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鞏俐在李安面前拒絕步上金馬獎頒獎台,轉眼4年,中國電影固然不再參戰,大部份熱門港產片也識趣避席。如此形勢下,好幾齣香港代表能夠在今屆金馬獎獲得提名,難能可貴。

《智齒》獲得14項提名,黃秋生與林家楝等頒獎禮常客有份入圍,劉雅瑟挾金像獎最佳女主角之名,挑戰雙料影后殊榮,不意外。《憂鬱之島》競逐最佳紀錄片,甚至像理所當然。估不到的,是袁澧林。

未看提名電影《窄路微塵》,無法評論袁澧林的演出。常有人認為電影頒獎禮是敬老活動,是畀面派對。看香港電影金像獎歷史,又未必全對:張柏芝和春夏奪影后的時候,不過24歲;謝霆鋒做影帝的時候,31。總不是每一次也惠英紅、毛舜筠、太保或謝賢。金馬獎更加沒有年齡歧視:2010年,28歲的《艋舺》阮經天,贏了64歲《十月圍城》王學圻;周冬雨憑《七月與安生》當影后,也是24。

有包袱的,可能在偶像的定位。像袁澧林,今年29歲,但一直比較像個模特兒,擔正的影視作品,數量有限。對於很多觀眾來說,她可能還停留在文青女神的形象之上。這種狀態,讓我想起鄧麗欣與周秀娜。

鄧麗欣於2002年出道,女子組合Cookies的隊長,是最典型的偶像派。拍電影,是《九個女仔一隻鬼》,是《龍咁威》,是《獨家試愛》,沒有太多人認為她有演技。要直到2017年,Cookies解散多年了,鄧麗欣甚少再以歌手身份出現,拍攝《空手道》,之後再有《藍天白雲》、《金都》,演員身份好像才被認可。未必跟年齡有直接關係,我覺得是要先褪走一份偶像味。像張柏芝,18歲入行,是玉女偶像;24歲,大部份觀眾知道不是。

周秀娜的情況也類似。24歲拍寫真集走紅,是𡃁模,𡃁模就好像拍甚麼電影也只不過賣弄性感。確實要等到若干年後,收起件比堅尼,暴瘦,突出身材不再,接拍《29+1》,才讓觀眾眼前一亮。陳靜以𡃁模形象拍攝《低俗喜劇》,贏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是罕見的例外。當年,受到幾多觀眾的質疑?孭住個賣樣賣身材賣形象的偶像包袱,要被一般觀眾認可具備演技,難若登天。

所以,金馬獎提名袁澧林角逐影后,真是一大鼓舞。我意思是對所有香港年輕演員的一大鼓舞。這幾年,像昔日的純偶像組合,其實已經很難生存。你試試今天再找個類似張致恆的,組隊Boy'z出來,看看還有沒有辦法谷到一首《死性不改》讓他唱足20年?偶像與實力的界限已經相當模糊,又或者,是根本兩邊缺一不可。無奈,觀念約定俗成,要你接受一個MV內的靚靚女主角,原來有能力做電影的女主角,甚至最佳女主角,不是不可,但需要很長時間。香港新一代女演員遇到的困境尤其嚴:中國電影或合拍片多數起用大陸女星,又有不少大陸女星調轉南下發展,難得有齣本土電影有個可供發揮的角色,很多時候又會跌入吳君如、毛舜筠之類的長輩手中。不知要幾幸運,才會有套作品敢找香港新一代女演員孭飛。金馬獎對袁澧林肯定,同屆,最佳女配角提名還有余香凝。做得好,至少,還是有人欣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