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在全球擴大其非正式的公安網絡警僑海外服務站,這些服務站表面上似乎是幫助海外的中國人辦理各種手續,但背後卻與中共警方密切合作,在國外開展對中國公民的追捕行動。

北京藉此手段躲避國際社會對其人權紀錄的關切,這種低調運作的服務站也可能使合法中國公民,成為中共公安的法外目標。

僑領當聯絡員

根據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本月的一份報告顯示,到目前為止,全球約54個中共海外警僑站點,名稱各異,分布在30個國家,多數位於歐洲,有36個,北美大陸比較少。

保護衛士報告詳細列出了這54個站點所在國家和城市,但範圍僅限於「福州警僑事務海外服務站」和浙江青田的「警僑驛站」。

中共官媒「中國新聞網」2022年1月22日報道,福州市公安局辦公室警僑辦劉榕彥2022年1月22日說,福州市公安局首批確定了30個福州籍華僑華人較多的海外社團與之合作,設立第一批共30個「福州警僑事務海外服務站」,涉及21個國家的25個城市。

之後,陸媒相繼爆出多個國家成立警僑海外服務站的消息:今年2月份,福州市公安局在法國福建工商聯合會、法國福州十邑同鄉會內設立服務站,3月份愛爾蘭福建商會設立服務站。從5月23日開始,福州警僑事務南非約翰內斯堡服務站正式啟動等等。

意大利報紙《Il Foglio》本月文章披露,旅居意大利的中國公民3月底在微信上,收到「福州警僑事務海外服務站」在意大利中部托斯卡納大區(Tuscany)第二大城普拉托(Prato)開設的正式通知,地點就在旅意福建華僑華人同鄉總會。

中共官媒中新網2018年9月報道,浙江青田的「警僑驛站」海外服務中心比福州服務站更早建立,由青田公安主導、聯合中共統戰系統,成立於2018年9月。目前,浙江青田「警僑驛站」已在20個國家26座城市建立了海外服務中心。

浙江青田是浙江麗水市的一個下屬縣,「麗水警僑驛站」於2018年6月啟動,現在已分布29個國家、39個城市,46個站點。但「麗水警僑驛站」還不是最早的,江蘇南通和浙江溫州還要提前一步。

2016年2月份,中共南通市公安局牽頭成立全國首家警僑聯動服務中心。根據陸媒現代快報全媒體網站報道,截至目前已建立了31個海外分中心和工作站,1個涉外法律服務站,6個縣級分中心、2個聯絡站,18個聯繫點和14個警僑驛站。

溫州網2018年4月13日報道,溫州甌海區自2014年便開始了海外聯絡工作,甌海區外僑辦先後分別與甌海區法院、區公安分局合作,成立了海外調解聯絡點和「警僑之家」工作室。「溫州僑聯」2016年5月9日報道,2016年5月5日,甌海「警僑之家」法國聯絡點正式成立。

此外,溫州仙岩派出所專門成立警僑工作室,在巴黎、米蘭、羅馬、佛羅倫斯設立了4個聯絡點。

除了中共公安在海外設立的「警僑之家」外,還有中共檢察院在海外設立的「檢僑之家」,比如自2018年7月,青田縣檢察院與僑聯共同成立「檢僑之家」以來,已有8處海外聯絡站、33名海外聯絡員。

海外警僑站點地點隱秘 低調運作

這些中共海外警僑站點地點隱秘,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說,倫敦兩處服務站分別是一家房地產經紀商和食品配送辦公室,格拉斯哥一處則在一家中國餐館裏。《每日電訊報》走訪位在北倫敦的上述房地產經紀商,和另一家位在南倫敦克洛伊頓(Croydon)的食品配送辦公室,對方都否認與中共公安有任何關連。

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調查了加拿大的三處警僑站點,一處地址是一個私人住宅,另一處則是一個滿是中國小企業和餐館的商場,第三處位於一個商業園區。

保護衛士主任達林(Peter Dahlin)說:「這一切都低調運作,在英國人民和警方視線之外,針對中國僑民。」

保護衛士報道指出,這類警僑站點與中共統戰部有聯繫,目的之一是控制中國僑民,警僑站點也沒有註冊與中共警方的聯絡作用,這違反了當地國家的規定。

對於普拉托警僑站點的設立,意大利議會情報委員會主席Adolfo Urso警告說,「今天我們知道,(任何)中國(中共)警察(和任何)中國閉環攝像頭的安裝,並不是為了促進我們的安全,而是為了推進它們的控制和鎮壓戰略。」

綜合海內外媒體報道,可以看出,中共海外警僑站點有以下幾個特點:一是站點都是由當地公安局所發起和主導,中共統治系統配合。二是多設在海外華人商會、同鄉會,由當地僑領和華人充當海外聯絡員。三是利用網絡工具遠程聯絡,將當地華人社區納入中共公安網絡。四是不通知當地政府,不在當地註冊。五是地點隱秘,從事一些秘密活動。

中共的海外警僑站點,實際上就是把中共的司法黑手伸向海外,恐嚇逃離中共統治的中國人,輸出鎮壓模式,陸媒也報道說,警僑站點「把涉僑司法服務陣地從國內延伸到海外」。

配合「獵狐行動」 跨國追捕中國公民

這些服務站表面上是為了幫助海外的中國人辦理手續,如延長中國駕照和官方文件。但中共媒體的報道則顯示,這些站點也與中共警方合作,在國外開展對中國公民的追捕行動。

意大利報紙《Il Foglio》本月報道說,儘管福州市公安局強調這些服務站只是行政單位,卻是直接由福州市公安局直接指導,而非中共使領館,並非單純的行政單位,可能涉及情報搜集,並直接向中共警方匯報案子。

