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在網絡上頗受關注的傳聞,大意是說北京發生政變,習近平已被軟禁,或者說習近平已經失去了權力,不但連任總書記沒戲,就連連任軍委主席也都懸了等等。

為甚麼要和大家來討論這個傳聞呢?因為這個傳聞是有一些事實基礎的,最主要的基礎就是軍方召開了國防和軍改研討會,習近平沒有出席,而此前盛傳發動兵變的原北部戰區司令李橋銘出現在會議現場而且還坐第一排。此外,包括習近平上合峰會提前回國;宋平露面站台改革開放;王毅赴美釋放希望改善關係的訊號;國內航班大面積取消以及北韓宣稱不對俄提供武器等等,都是相關事實基礎。

所有這些信息連在一起,就出現了熱傳的結論:習近平很可能已經出了問題,高層的政策正在轉向。

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是甚麼加速派更不是甚麼挺習派,我一向都只是儘量客觀理性的在看待這些新聞,希望能夠透過表象看清背後的實質,這直接關係到我們的判斷和抉擇。當然,我的分析只是一個吃瓜群眾的一家之言,有時對也可能有時不對,僅供朋友們參考而已。

習缺席國防和軍改研討會  李橋銘現身

剛才我們說了,這個傳言的最核心事實,就是剛剛舉行的國防和軍改研討會,這個會議引人注目的焦點就是兩個:習近平和國防部長魏鳳和缺席,另一個是李橋銘意外現身。我們就先來說說這個會議。

這個國防和軍隊改革研討會是9月21號在北京舉行的,中央軍委的兩個副主席許其亮和張又俠以及軍委委員都有出席,此外,軍委機關各部門、軍委聯指中心、各戰區、各軍兵種、武警部隊有關負責人,包括軍事科學院、國防大學、國防科技大學等軍隊院校都有參加會議。

按照官方的報道,此次會議的主題是研討軍改,主要的議程就是兩條:1、傳達習近平總結軍改歷史性成就並聚焦備戰打仗的新形勢新要求的指示;2、兩位軍委副主席和12個單位主官就軍改成效進行了總結及後續軍改工作安排的發言。也就是說,從會議本身看,其表面上的功能就是總結軍改成績,實際上就是總結並顯擺習近平的一大政績,這和此前官方總結習近平在香港、新疆等問題上的所謂政績有點類似。從這個角度看,習近平沒有出席至少表面上說的通,總結成績當然是由別人來總結比較合適。至於魏鳳和的缺席,查看官方信息顯示魏鳳和在21號當天並無公開活動,其最近的露面是9月19號在西安會見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巴傑瓦。

魏鳳和是軍委委員中唯一一個缺席的,作為國防部長的他實際上並無多少實權,嚴格說,如果真的發生了甚麼政變兵變之類的,他並不是充當關鍵角色的那個人,所以他的缺席看起來不太像是政治原因,更可能由於健康等因素。

20大之前  未來新軍委  班子成員亮相?

在我看來,這個會議真正具備的另一個功能,實際上是要在20大之前將未來新的軍委班子成員拿出來鋪墊性亮個相,在本次會議中,我們看到多位可能涉及到人事變動的軍頭都有露面,顯示中共下一屆軍委的人員組成基本已經定型。也可以說,這是一次間接闢謠的會議,對外界釋放的信息就是中共軍委的權力架構處於正常更替之中。在這批軍頭之中,最引人注目的焦點人物當然就是原北部戰區司令李橋銘。

在此前的節目中,當習近平單獨晉升王強為上將並接管了北部戰區司令的職務時,我們就和大家有過討論,說李橋銘要麼是出事被拿下了,要麼就是明降暗升可能進軍委。在當時,網絡上四處流傳據說是北部戰區兵變、也有說是軍演的一個影片。

我當時沒有和大家提這個影片,是因為我查了一下,也參考了不少專業人士對影片畫面和聲音的分析,覺得這個影片疑似是以前的影片,而且發生的地點還不一定就能確認在中國東北,我看到有不止一個外國網民指出,這個影片畫面來自多年前的伊拉克戰爭期間。所以,在沒有更確鑿的證據證實之前,影片的真實性需要打一個大問號。

此外,從常理上說,如果北部戰區真的鬧出了兵變或在某個機場實彈軍演之類的事情,不太可能只有那麼一個畫面模糊的影片流出來,所以我沒有和大家去討論被熱傳的「兵變」,只是就王強被火線提拔動作本身進行了討論,然後繼續觀察。

現在回過頭來看,兵變的說法顯然存在問題,因為李橋銘這次現身,首先證明了他並沒有出事被拿下,但看起來他很可能也並沒有得到晉升,而是發生了一次職務的平調。

之所以這麼說,是根據央視新聞聯播的官方畫面顯示,61歲的李橋銘上將在會議現場坐在中共陸軍第三任司令劉振立的身邊,而且佩戴的是陸軍胸標。劉振立的現任職務是陸軍司令,但會議中他的胸標已經更換為軍委機關部門胸標。

所以,這樣的安排顯示了劉振立即將進入新一屆軍委任職,而李橋銘很大概率將平調接替劉振立成為下一任陸軍司令。

其次,如果我們留意一下央視報道的鏡頭切換順序,會看到是這樣的,先是會場全境,然後是許其亮發言的特寫鏡頭,接下來又是會場全景掃瞄鏡頭,出現了軍委裝備發展部部長李尚福等人,然後是張又俠和苗華的特寫,接著給了李作成和張升民的靜止鏡頭,然後依次將鏡頭給了原東部戰區司令何衛東、現任陸軍司令劉振立和李橋銘,最後是火箭軍司令李玉超等人。

