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新令嚴懲逃兵、降兵

俄烏戰爭到現在仍然未有平息的跡象,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上星期更加發出軍事動員令,說要徵召30萬個士兵到戰場,連日來俄羅斯都有不少示威者反對普京這個軍事動員令,這些示威活動導致多人被捕。有人權組織說,俄羅斯政府到目前為止,一共拘捕了2千人以上,而爆發示威的地方並不是零星的,由莫斯科、聖彼得堡,到遠東的西伯利亞地區都有示威。

雖然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講過,今次的軍事動員令只是徵召那些有作戰經驗,或者是有特別軍事技能的人,不過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的議長沃洛金及上議院主席馬特維延科都收到投訴說,有不符合資格的人也收到軍事動員令。馬特維延科還說,這種情況絕對不可以接受,而且這樣做亦會令俄羅斯市民對今次的軍事動員令非常反感。沃洛金與馬特維延科都一致要求俄羅斯的地方官員,準確無誤執行今次的軍事動員令。而俄羅斯國營頻道「今日俄羅斯」的總編輯Margarita Simonyan早前在Telegram批評,有負責徵兵的官員錯誤地發出徵召令,有些無軍事經驗或者是超過了徵兵年齡的人也被動員,會令民間的怒氣火上加油。

雖然有俄羅斯傳媒爆料說,俄羅斯政府實際的動員人數其實不是30萬,而是100萬或者120萬,不過克里姆林宮就否認了相關的報道。除了軍事動員令之外,普京昨日(25日)亦簽署了一份新的法案,懲罰逃兵和降兵。《莫斯科時報》更加說,今次的法案是俄羅斯法律第一次引入「戒嚴」和「戰時」的概念,在這條法令之下,自願投降的士兵最高可被判監15年。如果在動員時或者是打仗時做逃兵,最高可被判監10年,即使是基於道德或者是宗教原因而拒絕服兵役,最高亦可能被判監3年。還有消息說,普京準備簽第二條法案,內容是向非俄羅斯人提供俄羅斯公民的身份,前提是這些非俄羅斯人要加入俄羅斯軍隊。

正所謂「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對於俄羅斯的軍事動員令和新的懲罰逃兵、降兵法案,烏克蘭亦有自己的對策。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说,他向每一個投降的俄羅斯士兵保證3件事。第一,會以文明的方式對待他们。第二,烏克蘭會保守投降的秘密,俄羅斯人不會知道他们是自願投降。第三,烏克蘭亦會確保,如果他们不想回俄羅斯的話,他们不會成為軍方作為交換的人質。

自從軍事動員令發出之後,不少俄羅斯人無論是經陸路還是搭飛機,都拼命的出走。路透社報道,無論是蒙古、哈薩克、芬蘭,還是格魯吉亞的邊界,都有大量俄羅斯人排隊想逃出生天,希望可以不用服兵役。有俄羅斯官員說,在俄羅斯和格魯吉亞接壤的邊境,由於有2,300架私家車在排長龍等著過境去格魯吉亞,就連邊境檢測站的機器都承受不住這麼多工作量,整天出故障。官員就希望,俄羅斯市民不要再向格魯吉亞方向移動啦。今次亦是第一次有官員承認,在俄羅斯境內出現逃難潮。

俄羅斯臨近歐盟成員國,不知道今次的逃難潮對歐盟有沒有影響呢?歐盟執行委員會早前就表示,歐盟成員國會對嘗試入境歐盟的俄羅斯人採取共同立場,逐個逐個地評估他們的入境申請,或者是看下需不需要為他們提供政治庇護。不過捷克就說,不會對逃離俄羅斯動員令的人發出人道主義簽證。捷克外交部長利帕夫斯基說,雖然知道有不少俄羅斯人因為不想服兵役而逃亡,不過因為不想履行法例規定的職責而逃走的人,達不到獲得人道主義簽證的標準。而德國就說,會讓部分逃避動員令的俄羅斯人入境。德國內政部部長費瑟說,對於因為受到嚴重威脅和打壓而逃亡的人,一般來講都可以在德國得到保護,任何因為反對普京而身處危險的人,都可以以政治迫害為理由,申請政治庇護。不過政治庇護並不是自動發出的,而且所有申請人都要接受一定程度的安全檢查才可以。

而另一個在俄羅斯旁邊的國家芬蘭,就吸引了不少俄羅斯人想要經芬蘭去其它歐盟成員國啦。芬蘭總理馬林說,芬蘭政府目前已經在評估俄羅斯人經芬蘭去歐洲時所造成的風險,亦在考慮採取不同的措施,阻止大量俄羅斯人入境。至於波羅的海三小國,即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就與波蘭一樣,禁止那些拿著短期神根國簽證的俄羅斯公民入境。不過,如果這些公民是去歐盟申請政治庇護、本身是難民或歐盟的永久居民,或者是探親的俄羅斯人就例外。

普京在俄烏戰爭膠著之際,發出這個軍事動員令,對戰局可以說是沒有甚麼幫助,不知道局勢何時才會有進一步的發展呢?泰國副總理兼外交部部長董恩,早前在聯合國大會發言時說,G20、東盟峰會、及APEC領袖會議都會在11月舉行,相信到時侯俄烏戰爭會有突破性的發展。他認為,這3大峰會為大家提供了解決俄烏戰爭問題的可能,因為在這些會議裏面,所有與俄烏戰爭有關的國家領袖,都會在東南亞見面,無論這些會議怎樣進行,都會為各國領袖提供不錯的對話平台,討論怎樣解決俄烏戰爭的問題。

