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0日,貴州省畢節市織金縣發布最新疫情通告,從即日起,有序解封主城區和部份重點區域,但對馬場鎮和貓場鎮繼續靜態管理。貓場鎮一名志願者日前向大紀元披露,自己被超期隔離,求助無門。

貴州畢節市織金縣9月初爆發疫情。9月3日,當局對主城區實施封城,從9月7日開始,全縣實行靜態管理。

織金縣貓場鎮志願者梁民(化名)先生9月29日告訴大紀元,在疫情封控期間,他曾是一名志願者,因為接觸了染疫者而被強制隔離,已被關了16天。

梁先生說:「在鎮上發生疫情的時候,幫他們送物資,然後送醫務人員。後面接觸了一些比較高風險的人,就被拉到另外一個市裏隔離。

「拉過來有16天了,我們做任何檢測都是合格的,屬於身體健康的,但是,他們都不願意送我們回去。過來隔離,生活各方面條件艱苦不艱苦都無所謂的,主要是,我們這個隔離時間太長,關得真有點受不了。」

梁先生介紹,他在做志願者的過程中,不幸成為「密接者」。

他說:「我們貓場鎮接到縣級的通知,說我們隔壁鎮有疫情,我們就開始設防控卡。我們是晚上值夜班,就是不讓人進去,不讓人出來。晚上巡邏,不讓人出來在街上逛。我們給每一個防控點去送餐,晚上送夜宵,送取暖的物品。時間長了,我們這個隔離點,就有一部份人員感染了,我們屬於密切接觸者。」

梁先生介紹,由於政府未能提供防護物質,導致有些志願者染疫。

他說:「我們當志願者的時候,政府沒有給我們提供一毛錢的物資,全部都是我們自己小區自己出錢、出人、出力,我們自己做吃的,買水、水果。最後,我們來隔離了以後,村裏面也不管我們。

「送物資,每個防控點都是我們自己購買的物資,而且當時很艱苦,買不到物資,除了口罩,連消毒液都沒有。

「每個人每天發幾個口罩,別的甚麼都沒,防護服想都不用想,所以才導致了我們這些志願者有一部份感染了。」

梁先生說,已被關進隔離點十幾天了,還不放他們回家。

他說:「當時,我們被送到黔西市的隔離點,但是到現在,有十幾天了,我是9月15號來的,我們的核酸,所有一切檢測都是正常的,但是,他們就找很多很多藉口,都不願意讓我們回去。」

梁先生表示,他們都是健康的志願者,卻被超期隔離,求助無門。

他說:「我們請示了,打了12345市長電話,沒有結果;打了當地防控中心的(電話),也沒有結果。然後,找了我們隔離點的負責人,他也說,要(等)接到上面的通知。但是,我覺得,每一個隔離點,聽說最多是14天,但是我們十五六天了,而且,我們所有一切都是正常的。」

梁先生告訴大紀元,莫名奇妙的隔離,對志願者已造成了傷害。

他說:「隔離對我們身體、精神造成很大傷害。我們初衷是,不管是做多大貢獻,做一點點貢獻,但是(被拉)來隔離,我們也不怨誰,只是說,我們達到(隔離)標準了,應該送我們回去的。但是,他們有很多理由,把我們還是關在這裏。」

「我們只是負責我們那一個小區的,有三十幾個(志願者),全部隔離了,感染者都回去了,其他隔離人員(也)回去了,就剩下我們三個,關在這邊不讓回去。

「我們現在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就像牲口一樣關在這裏,一日三餐,吃的時候就給你送過來,完了就沒有人理你了。」#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