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記鎅木廠被圍封的第二日中午,不斷有工作人員進出木廠,雖然未見負責人王鴻權(權叔),但是另一位負責人強哥一直在水馬外範圍,用小型手推車以螞蟻搬家形式,逐少將水馬外部份木方運走。

「今日回來睇下他們,准不准入去取回自己的物品。」強哥批評當局突然封廠,令他們措手不及,廠內有很多重要東西未能及時運走,部份半製成品因遺留在廠內,現時亦要擱置及被清理走。

強哥坦言:「這一刻當然是不捨得,我在這裏已經40年,這間廠是我一手一腳蓋,爸爸留下這個地方給自己幾兄弟糊口!」

他又透露,林鄭政府年代已跟木廠洽談搬遷賠償等問題,由當時政府開價約1,500多萬,到現屆政府將價錢調低至1,400多萬,木廠仍願意接受,但當局卻沒有給予木廠足夠時間,清理餘下木材或搬運機器。他補充,附近有廠戶已聘請律師,就搬遷賠償等問題跟政府周旋,可是木廠從未有這個打算。

強哥表示,「今後每天都會回來看一下,看看進度怎樣,希望解封啦」,他再三強調,自己仍有物品留在木廠內未能取回。

發展局局長甯漢豪曾表示已給予木廠多次寬限期,表明總有一天,限期是真正的限期。當局對今次事件採取強硬態度,強哥明白當局不會給予酌情權,他說:「是好無奈,所以天天回來看看囉。」即使明知沒有結果,強哥仍懷著一絲希望,「將來的事情不知道,當然希望有結果啦。」另外,坊間亦關注木廠內3隻小狗去向,強哥表示3隻狗已獲好友收養,多謝大家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