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屆90,遭香港特區政府拘捕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被捕後引發中梵關係的議論。有評論認為,陳日君「被教宗拋棄」;但他成為與威權對抗的人物已經多年,有意見認為中共是看準梵蒂岡現時的軟弱這一點,所以毫不避諱高調拘捕陳日君。事實上,無論天主教香港教區以至教宗,就事件均在中共面前顯得遲疑。

陳日君作為香港「612人道支援基金」其中一名信託人,與其他4名信託人,因基金被指涉嫌勾結外國勢力,在今年5月先後被捕。陳日君在5月11日被捕後同日晚獲保釋候查,這是中共治下首次拘捕現任樞機。「612人道支援基金」是社會人士成立,旨在為所有在反送中運動中被捕、受傷人士提供人道支援及相關醫療、法律費用。

基金成為香港特區政府眼中釘,在基金去年宣布「有秩序停止運作安排」後,保安局局長鄧炳強仍然追擊基金,聲稱他們寄信予在囚者或還押者,「叫他們繼續抗爭」,又稱基金散播「危害國家安全種子」,並指他們「臨解散前撈一筆油水」,警方國安處亦調查基金是否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或其他香港法例。

中共亦曾經對另一天主教高級神職人員動手。1955年上海、蘇州及南京三教區主教龔品梅,拒不參加官方教會「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又拒絕在教會內開展「反帝愛國運動」,在上海被捕入獄。1960年,中共對龔以「龔品梅反革命集團」「首犯」的罪名,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至1985年被假釋隨後因心臟病赴美就醫,1991年獲教宗任命為樞機。

龔品梅神父因拒絕參加「愛國會」被判無期徒刑,在被關押30年後,於1985年獲釋,1988年因心臟病被獲准前往美國治療,其後一直在美居住,1991年被教宗任命為紅衣主教。(網絡圖片)
龔品梅神父因拒絕參加「愛國會」被判無期徒刑,在被關押30年後,於1985年獲釋,1988年因心臟病被獲准前往美國治療,其後一直在美居住,1991年被教宗任命為紅衣主教。(網絡圖片)

樞機又稱「紅衣主教」,是教宗的顧問,亦有權互選教宗。陳日君在2006年,獲時任教宗本篤十六世委任為樞機。陳早前透露,他當年經常與本篤十六世在羅馬開會討論中國,當時教廷未有中國小組,但會召開秘密會議,商量如何幫助中國教會,並指本篤十六世委任他為樞機「很清楚,不是為香港,是為大陸教會」。

二次大戰後,樞機被捕寥寥可數。除了陳日君,匈牙利樞機閔真諦(Jozsef Mindszenty)在二戰後,受到當時受蘇聯控制下的匈牙利共產政權迫害,1948年下獄,直到1956年該國發生革命後方獲釋,並獲美國大使館保護。

共產黨屢迫害樞機

在中共極權前,天主教官方的反應亦顯得遲疑。天主教香港教區在陳日君被捕後遲遲無提到事件,事隔一日,方發一篇僅120字的新聞稿回應,指極度關注陳的情況及安全,促警方和司法機關,以合乎情理及公義原則來處理事件,並指天主教香港教區「熱切地為樞機祈禱」。

當時有報道提到,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周守仁在陳被捕當晚,在其Facebook上發文表示:「『反應』往往會造成傷害,大家需要時間和空間作出『回應』」,但周並無說明以上所指的是甚麼事。

陳日君被捕 天主教香港教區隔一日方回應

天主教香港教區的官方反應,甚至比梵蒂岡為遲,梵蒂岡發言人在陳被捕當日,稱關注陳日君被捕的消息,並極度關注事態發展。天主教澳門教區Facebook專頁之後轉發「梵蒂岡新聞」(Vatican News)的相關報道,亦比天主教香港教區早。

天主教香港教區當時引來信徒和網民批評,指「多謝教區過去到現在持續地令人失望,我才學習到原來信仰同教區兩者其實可以分得很開,到今日才可以免於因教區所為而影響信德」、「這份聲明比祈禱更無用」等。

中梵主教協議續簽前夕 教宗拒就陳日君事件表態

梵蒂岡以至教宗方面的反應,亦引來批評。梵蒂岡官方至今未有表態支持陳日君,教宗方濟各早前被問到事件時,指陳日君在表達他自己的想法時,明顯有一些局限;不過他不能判斷,說此問題有很多看法,自己一向主張溝通。

方濟各又指,沒資格評論中國大陸(中共)是民主還是反民主,「因為這是一個複雜的國家」,不過「有些事情我們看來是不民主的」。

德國樞機:「我們遺棄了他」

梵蒂岡未有支持陳日君,引來德國天主教的穆勒樞機(Cardinal Gerhard Muller)批評。他指梵蒂岡於8月期間舉行的紅衣主教會議涉及226名樞機團員,但陳日君未能出席會議,穆勒樞機向傳媒表示,梵蒂岡的所有高層包括教宗,都沒有為陳日君祈禱和發聲,形容「我們遺棄了他」。

穆勒樞機續指,紅衣主教會議實際上可以成為發聲支持陳日君的機會,但教廷由於中國主教任命問題上與中共達成協議的關係,因此放棄協助陳日君,直言此舉不符合教廷的教義。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前助理教授黃偉國曾經指出,教廷一直對中共軟弱,部份教廷領袖更妄想在中國大力發展天主教,作為解決全球教徒數目不斷下降的唯一方法。中共看準梵蒂岡軟弱這一點,所以毫不避諱高調拘捕陳日君,這一定程度上是梵蒂岡的無能及無知所導致的。