《Il Foglio》報道,倘若中共公安在意大利境內處理公安事務,就是屬於違法行為。中共獨裁政權長期以來利用其執法機構,控制逃往海外的異見人士,同時嚇阻想要外逃的人,如同其宣傳所言,中共政府隨處都有眼線。

保護衛士報告提到,西班牙馬德里一個站點積極與中共警察合作,從事秘密非法的公安行動。一名浙江省青田縣、居住在西班牙的劉姓嫌疑人,因涉在中國的污染環境行為被通緝,劉某被找到並通過馬德里海外服務站接受了「教育」。

2020年1月7日,青田縣檢察院、公安局、僑聯等部門通過「檢僑之家」遠程影片工作平台,與西班牙青田同鄉會跨國召開視像會議,劉在中國的家人被檢察院叫來參加會議,規勸其回國。

2018年10月31日,居住塞爾維亞14年、涉嫌貸款詐騙的夏某,是浙江青田警方重點獵狐對象,青田警方正是通過其海外服務中心,才成功聯繫上夏某。

陸媒報道,通過建設海外服務中心,青田警方海外追逃工作實現突破,2018年以來,通過「警僑聯辦」協助抓獲在冊紅通人員1名、規勸投案自首2人,「獵狐行動」戰果排名全市第一。

保護衛士在報告中指出,利用這些海外服務站,而不走正式的引渡程序,「這些方法使中共及其安全機構,能夠規避正常的雙邊警察和司法合作機制,從而嚴重破壞國際法治和有關第三國的領土完整。」

中共政府試圖迴避外界對其人權紀錄與日俱增的關切,並且藉以避免通過合法程序將「逃犯」弄回中國時所面臨的難度。報告說,「這使合法的中國海外居民,完全暴露在中共警察的法外攻擊之下,幾乎沒有國家和國際法律理論上的保護。」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分析師Daria Impiombato跟蹤了中共警察在海外的「令人擔憂」的擴張。Impiombato表示:「海外中國公民已經非常清楚,訊息可以傳回國內,如果他們越界,可能會對他們的安全或他們的親屬產生影響。」

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沈榮欽在Facebook上說,這些警僑海外服務站可能成為中共駐外大使館之外的、另一項監控海外僑民的機構,而且因為直屬於公安部門管轄,可能會直接威脅海外華裔異議份子的人身安全,以及嚇阻任何中國共產黨不滿的行為。

中共海外輸出鎮壓模式

中共已建立起歷史上最大的警察國家,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的一份報告認為,中共開展了「世界上最複雜、最全面的跨國鎮壓活動」。對於逃離中共的受害者,中共會派遣特工到國外對逃難者進行恐嚇、脅迫、遊說,甚至綁架,迫使他們回國,他們在國內面臨嚴重迫害,包括家人受到威脅。

中共當局聲稱,在2021年4月至2022年7月期間,有23萬名中國公民被「勸返」,在中國面臨刑事訴訟。

今年1月份,保護衛士的一項研究表明,在天網行動聲稱的成功率中,引渡等正式的法律程序幾乎沒有發揮任何作用。相反,這些「非自願回國」在天網的紀錄中佔了絕大部份:2018年,非自願回國佔聲稱成功追逃的約64%,而引渡作為遣返的適當司法渠道,只佔1%。

報告說,這種迅速擴張的全球做法,對各國國家主權和個人權利,構成了嚴重威脅。各國政府應該深入調查,打擊這些行動並保護那些身處最大風險的人,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美國政府一直在打擊中共海外獵狐行動。2020年10月,美國政府指控8人密謀代表中共政府在美參加「威脅、騷擾、監視和恐嚇中國公民返回中國的國際運動」。

前助理司法部部長John Demers2021年7月表示,中共在美國追捕外籍人士時樹立了一個危險的先例,違反了美國法律並侵犯了兩個國家的人權。他說,全球獵狐運動反映了「中國(中共)政府的專制本質,以及它們利用政府權力來強迫人們服從並壓制異議」。

美國司法部今年3月30日在紐約南區聯邦法庭解封一項起訴書,指控中國公民孫海英(Sun Hoi Ying,又名Sun Haiying,音譯)在美國充當中共的非法代理人,通過威脅和脅迫「獵狐行動」的對象,推進了中共政府的跨國鎮壓運動。孫海英目前人在中國,被美國通緝。◇

2020年10月28日,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聯合召開記者會,指控8人參與中共的獵狐行動。(Sarah Silbiger/POOL/AFP)
2020年10月28日,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聯合召開記者會,指控8人參與中共的獵狐行動。(Sarah Silbiger/POOL/AFP)

根據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本月的一份報告顯示,到目前為止,全球約54個中共海外警僑站點,名稱各異,分布在30個國家,多數位於歐洲,有36個,北美大陸比較少。(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根據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本月的一份報告顯示,到目前為止,全球約54個中共海外警僑站點,名稱各異,分布在30個國家,多數位於歐洲,有36個,北美大陸比較少。(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