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基金案表證成立

早前612人道支援基金的5位信託人及基金秘書被票控,指他們沒有在指定時間內申請註冊做社團或者申請轄免註冊。昨日(27日),主任裁判官嚴舜儀最後裁定控罪表證成立。被票控的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前立法會議員大律師吳靄儀、前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許寶強、歌手何韻詩、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以及612基金的前秘書施城威。

由控辯雙方在庭上的對答我們可以得知,612基金大部分的捐款都是屬於小額捐款。代表陳日君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說,612基金銀行戶口的總存款有4億5千3百萬,絕大部分的捐款是小額捐款,平均來講每次捐的錢大概是4千元,而超過10萬元的捐款,加起來也只有9百萬。

今次的案件重點在於612基金算不算是一個社團呢?代表612基金的律師就盤問牌照課高級督察龔伊琳,問她何鴻燊治喪委員會或者李家超競選辦事處在不在社團註冊名冊上面呀?控方就反對這條問題,說其它組織有沒有註冊與本案無關。嚴舜儀也說,整個社團名冊很長,不可以要求證人在庭上記得所有社團的名字,如果辯方想爭議怎樣去理解社團的定義,可以留在結案陳詞時處理。而一個組織是否定義屬於社團,是由法官判斷,而不是證人。控方在傳召完所有證人及呈上所有證物、文件之後,嚴舜儀就裁定,612基金案被告的傳票控罪表證成立,之後基金的6位被告全部都選擇不作供,亦不會傳召證人。

辯方代表在庭上說,辯方之前曾經要求過控方很多次,解釋為何會視612基金為一個社團,但是控方只是重申有很多證據證明612基金是社團,以及視現在的被告為幹事。嚴舜儀就以辯方的治喪委員會為例子說,一班人為了做一件事而聚集,就不覺得是一個社團,好像是家庭聚會和團拜一樣,只是家人之間的聯誼,不需要申請社團註冊。但是,如果有宗族想聚集所有宗親,那麼可能就要登記。

嚴舜儀說,社團條例的釋義相對扼要和簡單,因此可能很多組織在表面上都符合了這些定義,但是同時亦有許多組織在條例下可以豁免登記。今次的案件有很多證據,只是看雙方怎樣演繹那些證據。如果過去沒有案例可循的話,她就要用合乎常識的方法去處理啦,因為這次的案件是牽連甚廣的。嚴舜儀最後指示控、辯雙方,就社團及幹事的法律定義準備書面陳詞。另外,因為辯方亦提出今次的檢控違反了基本法第27條,所以亦要準備相關的書面陳詞。

612基金的案件,就押後到下個月26號、31號、11月1號及2號這4日續審啦。到時控辯雙方就會為這單案件做結案陳詞啦。不知最後個官會怎樣裁決呢?無論她怎樣判都好啦,對香港的結社自由來講,都會有深遠的影響。有網民說,如果他們被判有罪的話,可能以後連那些地區義工小組都要註冊做社團啦。

社民連十一前再遭國安「溫馨提示」

馬上就是10月1日啦,社民連在去年的10月1日仍然會去遊行、示威,不過今年的香港已經變得和大家所認識的不再一樣啦。社民連繼今年七一之後,昨日再被香港國安警察問十一有沒有甚麼行動?還說「你也明白這些敏感日子啦」。

社民連主席即「長毛」梁國雄的太太陳寶瑩說,目前香港法律含糊不清,示威和集會都沒有法律保障,就算符合限聚令和公安條例,政府亦有可能以煽動罪告人,所以不打算搞任何示威或者集會。而社民連外務副主席周嘉發就說,國安警察問他,他自己、社民連及其它團體在十一前後有沒有甚麼計劃?換句話說,就是提示他不要有甚麼行動。

社民連今年已經是第二次被警察以不同的方式阻止他們在與中共有關的日子示威啦。今年七一,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訪港,社民連6個成員就被警方國安處的人上門搜查,又帶到不同警署約談,叫他們在七一不要有示威。最後,他們在當日亦因此而不示威,亦叫大家體諒社民連。

回顧去年社民連在十一有在會展一帶示威,就算他們在出發之前被警方截查、搜查身上的物品及示威橫額等等,他們之後仍可以在會展中心對面高叫「釋放所有政治犯」、「權力歸於人民」,「全國實行普選」、「一人一票選特首」這些口號抗議。在去年社民連都可以示威,為甚麼今年又不讓人示威呢?難道與二十大有關?