今年5月12日凌晨,陳日君因612基金被捕獲保釋時向記者揮手示意。(言午/大紀元)
今年5月12日凌晨,陳日君因612基金被捕獲保釋時向記者揮手示意。(言午/大紀元)

雖然梵蒂岡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曾經在今年5月表示,對陳被捕感到非常難過;但他正是被陳日君指控制著教宗,推進主教任命臨時協議這個「妥協的政策」的人。

2018年9月22日,中共和梵蒂岡秘密簽訂為期2年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並建立雙方正式對話,協議細節一直保密,不過外界大致得知,是就任命中國大陸主教而與中共合作。協議在2018年10月22日起生效,有效期兩年。

協議每兩年續簽一次,2020年10月22日,中國和梵蒂岡續簽臨時協議,決定把有效期延長多兩年。該協議允許教宗對中國任命的主教擁有最終決定權,中國政府允許所有主教,包括官方教會的主教承認梵蒂岡和教宗的權威。

陳日君在該次續簽前夕,於2020年9月23日在武漢肺炎疫情下,隻身趕赴梵蒂岡求見教宗,但苦等4日無果。陳日君批評教廷欲與中共續簽主教任命協議的想法很「瘋狂」,如同「附和魔鬼」。多家意大利媒體也替他發聲。

陳日君批教廷簽主教任命協議:如同「附和魔鬼」

2020年雙方續簽協議時,帕羅林聲稱協議「有助中國教徒獲得正常信仰生活」,又澄清拒絕以政治目光來解讀協議,並表示對大陸的人權和宗教自由問題,不能操之過急。

梵蒂岡代表團與中國當局的秘密會談在天津舉行。意大利《亞洲新聞》報導說,梵蒂岡代表團拜訪了92歲高齡的天津主教石鴻禎,石鴻禎因拒絕加入官方教會,而長期被當局軟禁。

陳日君當時公開指責帕羅林「根本就不是為了信仰,可能是為了虛榮,我不知道有沒有其它的與中共的交易,這個東西我不知道,我不敢講」。他形容帕羅林為協議護航,虛假陳述協議草案,早在前教宗本篤十六世任內已經批准,是「令人噁心」,直斥他是「無恥大膽」的騙子。

現在時值中梵主教協議再續簽前夕。教宗今年7月接受路透社專訪時說,希望能在10月續簽臨時協議,認為協議執行得很好,更形容是外交成果。

陳日君5月獲保釋後,主持為中國教會祈禱的彌撒時說,教廷與中共簽署了主教任命協定之後,可能表面上看中國教會有了進步,全中國的主教都獲教宗承認,中國主教也承認教宗。但他形容,協定「可能是教廷出於好心,但是做了不明智的事」。他認為地上、地下教會合一的條件還未成熟,並未見到中國教會與教宗「在真理裏合一」,呼籲信徒繼續為中國教會祈禱。

陳日君長期抗威權

陳日君成為「敏感」人物,源於他長期以來與當權者「作對」。陳日君1948年隨教會到達香港,不過翌年中共建政未能返回家鄉上海。不過他並無放棄在大陸傳教,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他就曾經到大陸擔任多間官方認可的神學院的客席教授。

他與特區政府「交手」早於主權移交後開始,多年來亦多次公開反對港府某些決策,包括在2001年居港權爭議中,作為香港教區助理主教公開呼籲天主教學校收留無證兒童讀書,被政府警告或者犯法。

陳日君2002年任香港教區主教,任內公開反對《基本法》23條(《國家安全條例》)立法;又反對政府強推「校本條例」,認為會削弱辦學團體自主權,並為此與政府打官司,亦在2014年支持「佔領中環」爭取普選,並與其他民主派人物到警署自首,自稱參與未經批准的公眾集結,請警方依法處理。

到2019年反送中運動後,中共圖窮匕見打壓港人。陳日君2020年1月在英文《大紀元時報》的訪問中,形容情況是一場戰爭:「因為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極權國家——中共。所以不是僅僅面對香港政府,香港政府可能只是一個傀儡」;但是香港政府走得比中央的旨意更甚,不想給予香港真正的民主,甚至用修訂《逃犯條例》剝奪市民的言論自由。

陳日君當時直言,如果香港人被剝奪了所有的自由,將會變得和中國的其它城市一樣:「我們都知道那裏發生了甚麼。也許他們現在已經達到了某種程度的繁榮。也許現在許多人已經脫離了貧困,但是整個國家的精神層面都沉淪了,絕對是『奴隸制』了。我們都知道天主教教會所受到的迫害是如何越演越烈的」。

1月28日晚,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在美國國會為香港退休主教陳日君(Joseph Zen)頒發杜魯門-列根自由獎章(Truman-Reagan Medal of Freedom),感謝他在人權領域做出的貢獻。 (Samira Bouaou/大紀元)
1月28日晚,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在美國國會為香港退休主教陳日君(Joseph Zen)頒發杜魯門-列根自由獎章(Truman-Reagan Medal of Freedom),感謝他在人權領域做出的貢獻。 (Samira Bouaou/大紀元)

狠批大陸沉淪:絕對是奴隸制

陳日君涉及的「612人道支援基金」案,後來被指違反《社團條例》,指其5名信託人及秘書作為「612人道支援基金」社團的幹事,沒有在指明時限內申請註冊或豁免註冊社團。陳日君在內的6名被告不認罪,案件9月26日開審。

他在今年5月24日晚上主禮「為中國教會祈禱日彌撒」時,提到教會「要殉道是很正常的事」,勉勵信眾要在磨練下繼續忠於信仰,在黑暗中等候黎明。@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