美元拆息上升的速度和幅度,最終取決於本地市場對港元的供求,但市民一定要對於港元拆息,即香港的利息會進一步上升有所準備。港元拆息由年初到現在已攀升不少,隨著聯儲繼續加息,相信有關趨勢會持續。銀行息率方面,銀行會因應自身資金成本結構及其它相關的考慮,從而決定調整息率的時機和幅度。

他又提醒市民說,留意到有多間銀行已經上調新造按揭貸款的鎖息上限,在美國聯儲局已多次加息,並極有可能在年內的其餘議息會議繼續加息的預期下,本地銀行很有可能會調高存貸利率,包括最優惠貸款利率。市民必須對銀行息率的上升有所準備,並且在作出置業、按揭或其它借貸決定時,必須小心評估及管理有關風險。

財子:港跟隨加息犧牲部份經濟增長

本報「談股論金」專欄作家財子指,香港的CPI溫和可以說「少一樣嘢煩」(少一件事情煩),但是香港加息的原因多取決於跟美元的息差。他形容今次情況較特殊,「因美、港通脹率的差距罕見地不斷拉闊」,以往歐、美等發達市場,CPI少有飆升得如此快,「上次或要追溯到中東石油危機的時候」。

財子續指,今輪由能源、投入價格推高的通脹,美聯儲是「控制不了供應方,唯有壓需求方」。香港跟隨加息「當然會犧牲部份經濟增長」,主要體現在樓市方面。他認為「強港(美)元有利有弊」,不用擔心入口帶來通脹,但外資來港則「超貴」,「不如投資日本、英國或其它東南亞市場等」。

但是從另一角度看,財子說香港樓價多年來「升到無朋友」,打工仔中位數收入實難追上「磚頭」價。據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Demographia年報,香港樓價早已貴絕全球,可以說是有「過熱」,「加息或可平衡一下香港高聳入雲的樓價」。

財子又表示,不單香港,全球經濟都在快速放緩,加息絕對無助投資環境,「但通脹利刀在頸上不加不行」。香港因資金充裕一直沒跟隨加息,直至近期滙豐等銀行才加最優惠利率。他補充,目前按揭息率還不算高,加幅較小,「海外一些地方的業主已經在叫救命」。

港經濟與大陸越趨同步

1983年,中共與英國就香港前途談判陷入僵局,觸發信心危機,港元兌美元匯率由大約一美元兌5港元,大跌至兌9.6港元,港府於是在1983年10月17日實施聯繫匯率制度,使港元匯率保持穩定在7.75至7.85港元兌一美元的區間內。

2013年10月17日,時任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就香港聯繫匯率制度撰文稱,穩定的匯率亦為香港發展成為金融中心提供一個重要的平台。由於制度簡單、清晰、透明度高,根據規則運作,無論公眾或市場也容易理解。

過去30年,香港經歷了1987年股災、1990年波斯灣戰爭、1992年歐洲匯率機制危機、1997至98年亞洲金融風暴、2000年科網股泡沫爆破、2003年SARS、2007至08年由美國次按泡沫爆破引起的全球金融風暴、以及近年歐洲國家主權債務危機等等。港元匯率面對這些衝擊仍然能夠維持穩定。經過這些歷練,公眾和市場已經建立起對聯匯的信心。

但是在中國大陸影響下,香港的經濟似乎同美國的經濟周期有所不同,帶來香港如此環境下仍然要「加息」的困局。

香港金融分析師蔣天明觀察到,香港的經濟及市場受大陸影響越來越大,「的確是越來越與大陸同步」。以資本市場為例,來港交所上市的企業大部份是大陸的企業,2021年來自大陸的新股數量佔比87%,較2020年的75%進一步上升12個百分點。

至於貿易方面,香港的對外貿易中的主要夥伴是中國大陸。按貿易總值而言,2021年大陸佔香港貿易總貨值的52.4%。他指出,中國大陸的經濟狀況和需求情況,直接對香港的外貿產生決定性影響。

港更似倫敦:「自成一市吃金融飯」

財子指出,港中兩地的經濟相關性近十幾年確有所提升,例如如自由行、上市股份、買樓資金來源、鄰近經濟圈如澳門、深圳等,「欠缺製造業、沒有半導體,很難與歐美同步」;但聯繫匯率的好處是給港元帶來「天下新興市場求之若渴的貨幣穩定性」。他補充很多市場「爆煲」,都是因為守不住他們的貨幣,「印尼、越南、南美等均痛過」。

問到如果香港與大陸同步,而非與美國的經濟周期同步,會帶來上述困局,香港經濟是否「天生」不能同大陸融合?財子表示,香港若能繼續飾演「國際金融中心」角色,便會跟大陸的本土經濟有著結構性不同的發展路線,「正如上海跟其它大陸城市不一樣,甚至旁邊的浙江、江蘇省的GDP周期也異於上海」;或者可以說香港更似是倫敦,「自成一市吃金融飯」,從爆疫以來香港其實更靠金融業渡過時艱,「旅遊、名店、金店、樓市等均在水深火熱」。◇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