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前北京氣氛空前緊張,據中共公安部表示,過去三個多月共拘捕犯罪嫌疑人143萬餘人。與此同時,因為當局不人道的清零防疫政策,已引爆各地民眾抗議不斷。人權律師認為,中共要維穩的原因是它的極權統治沒有合法性,民眾成了它的敵人。

二十大維穩三個月拘逾143萬人 律師:中共以民為敵

中共公安部本周二(27日)在北京舉行新聞發布會。公安部「百日行動」辦公室主任、治安管理局局長仇保利表示,截至目前,「百日行動」共拘捕違法犯罪嫌疑人143萬餘名。

中共宣稱的針對二十大維穩「百日行動」,從6月25日開始。

但當局拘捕的許多人並非是作奸犯科者,包括訪民和異見人士、法輪功學員和基督徒等都成為打壓目標。

遼寧一居民27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警察在「百日行動」中到處拉人,這種方式類似於「嚴打」行動,拉人沒有法律依據,誰遇上這種事誰倒楣。瀋陽居民劉女士則說,現在警察拉人就是湊數:「他們就是湊數,14億人慢慢拉,他們想拉誰就拉誰,要不然怎麼顯示他們的威風。警方執法部門不好好執法,遇到甚麼會議、甚麼運動,就拉反映問題的人。」

曾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獲刑三年、今年4月才出獄的人權律師陳家鴻,9月24日被南寧市公安局上門查找後就失聯。福建異見人士項錦鋒,於9月1日被拘留在龍岩市連城縣看守所,涉嫌罪名不詳。

上海市許多訪民都被關進黑監獄。訪民俞忠歡為躲避維穩逃離上海到了雲南,仍難逃大數據的監控,被追來的維穩人員帶回上海後,目前已失聯。

旅美人權律師吳紹平9月28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要維穩的原因是其極權統治沒有合法性,最高層的權力來源的合法性也受到廣泛質疑,它不像民主國家領導人是通過百姓的投票產生的。在二十大中共最高領導層的更換過程當中,中共必然要防止「外敵」,因為「整個社會的民眾,實際上是中共的敵人,因為百姓的不滿和抗議有可能導致中共政權走向崩塌」。

他說,公安是中共的一個刀把子,中共用它維穩整個社會。但這是一把雙刃劍,也隨時有可能傷到自己。「中共的刀把子是他們的自己人,是它要嚴防的家賊,所以習近平在二十大之前布局拘捕了孫力軍、傅政華等政法系統的人,這是防家賊。」

吳紹平表示,現在中國惡劣的社會環境,是中共製造出來的,中共倒行逆施、司法不公、腐敗,特別是還借疫情清零搞社會維穩。中共為了保證自己的統治,用這種高強度的維穩方式來控制整個社會,讓整個社會處於一種緊張和焦慮的狀態之中。

草木皆兵 各地維穩升級

北京警察近期仍在不斷地清查出租屋,驅趕訪民。全國各地政府也紛紛派出警察和維穩人員組成團隊到北京抓人。大紀元記者9月28日獲悉,大陸各地因應中共二十大召開的維穩行動,令訪民們深感痛惡。

上海市民胡建國9月28日對大紀元表示,他現在家門口被看住了,天天門口兩個人坐在他家的車棚裏面,怕他上北京,都有半個多月了。

「我說你們共產黨都是貪污犯、盜國賊,把錢都存到國外去,欺負我們老百姓。然後他們在門口多派了好幾個人,停了一部麵包車,就看著我們。還跑到家裏來,被我追出去了。」

他說上海被維穩的還有很多人,包括楊永蘭、顧國平、彭妙林和她女兒彭俊等人都被維穩了。

胡建國說,「你看金融搞得一塌糊塗,外資企業撤走了多少,房奴現在還不起貸款,房地產要崩盤,榨乾了所有人。人生沒有希望了,連死的心都有了。這個國家還能看到希望嗎?有權有勢的人把錢都存在國外去,他們對這個制度都沒有信仰。」

記者獲悉,廣東殘疾訪民李碧雲申請外出看病,出入巷口發現被堵住;江蘇訪民陶紅在北京被截返後強制辦理取保,並且拘禁在一處過渡房;上海楊秀婷到江蘇母親家途中,被警方帶走後已失聯20天。

廣州訪民楊家豪9月18日進京中途被截回,之後他的健康碼三天三變色,從綠變黃,再由黃變綠,21日又突然變紅色,期間他的核酸檢測皆呈陰性。目前,楊家豪的家門被貼上封條,疾控中心通知要拉他去隔離。
中共二十大前,北京市在飛行器飛行、郵遞物品進京等方面嚴加管控。北京的長途巴士司機甚至被要求佩戴電子手環,通過「情緒感應技術」來監測他們的「心理狀態」。

二十大前疫情封控引發民眾抗議

在當局針對二十大強力維穩之際,因為嚴酷的疫情封控政策,已激起各地民眾越來越多的抗議。

近日,深圳市多地因疫情封控激發民眾抗議。其中,26日當天,福田區沙尾村只因為發現一個確診病例,就再度實施靜默管理,地鐵沙尾站停運,沙尾村人員「只進不出」。

當晚,沙尾村上千民眾聚集抗議,大喊「解封」。網傳影片顯示,當局出動大批警察鎮壓,警民之間爆發衝突,多名抗議民眾被捕。

有影片顯示,福田新洲村26日也出現大規模抗議。一名男子手拿擴音器對官方人員喊話:「叫你們領導出來說話。」並斥責:「共產黨說話放屁!不兌現諾言!」

新疆多地也爆發大規模抗議,反對當局長時間的封城措施。
9月25日,新疆烏魯木齊王家梁已封控近50天,大批民眾衝上街頭抗議。有人給「大白」下跪,哭訴「全家要活不下去了」,影片迅速在網上發酵。在輿論壓力下,當局宣布解封。

當地居民向大紀元透露,雖然已經解封,但居民仍遭到嚴密監控。
旅美學者、作家吳祚來26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一線的警察與底層的衝突越來越激烈、慘烈。比如現在中共嚴酷的防疫政策,已引起很多抗議。

「老百姓不是被公知啟蒙,被思想家啟蒙,他們是被共產黨的底層幹部,這些酷吏、警察、城管啟蒙,被這些白衛兵(大白)啟蒙了,激怒了,對這個政權產生反感。然後總有一天象現在伊朗一樣,老百姓去攻擊政權。」

9月中旬起,由於一名「頭巾沒戴對」的姑娘命喪警察之手,伊朗全國性大規模示威持續蔓延,並已經演變成為反抗當局的政治抗議。#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