對於歐盟目前不再排除普京發動核武的可能性,董恩就引用四字成語「騎虎難下」,他說騎在老虎上面是很得意,也很有挑戰性,不過如果騎上去的人不知道自己何時才可以由老虎身上下來的話,對這個人來講,這件事就不再得意啦,所以大家應該將重點放在怎樣不殺死老虎的情況下,安全地由老虎身上返回到地面。不知道是不是透過這些國家元首會議,就可以輕鬆化解俄烏戰爭危機呢?如果是的話,看來這些國家元首會議應該早點召開,戰爭始終會帶來人命傷亡嘛,救一條命是一條命啦。

伊朗鎮壓示威者 多國伊朗人上街抗議


除了烏俄戰爭之外,最近全球都在關注,在伊朗一個22歲女生阿米尼因為沒有帶好頭巾而被伊朗宗教警察羈押,最後懷疑因為受到警察毒打致死,令伊朗爆發示威,最後伊朗政府更加派出了安全部隊鎮壓示威,造成幾十人死亡。

在世界各地的伊朗人都有抗議今次的事件,例如在法國巴黎、美國白宮等等。在巴黎市中心的夏特雷廣場,示威者高叫口號,敦促法國總統馬克龍不要再就2015年所簽訂的核協議與伊朗談判,又譴責馬克龍在聯合國大會期間與伊朗總統萊希會晤,等於和危害人類的人握手。在希臘的雅典,有伊朗婦女剪斷自己的頭髮聲援阿米尼,又高舉示威牌,爭取伊朗婦女的人權和自由。至於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亦有示威者剪了自己的頭髮聲援阿米尼,同時亦高舉阿米尼和其他因為鎮壓而死的示威者的照片。

伊朗當局說,示威行動當中已經有35人喪生,不過有示威者就指,死亡人數其實多過50人。而另一方面,伊朗主要的改革派政黨、由前總統哈塔米幕僚領導的伊斯蘭伊朗人民黨聯盟就呼籲伊朗當局,是時候要結束由1983年開始的女性服裝規定,亦是時候正式結束宗教警察的執法行動,還市民和平示威的自由,以及應該成立委員會,調查阿米尼的死因,而且應立即釋放因為示威而被扣留的人。

翻查資料,伊朗由1983年開始,即伊朗發生伊斯蘭革命之後的4年,規定了所有在伊朗的女性,無論是甚麼信仰或者國藉,在公共場合都要以頭巾遮住頭髮,亦要穿長袍及長褲。歷史上,伊朗曾經是一個西化國家。在1930年代,伊朗女性其實不用帶頭巾,還可以穿著短裙、熱褲逛街、工作。但是,在1979年,伊朗宗教領袖發動伊斯蘭革命,推翻當時的政府,推動政教合一,之後就開始嚴格規管婦女的服飾,就連外國旅客也不例外。

曾經西化的伊朗,因為宗教革命而導致婦女的權利受到剝奪,證明了民主、自由的權利就算曾經擁有,只要不再捍衛的話,也會隨時不見。網民覺得,人類除了要好好爭取應得的權利之外,亦要好好地捍衛和守護,否則就等同於將自己的權利和自由拱手相讓。

大陸黃牛黨炒燶iPhone 14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打算買iPhone 14呢?過往每逢新型號的iPhone面世,都會有不少大陸水貨客在Applestore門口向大家高價收購iPhone,再拿回大陸,以高價賣出賺一筆錢。

不過,今次的iPhone 14就不是這樣啦。黨媒《第一財經》就發現,iPhone 14在發行第一日的炒價沒有以前那麼厲害啦,只是半日時間就由每部賺兩、三千元,跌到每部賺二、三百元,足足少了十倍。有炒家在接受訪問時說,早上想要多賺一些,當時一部機只是賺2千元都不肯賣出去,誰知到了夜晚,只是賺50元都急忙賣出去啦。另一名炒家說,以前炒一部iPhone可以賺五、六千元,一個月賺三十多萬是很正常的事,這個賺錢模式這麼多年都沒有怎麼改變過,誰知今年會賠在iPhone 14手上。有炒家甚至在微信等社交平台上埋怨說,現在唯有無奈地擺地攤,蝕讓iPhone。

在北京,一間蘋果店的店長認為,今次炒家會炒燶的原因,是因為貨變多了,雖然預購仍然爆滿,不過到舖頭層面,沒有預購的人都會買到iPhone 14的現貨。有一位姓李的炒家就認為,今年對iPhone炒家來講是轉折的一年。在未來幾年,排隊高價收購iPhone的人可能會越來越少,不少同行都在考慮,是時候要轉行,或者是炒其它東西賺錢啦。

不講真是不知道,原來炒iPhone都可以一個月賺幾十萬。不過,甚麼行業都會有結束的一日,現在這麼多個炒家搞得損失慘重,唯有當是買個教訓,對於一般市民就是一件好事啦,因為大家都不用捱貴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