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區設立五年多,花費4,000億。在中共官方宣傳中,雄安新區是千年大計,創新發展示範區。但有大陸學者指出,中國經濟下行,習近平自己不去雄安辦公,也不堅持市場化的導向,註定了那個地方是不會有活力的。

近日,來自河北的旅美學者李先生,向記者講述了與官方宣傳不同的感受和觀點。

他說,「只不過是一些虛幻的數字和宣傳口號,沒有實在的東西,老百姓沒有得到實惠。政府國家層面也沒有看到甚麼實質性的進展。這個項目在國際上就變成一個大笑話,一個大尷尬。」

「當局二十大前加大宣傳力度,只不過是換屆選舉的需要。雄安新區是政治工程、面子工程,是為了在換屆選舉的過程去應對人們的挑戰和質疑。他就是硬撐著,不承認爛尾罷了。」

安置房質量差 還要農民掏錢買

據中新網報道,9月17日至9月26日,是雄安新區容西片區集中驗房交付的時間。這是繼容東片區、雄東片區A單元之後回遷安置的第三個片區。

李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因為是國有開發商,建築質量存在各種各樣的問題。當地村民提供的影片顯示,房屋最常見的問題就是漏水、外牆開裂、地面下沉。有的家中漏了一地水,地面、物品被浸泡。還有的小區車庫非常低矮。

新近的一段影片顯示,當地官員找民眾開會,卻要求「參會人員自覺將手機存入櫃中」,即把手機收起來,不讓拍照,不讓錄音。具體與會內容不知。

《大紀元》此前報道,雄安拆遷的時候,當地居民普遍反映,拆遷補償價格非常低,老百姓還要自己掏錢去買回遷房,有人因此上訪討說法。

李先生介紹,政府對老百姓的心理很了解。當時政府規定每人有50平米是免費補償的,除此之外,農民還可以多買20平,價格按7,000塊錢一平米來算。政府這樣做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讓當地百姓承擔所有建房成本。因為政府明白老百姓對房地產有幻想。

「我算了算,70平米房子的實際建築成本,也就是值14萬,也就是2000塊錢一平米。因為它的土地沒有出錢,只是出了點建築成本。如果你買了這20平米,實際上就等於你自己掏錢建了房子。所以只要50平米是最合適的。雄安的房價難漲,漲不了多少錢。」

他說,實際上,除了那些五保戶,凡是有兒女的,都要了那20平米,留給後代,都有這種想法。相當於自己掏錢(拆遷款)再去買20平米,「其實農民們搬到新家裏去就重新返貧了,就沒有錢了」。

據介紹,現在當地農民以打零工為生。有的人去開電梯,還有一部份人去看小區裏的監控錄像,都是要值夜班的工作,很多四五十歲的人根本受不了。

沒有拆遷之前,他們有宅基地。當地的商業還比較繁榮,他們能夠為白溝的小商品城生產毛絨玩具,各種各樣的輔料、配料之類的,形成了一個產業鏈,所以實際上他們的收入,在雄安新區拆遷之前相當一部份還是不錯的。很多都開著小工廠、小作坊,每年都收入個十來萬。這一拆遷,他們沒有自己的土地了,沒有宅基地了,這些廠子就都沒了。

今年4、5月份的時候,在容東片區就已經入住了。「我們從容東片區過,就發現那個房子蓋得不咋地,不僅一點不美觀,也沒有底商,他是行政規劃的一個結果。就是說將來做做買賣開商店,它不太容易做到。」李先生說。

容東片區還出現過蔬菜銷售被壟斷的事。因為小區裏賣的蔬菜價格比較貴,當地安置區的百姓到附近沒有拆遷的村裏去買菜,結果遭到了物業的阻攔,爭執了一番,最後不得已才允許老百姓到附近的集市裏邊去買菜。

白溝的房價回落

說起雄安,就不能不提到白溝。白溝是中國北方著名的商鎮,箱包、皮革產業發達。白溝地處高碑店市東南部,東接雄縣,南連容城縣。

李先生介紹,白溝不屬於雄安,隔著一條河,它屬於高碑店。白溝生產皮箱,還有毛絨玩具,現在美國賣的好多的毛絨玩具,還有廉價的皮箱都是白溝生產的。所以白溝商業繁榮,營商氣氛濃郁。

他回顧,2017年的4月2日,宣布設立雄安新區的第二天,他就在白溝。他清晰地記得那一下午房價就從12,000/平米漲到了15,000/平米,很瘋狂。

李先生的一位朋友當時在白溝以13,000/平米買了個大房子。但二三年之後,白溝的房價開始下跌,朋友因需要錢用,以8,000多元/平米的價格把房子賣了,每平方賠了5,000元左右。

「過了一年多房價就開始下降了,因為是一撥熱錢(指尋求短期回報的流動資金),炒過去的這個房價如果沒有繼續上漲,或者處在平穩時期,他就要套現了。一套現,房價不就下跌了。」李先生說,「好多人其實都不是買到了樓,就是買到了樓號,買到了指標。」

他指出,白溝的房子基本是商業開發,除了當時賣得貴,有些人上當之外,倒沒別的問題。而雄安的房子年內不允許買賣,習近平最恨炒房,所以雄安的住房建設是計劃性的,而不是市場性的。

有人婆家是白溝那邊村裏的,村裏邊將要拆遷,娘家是雄安這邊,她就難辦了,到底是就著這邊啊?還是跟著那邊拆遷啊?白溝那邊是商業開發。商業拆遷,就是一套房子給你補三套房子。

他說,「當時雄安這邊條件好像也不錯,就猶豫來猶豫去,最後有人竟然選擇把戶口遷回娘家,跟著雄安這邊拆遷,現在腸子都能悔出來。商業拆遷條件要優惠得多。」

沒有人願意去雄安

9月20日,在中共發改委舉行的發布會上,發改委地區司副司長曹元猛介紹雄安新區的情況,稱從2021年起,以在京部委所屬高校、醫院和央企總部為重點,分期分批推動非首都功能相關機構向雄安新區疏解。

李先生表示,這可能是第3次第4次有類似說法了。前些日子、以及前一兩年關於各個部委要落實在雄安設置辦公地的報道,實際上都沒有落實。一些央企僅在雄安有辦事處,掛上個大牌子。

此次,曹元猛稱,雄安新區已進入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和建設同步推進的重要階段,包括中國星網、中國中化、中國華能等3家央企總部在內的首批標誌性疏解項目正加快在新區落地。

李先生說,「央企很聰明啊,像中石化、中石油、中化集團,如果駐地在北京,跑各個部委多方便。因為中國(中共)是集權體制,沒有人想離開北京、跑到別處去。那樣離權力遠,離資源也就遠了。北京還是個文化中心、教育中心、醫療中心,集中了太多的文化的、醫療的、教育的資源。你離開北京,這些東西就享受不上了,誰願意把自己的孩子從北京的中學裏轉到外地的中學去唸書呢?」

「所以他紓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的時候,這些央企的總部是老大不情願地,非常地不情願。你催一步,他就動半步,你不催了,他就又倒回去了。所以這麼多年,5年過去了,你看看有一個正兒八經的央企搬到了雄安嗎?沒有。」#

(未完待續)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