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緝毒局(DEA)於9月27日宣布,僅在過去的三個多月內,他們就從全美繳獲了相當於3600萬劑致死藥丸的芬太尼,也就是說,能殺掉3600萬美國人的芬太尼毒品被緝毒局從街頭清除。

作為去年9月DEA發起的一個名為「一片就能殺人」(One Pill Can Kill)打擊芬太尼計劃的一部份,這個數量只是DEA從今年5月23日到9月8日期間,加大力度執法後的結果。

根據DEA的資料,美國市場上的芬太尼主要產於中國。而根據美國疾控中心數據,現在芬太尼過量死亡已經成為美國18到40歲成年人的頭號殺手。

DEA:芬太尼是目前美國人頭號殺手

今年8月12日,一個以「麥克糖果店」為名從事毒品交易的販毒團夥(DTO)老闆Ariel Tavarez被判處264個月的監獄徒刑。原因是他領導的「糖果店」向客人販賣可卡因和芬太尼,直接導致了一個網絡影片和遊戲公司創始人Colin Kroll的死亡。

DTO將海洛英、可卡因和芬太尼以及現金藏匿在包括布魯克林在內的多處地方,與客人用「糖果」代碼聯繫,然後給客人遞送毒品。2018年12月16日,Kroll使用從DTO購買的麻醉劑,死於藥物過量。

上述案例是在當今的美國社會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根據DEA的官方公布,在不到四個月的行動中,他們就繳獲了1020萬粒芬太尼成品藥丸以及980磅芬太尼粉末,相當於3600萬可以致人於死地的芬太尼劑量。

在390宗被調查的案件中,51宗涉及到過量毒死;35宗案件與臭名昭著的墨西哥芬太尼毒品批量加工組織錫那羅亞集團(Sinaloa Cartel)和哈里斯科新世代集團(Jalisco New Generation Cartel,CJNG)直接有關;還有129宗案件和社交媒體平台包括Snapchat,Facebook、Instagram和抖音有聯繫。

DEA表示,芬太尼已經成為美國人「最致命的」威脅。2021年美國死於藥物過量的人數已經達到歷史最高紀錄:10萬7622人,其中66%的死亡歸咎於芬太尼。從1999年以來,芬太尼作為海洛英的替代品,成為近百萬死於藥物過量的美國人中的重要死亡原因。

遏止芬太尼的銷售已經成為該機構的「最主要」任務。

「在過去的一年中,應對芬太尼危機已經成為DEA的頭號任務。」DEA行政長官Anne Milgram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兩個墨西哥製毒組織大量生產和供應從中國運來的芬太尼產品,「對我們的社區、孩子和家庭造成了最緊迫的威脅」。

DEA:中國是芬太尼及相關物質主要產地

2022年8月10日,執法人員在紐約布朗士的一個住宅中,發現了大約14公斤的芬太尼、1公斤可卡因、一個秤、一台公斤壓粉機、一台壓片機和其它製毒工具。另外,執法人員還在廁所中發現了大量芬太尼。

該住宅的主人是一個叫Zuriel Ayala Rodriguez的麻省人,曾經以非法持有武器等罪名被捕過,其布朗士住宅的鄰居就是一個照看六歲大兒童的日託中心。被告當日被捕,將面臨最高終身監禁的懲罰。

此案是上述DEA宣布的390個調查案中的一個。根據DEA 2020年的最新報告,美國市場上的芬太尼以及相關物質的主要產地是中國。

報告中說,「目前中國仍然是芬太尼以及芬太尼相關物質的主要產地,主要通過國際包裹和快遞運輸途徑進入美國。繳獲的芬太尼包裹一般不到一公斤,經常含有90%以上純度的芬太尼。」

美國一直試圖要求中共方面禁止或抑制芬太尼的出口,但是他們對中共方面是否真的願意限制芬太尼對美國的傾銷也表示懷疑。在2019年的一個路透社報道中,美國官員們表示,北京方面只有在得到回報時才能有所合作。

