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多地疫情反覆,出現病例的小區反覆被封。市民缺少物資,無法外出購物及工作,生活來源中斷。近日包括深圳市南嶺村的荔枝花園小區在內的多地爆發了抗議活動。

據公開資料,荔枝花園有28棟大型小區商住房,大部份樓高28層。

在荔枝花園居住的肉店員工林先生(化名)表示,25日有一個疑似病例,26日才確診。就因為這一例,25日就開始封控了。整個小區都封了,已經封了幾天了。當地毫無民生可言。

林先生說,他是賣鮮肉的,肉店被迫關門。導致他們一天損失五六百元(人民幣)。很多肉變質了,不能賣了。他已經沒錢交房租了。

他說,「封太久了,沒有物資配送上門。一天就發一個飯盒、一點青菜。我的朋友沒有煮東西的鍋,一天就一個盒飯,不讓下樓,又不給發菜。當地新聞報了,餓暈了兩三個人。」

林先生說,小區27日晚上爆發了抗議,他參與了抗議活動,當時大街上都是人。

荔枝花園附近一店舖的老闆周先生28日對大紀元表示,他的妻子住在荔枝花園。

他說,他妻子被封在家裏,直到28日才有人送了早餐,這是幾天來得到的第一份早餐。其它的物資都沒有。

周先生說,在美團上訂的菜,官方不讓市民出樓去取。送東西的騎手不被允許進入小區,只能將食品放在小區門口。但是防疫工作人員又人手不夠,取得不及時,當前的天氣下,肉菜被曬幾個小時,肉都臭了。

他說,所以27日晚上小區就爆發了抗議。小區裏住著幾萬人,訂菜的人特別多,騎手送過來只能堆在小區門口,堆成一座山。發生抗議事件的另一個原因是,市民被生活所迫,想出去掙錢。

他透露,市民抗議時,在小區門口來了幾十輛電單車,有巡防的、有警車,還有兩輛大巴特警車。市民現場要求解封。

周先生還透露,在抗議之前,小區有個女孩要跳樓,後來被勸下來了。「因為很多人被憋在家裏,人們都到天台上透氣。每一棟樓天台上面都有人在透氣。」

荔枝花園一拉麵店的老闆潘先生(化名)對大紀元表示,他住荔枝花園B8棟。小區有兩棟有疑似病例就會被封。9月25日開始整個小區都被封,人不能出去,也不能買東西。小區有的人生活有困難。網購的東西沒有及時送到,老人小孩都被困。

他抱怨道,店舖也被關閉。開檔口的人慘啊,又要交鋪租,又要交各種費用。「有一例就全部封。現在我們生活很緊張,快活不下去了。」


福田沙尾等村今年以來疫情反覆,成為深圳當局的重點封控地區。當地居民稱,從今年3月開始,深圳疫情反覆,福田沙尾等村幾乎每次都「中招」,民眾被封控隔離不下6次,每次一封就7天;中小學生須全上網課,民眾不能上班就影響工資收入。

深圳市9月25日新增10例本土感染病例,患者主要來自羅湖區、福田區及龍崗區,多條街道被列入疫情中高風險區。福田沙尾村25日發現一例確診病例,當局隨即宣布封控,要求人員只進不出,引起居民強烈不滿。大量民眾聚集抗議,大喊「解封」,大批戴口罩、穿防護服的警察趕到現場維穩,有人向警察投擲礦泉水瓶,雙方爆發激烈衝突。

沙尾村是深圳典型的「城中村」,村內居住的都是赴深圳打工的人。有居民表示,從年初到現在,居民核酸檢測基本要求24小時做一次,但是一直陸續出現陽性病例,每次出現一例陽性就整個街道「連坐」封控,衛健委卻不去做溯源工作。

有網民感嘆,深圳街上的實體店大多關店了,經濟很差,人民生活困難;他呼籲中共高層「查查深圳核酸機構,管管深圳,救救深圳人民吧」。

中共各級政府堅持「動態清零」政策,對經濟造成衝擊且民怨沖天。《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最近接連發文說,「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對反覆『靜態管理』感覺受不了了。」#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