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區設立五年多,花費4,000億。在中共官方宣傳中,雄安新區是千年大計,創新發展示範區。但有大陸學者指出,中國經濟下行,習近平自己不去雄安辦公,也不堅持市場化的導向,註定了那個地方是不會有活力的。

近日,來自河北的旅美學者李先生,向記者講述了與官方宣傳不同的感受和觀點。

接上文:大陸學者談雄安新區陷爛尾的原因(一)

4000億元投資大 工程拖延

當地人流傳,習近平在雄安設新區,有幾個原因。一是習近平相信風水,雄安正好在北京天安門到潭柘寺這條線的南北軸線上,雄安的名字大氣,有王者之氣;二是出於對家鄉的照顧。習近平的外婆家在保定的高陽縣,緊挨著雄縣和安新;三是雄安三縣的經濟不夠發達,比較窮,是主要的農業縣,拆遷起來的成本比較低;四是他可能喜歡白洋淀那點水,華北地區其實是特別缺水的。

華北平原最大的淡水湖白洋淀就在雄安的中心。李先生描述說,湖雖然很大,但是它非常淺,大多數地方都在一米兩米左右,長滿蘆葦,蘆葦就長三四米高。白洋淀最深的地方也不過5米。

他說,白洋淀在保定的正東,這些年來,保定的污水實際上都排到白洋淀。所以到了90年代以後,人們再去白洋淀游泳,感覺水非常髒,臭氣熏天的。

曹元猛稱,自2017年設立以來,雄安新區經過五年多的規劃和建設,推進了一百多個建設項目,累計完成投資超過4,000億元人民幣。

李先生分析認為,河道工程花的錢不少。包括白洋淀的治理改造、污水工程,拒馬河河道改造也都花了一些錢。拆遷補償費用2020年差不多都付完了,那應該是最大的一筆費用。此外,政府承諾60歲以上的老人有一筆養老金。

李先生指出,拆遷文件下達當日過60歲的,每月2,000元。差一點不到60歲的人,跟這筆錢就無關了(據最新消息,當地政府對當時60以下的被安置農民也進行了一定補償,具體政策未知)。

「這是一筆專項基金,掌握在雄安管委會手裏的。因為它不屬於社保體系,將來一旦財政遇到困難的話,首先停發的或者拖延的,就是這一部份人員所謂的退休金。」他說。

他介紹,容東還有一片行政區在建設,是封閉施工的,人們只能從高速公路上開車過的時候看到。雄安高鐵車站被指已成個大笑話了,一天就一趟列車在那裏停靠。民眾出行想從雄安車站坐火車去北京的話,一趟列車,方便不了。

目前為止,拆遷安置最大的成就,就是蓋了個行政中心。因為施工進度要求急,創造「雄安速度」,那個屋頂、牆壁都是鐵皮的。春夏秋多半年時間特別的熱,冬天少半年的時間又特別的冷,所以就沒人去辦公,又撤到容城城裏的奧威大廈去了。

李先生表示,雄安其實花錢是很浪費的,特別地浪費。像容城的容和塔,容城下高速的標誌性建築,二三十來米高的一個不鏽鋼造型,因為領導覺得各種的不合適,修了一回又一回,每次都是好幾百萬。

雄安新區的城市規劃用了二年時間。2019年「二會」時,雄安新區管委會主任陳剛表示,雄安新區即將轉入大規模的實質性開工建設階段。編製完成了總體規劃,以及起步區的控制性規劃,啟動區的控制性詳細規劃和白洋淀生態治理及保護規劃。

然而,雄安新區剛破土動工不久,疫情來襲。但據李先生了解,一些項目停工不是因為疫情,而是因為資金不到位。

不久,陳剛調走了。公開資料顯示,陳剛2017年6月任雄安新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7月,陳剛被任命為河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2020年10月,任河北省委副書記;2020年12月,任中華全國總工會黨組書記,被認為明升暗降,調任閒職。

「這個人上面有人,肯定是中央政治局這個層級的領導了,因為他本身就是省級了。他本來就想在雄安幹出一點成績出來,好在二十大或者十九大的時候能夠更上一層樓,但現在看來他在雄安也沒混好,因為雄安沒有任何成績。」

據當地老百姓說,陳剛在的時候,辦公室裏的鮮花一天就是1萬多塊錢。據說陳剛長得也是一表人才,北大畢業的博士,很講究派兒,「他不是貪,他是糟(蹋)了。」李先生說。

他認為,「習近平如果是有公心、有決心的話,他應該自己到雄安去辦公。那樣的話大家就都搬過去了。歷史上任何一次帝王的遷都,哪個不是帝王先過去?」

雄安新區失熱度 百姓失信心

雄安新區拆遷過程中,很多村莊和民居永久消失了。李先生介紹,很多村裏標誌性的建築物都沒有了,都變成了湖、山丘和樹林,有小橋、有亭子之類的,成了一個特別大的公園。

「也就是說,現在沒有那麼多的項目到雄安來,所以他們就把雄安大部份原先的耕地和宅基地,平了以後改造成植物園了。」

李先生分析,政府的目的是先把這個地佔上,不讓農民看到土地的商業價值。如果農民看到高樓林立的景象,看到商業用地的真實價格,農民肯定鬧得更厲害。先改成植物園,政府就可以說,你看我們征了地是建園林,園林當然是不掙錢的。以後改變土地的用途,以後再說。

據陸媒報道,雄安目前正在加緊施工,塔吊林立,要用高科技打造雄安科創綜合服務中心。

對此,李先生表示,2017年,剛剛開始成立的那兩年,熱度比現在高多了。容城大街小巷塵沙四宗,就是建築工地引起的揚塵,工程車輛使得當地交通也非常的堵。現在容城已經平靜多了。

他說,「一個外地人租了朋友的地下室開旅館。這個外地人常常跟朋友抱怨生意不好,說『基本上沒人住』。可以想見,當地的人流已經不像原先那麼密集了。」

「官方的宣傳的熱度也有明顯的下降。比對2018、2019年每天的新聞播放量、點擊率,會發現從總體上來說是處在一個下降的過程當中。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它就是這麼個趨勢,沒有甚麼新鮮的。」

李先生認為,雄安新區一定會面臨爛尾。原因有三:

第一,中國經濟下行的趨勢已經無法改變,政府的財政資源正慢慢枯竭。雄安的建設項目都是靠財政支持的,所以未來一定會面臨資金枯竭的問題。

第二,這種非市場化的做法,就註定了那個地方是不會有活力的。

「他(習近平)不與民分利、讓利於民、讓利於市場。而是想獨吞,所有的利益,他都想佔。但你把所有的好處都佔了,別人誰願意跟你一起玩呢?沒有人的呀。你看有外企進駐嗎?有民企嗎?沒有啊!都是央企在執行命令,而且還非常不情願。」

第三,雄安從地理位置上來說,不是個好地方。除了交通不發達,地理位置也有缺陷,屬於一個窪地。在那兒建一個大城市,如果遇到1963年那樣的大水的話,會整體被淹。它的水資源也不行,都是污染的,水資源整體充沛度甚至比北京還差。

根據雄安三縣的人口和拆遷力度,李先生估計此次會有大約50萬當地農民被拆遷安置。他擔憂,以後這裏的農民生活會很成問題,將來很有可能會成為難民。他預測,這些村民跟當年三峽水庫的移民可能具有類似的命運。

「將來雄安要是不成功的話,那些土地很有可能就得復耕。即使復耕,土地也不會再回到農民手裏了,一定是歸到有錢人手裏,開農場之類的,搞集約化經營吧。」他說。#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