二十大前北京上海封控加劇

現在距離二十大不到一個月,上海和北京的封控措施也越來越多。在上海,現在搭地鐵就要檢查下乘客拿著些甚麼液體,就連保溫杯裡面的液體都要檢查,搞得地鐵做安檢的地方排滿長龍,擠滿了人。上海地鐵的官方微博說,希望乘客在搭地鐵時盡量不要帶液體啦,讓大家做安檢可以做得快一些。而上海地鐵在9月30日,亦只提供服務到當晚8點,在10月1日至7日,更加只到黃昏4點,部分站的出、入口亦會不開。有網民就說,上海地鐵這樣做簡直是費時失事,還是臨時才通知市民,真是很氣人呀。亦有人解釋說,前幾日有人在徐家匯站拎著汽油,不知是想自焚還是放火,所以上海地鐵現在才檢查液體。

另外,上海市由26號開始到10月7日,不少區域和道路都會採取臨時交通管制措施。上海市民王先生就對大紀元講,以前十一管制的通常都是外灘一帶,不過看來今次不叫管制啦,叫維穩。他又說,中共這樣做主要是想嚇下市民,沒有甚麼事就不要亂走啦。那些人做得壞事多,有些抑鬱,都很恐懼,中共在4、5月時封城,現在中共是全民為敵。王先生又說,上海的地鐵明顯多了很多警察,他們主要都是去查市民的身份證。王先生說,現在安檢都如此嚴密啦,還要查身份證,不就是為了保住政權嘛。

另一位上海市民顧先生亦對大紀元講,現在中共權鬥的流言滿天飛,他們在二十大前加強監控,可能是害怕輿論傳開去。亦有網民問,其實二十大都是在北京召開,關上海甚麼事呢?為甚麼要涉及到上海呢?看來要那班官員才能回答啦。不過,在北京,封控措施又怎麼會比上海寬鬆呀?現在北京不允許一般人用無人機,另外對所有速遞包裹的檢查亦更加嚴密,還要給它們消毒。如果沒有經過檢查和消毒的包裹,就會被退回。

最可怕的是,市民出、入北京市,都受到嚴格的管制,北京市有個app叫「健康寶」,大家就先當它是一個更加多功能的「安心出行」吧。最近微博就有一個很熱門的話題,叫「北京健康寶彈窗3」就是說有個彈窗會由app隨機彈出來,叫你不要到處走。不是身處北京的人,就算你家在北京,都會叫你暫時不要去北京住。如果在北京裏面的人,見到這個彈窗,就要立即與社區、村、酒店這類單位報告,看下你有沒有所謂確診的風險。

有學生說,他明明10個月沒有去上學,日日撩鼻做PCR test,不知何時才能回到北京,不過也突然收到這個彈窗彈出來。亦有人沒有離開過北京,也一樣中招。他說,這幾日除了公司之外,也沒有去哪裡啦,最多也是星期六去撩鼻啦。

中共這種搞法,簡直是想折磨那些打工仔呀。北京市民尤先生就說,這個健康寶的彈窗很影響生活,他認為中共做這麼多也只是想保住二十大,讓人不要到處走,叫你走就走、站就站,不擇手段,比黑社會還壞呀。看來二十大之後,大陸的城市會有更多嚴密的管制啦,不知道市民的生活會不會比之前的抗疫封城更慘呢?

除了封控措施變得更加嚴密之外,中共亦加強了演藝文化的監控。在大陸有一套低成本製作的戲叫《隱入塵煙》,在今年7月初上映,最後勁收1億票房。這套戲是講述在甘肅有一對農村夫婦的生活有多麼艱難,上了年紀的單身男人馬有鐵娶了一個傷殘人士曹貴英為妻,雖然他們夫妻二人身無分文,不過仍然堅強地生活。夫妻二人除了要面對怪病之外,又因為被人收地而搞得無家可歸,還因為意外而令這位殘疾妻子跌下水,最後在村民圍觀但是無人出手拯救的情況下,白白浸死。之後馬有鐵生不如死,不過,能通過大陸審查的戲,又怎麼會有壞結局呢?這套戲的結局是用文字去陳述,馬有鐵最後在中共政府和熱心村民的幫助下,搬了新屋,還開始新生活。當時已經有影評人說,原版的結局是馬有鐵飲農藥自殺,有新生活的結局是為了通過審查而妥協。

這套戲之後還入圍第72屆柏林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亦是這3年來唯一入圍歐洲三大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華語片。這套戲在9月26日之前,在大陸的優酷網、愛奇藝及騰訊等不同的平台都可以看,不過,在9月26日突然就全軍覆沒,都下架啦。有網民昨日說,與這套戲有關的內容都不見啦,連導演的宣傳都不見了。亦有人說,現在是怎麼回事呀?之前還是票房龍頭,又通過了中共評審,為甚麼會突然無聲無息地下架呢?在截稿之前,《隱入塵煙》這套戲的負責人暫時未有任何回應。

在美國居住的青海省前政協委員王瑞琴對自由亞洲電台講,電影裏面反映的三農問題,一直是中國關鍵的社會問題,雖然這套戲只是講了青海、甘肅一帶農村的實況,不過中共只是喜歡人去歌頌它,而這套戲與社會不公有關,中共就攻擊它啦。而崑崙策研究院亦在《今日頭條》上說,中共二十大就要開始啦,中共要講自己在扶貧上有很好的成績,是黨宣傳工作的重點,如今又怎麼會允許一套戲講中國人的人生沒有甚麼出路呀?二十大就要來啦,不知道除了這套《隱入塵煙》要下架之外,還有沒有其它戲會和它一樣,要以下架收場呢?為了維穩,中共到底要做到甚麼程度呢?大陸的市民還有多少個艱苦的日子要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