「他們會強制(禁止)嗎?或者這只是他們用來確保他們要得到的東西的一種姿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副主席Robin Cleveland當時對路透社說,「我認為他們(中共)希望在貿易談判的背景下以某種有意義的方式利用它(芬太尼)。」

實踐證明,美國官員的看法是對的。雖然從2019年5月1日開始,中共聲稱對芬太尼類產品正式進行「控制」,包括「調查」已知的芬太尼生產地區、「嚴格控制」芬太尼廣告網站、對運輸規定「嚴格執法」以及「成立調查芬太尼走私線路小組」等,但是一直到目前為止,DEA繳獲的芬太尼中,仍然有絕大部份是從中國轉到墨西哥進入美國的。

2021年9月30日,司法部副部長Lisa Monaco和DEA行政長官Milgram共同宣布,DEA在之前的兩個月中繳獲了180萬粒芬太尼藥丸,「墨西哥毒品犯罪網絡大量生產芬太尼和含有芬太尼的假藥丸,使用的是大部份來自中國的化學品,然後通過美國的犯罪網絡進行銷售。」

紐約市毒品特別檢察官Bridget Brennan對本報表示,「我們在紐約市繳獲的大部份芬太尼是在墨西哥的秘密實驗室製作的,其化學原料都是中國生產再運到墨西哥的。」

在今年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問台灣後,中共對美國採取了一系列報復手段,宣布停止與美國在非法移民遣返、刑事司法援助、氣候談判、跨國犯罪和反毒品項目上的雙邊會談和合作。

《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發行人Anders Corr對英文新唐人表示,「中共正在將關於芬太尼問題的談判與其它完全不相干的問題,如台灣問題聯繫起來。因此,當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問台灣時,中共對美國進行報復的方式之一就是,停止關於芬太尼問題的談判。」

Corr說,北京「基本上就是把美國人或至少10萬美國人,作為我們的台灣政策的人質」,「中國(中共)沒有做它需要做的事情,即關閉毒品作坊,和禁止毒品原料的製作。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不負責任,甚至是邪惡的。」

特別檢察官:紐約市是美國芬太尼大集散地

紐約市的芬太尼危機更加嚴重。根據毒品特別檢察官Brennan辦公室的數據,紐約市近80%的藥物過量死亡涉及到芬太尼。

「紐約市芬太尼問題是嚴重的,藥物過量死亡已經達到了從來沒有的紀錄,而芬太尼致死數字比其它藥物都高,這裏的藥物過量死亡80%是因為芬太尼。」Brennan通過一封郵件對本報說。

而紐約作為美國交通、商業和金融中心,也自然地成為了非法芬太尼的集散中心。

「芬太尼可以以藥丸的形式進口,通過網絡銷售出去;粉狀的芬太尼也可以與稀釋劑和其它麻醉劑混合,並被包裝成數百萬個小袋子;也可以以公斤為單位包裝銷售。」Brennan說,「大紐約地區為芬太尼提供了一個巨大的市場,成為對(美)東北和中部大西洋各州的銷售中心。」

在紐約市,生產芬太尼最活躍的地區是布朗士區。

Brennan警告道,紐約市的市場上充滿了這種毒性高的鴉片類製品,即使是第一次使用也有危險,所以大家為了自己和親人的生命著想,一定要警惕。

「芬太尼混入了大多數可在街頭購買的非法藥物中。如果不是從藥房中購得的,即使看起來像處方藥的藥丸中,都很可能含有芬太尼。」Brennan說,「對非法藥物是沒有質量控制的,即使是第一次使用,該人也面臨著碰到致死劑量的真實可能性。」

她建議人們攜帶一次性的防治鴉片類藥物過量的醫用納洛酮(Naloxone)。「你可能會救人一命。」她說。#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