按照公開資料,兩名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張又俠都已72歲,軍委委員中的李作成69歲,缺席的國防部長魏鳳和68歲,在正常情況下,這4個人都應該退休,軍委委員中只有苗華和張升民可以留任。

但苗華和張升民都是政工出身的將領,按照中共慣例,軍委兩名副主席中,至少應有一名得是軍事將領才行。所以緊接李作成和張升民之後進入鏡頭的何衛東就成為最有可能的人選。

事實上,有眼尖的人士已經留意到,今年一月卸任東部戰區司令員的何衛東,其佩戴的臂章可以看到兩行文字,上一行顯示為「中央軍委」4字,下一行顯示「聯合作戰指揮中心」8字。所以,看起來何衛東有可能超齡服役成為軍委副主席的有力競爭者。

也就是說,央視的會場畫面特寫鏡頭,明顯遵循了「現任軍委副主席—現任軍委委員—可能的新任軍委副主席及委員—各大軍種司令和戰區司令」這樣的順序流程在走。

從這個角度來看,新一屆軍委的架構中,副主席是苗華、何衛東的可能性較大;而軍委委員可能包括了留任的軍紀委書記張升民、和新晉的李尚福、劉振立等人。在這裏面,苗華曾經長期在駐福建的第31集團軍服役,與在福建工作17年的習近平淵源深厚,堪稱習近平的親信。

何衛東在2019年被習近平晉升為上將,當時是7個人同時晉升,其他6人都是中共19屆中央委員,而何衛東是其中唯一一個連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的上將,這種超規格提拔可謂相當罕見。

更重要的是,何衛東也是福建31集團軍出身,曾經擔任過該軍第92摩步旅旅長、第86摩步師師長、31軍參謀長、31軍副軍長等職務。

習近平與31集團軍關係深厚,他也偏愛使用31集團軍的將領,《北京日報》的微信馬甲「長安街知事」帳號,曾經專門發表文章回顧習近平與31軍的關係,還統計說習近平曾經先後至少13次視察了31軍,可見其將31軍視為自己「子弟兵」的心態。

為甚麼我說這次的軍改研討會實際上就是下一屆軍委班子的亮相會,原因就在這裏,我們可以看到這個班子的重要核心位置,依然被習近平的心腹親信所佔據。包括被廣傳為兵變主角的李橋銘,呈現出來的也是不升不降的正常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網絡流傳的有關習近平已經被控制或軟禁,只等七中全會宣布的說法,就顯得比較牽強了。除非現任軍委班子和下屆軍委班子這撥人突然都集體倒戈反習,才有可能真正拿下習近平。

在我看來,這種可能性只存在於理論上。我們看到傳聞說胡溫等人趁習近平出訪不在的機會,說服了元老宋平出面,當天晚上就控制了中央警衛局,然後聯合江曾派系和在京中央委員及退休常委們,以舉手表決行式,罷黜了習近平的軍權,然後將其軟禁了等等。

這個傳聞的核心人物顯然是宋平,其佐證的事實基礎是宋平近日出面發話支持改革開放。

我們查查就知道,宋平支持改開的說法確有其事,此事發生在江蘇中遠助學幫老基金會成立十周年的總結表彰大會上,這個會在北京萬壽賓館舉行,105歲高齡的宋平以影片方式發表賀辭,提到了一句「改革開放是中國發展必由之路」。

但有兩點值得注意,一個是這個會舉行的時間是在9月12號,那時候習近平還沒出國;另一個是宋平這句話很快就被剪輯刪除了。所以,百歲高齡且早已遠離政治中心多年的宋平,其影響力是不是可以大到一出面就擺平習近平苦心經營了多年的中央警衛團,我覺得是需要打上一個巨大問號的。

王毅戰狼變調?

此外,有關王毅戰狼變調,呼籲中美友好的說法,我查了一下,其實源自牆內的自媒體文章,目前已經被刪除了。王毅希望中美重修舊好也確有其事,在美東時間9月19號,王毅藉出席聯合國大會之機在紐約會見了知名的美國「擁抱熊貓派」代表人物前國務卿基辛格。

在這次會面中,王毅的確提到了希望基辛格繼續發揮獨特重要作用,助力兩國關係早日重回正軌。

但我們也不應忽略另一個相反的信息:在本次聯大會議上,俄羅斯因為侵略烏克蘭,遭到了空前的孤立,無人問津,唯獨只有代表中共的王毅,高調與俄方代表團正式會面,雙方在記者面前脫下口罩握手示好。

凡是對美國有所了解的朋友可能都知道,基辛格對中美關係的影響力,其實基本上可以說和宋平對當前中南海政局的影響力差不多,二者都只是仗著資格老,大家多少給點面子,但在當權者眼中,早就是屬於被後浪的後浪拍在沙灘上的人物了。

如果習近平真的被軟禁了,新的領導人需要改弦更張與美國修好,根本不需要走基辛格這條路,讓秦剛低調約見國務院副卿謝爾曼等人通報一下即可。王毅萬里迢迢去走基辛格的門路,恰恰說明了當前的中共在美國不得其門而入的真實處境,當局又不想丟份看美國人臉色,所以只好去和見到中共代表就眉開眼笑的基辛格勾兌。為甚麼基辛格如此親共,說白了就是「人傻錢多,悶聲發財」8字而已。

中國為何大面積取消航班

至於很多人都關注的大面積取消航班的情況,尤其北京大面積取消尤其令人關注。這個消息發酵是在9月21號,查看公開數據可以看到,當天全國國內客運航班取消率為52.55%,而此前兩天的20號和19號的取消率分別為53.53%和54.03%。所以這不只是一天的現象,而是持續了數天。

22日,北京首都機場進出港取消率為61%,大興機場進出港取消率為65%,持續升高,但這應當與北京7-9級的大風黃色預警有關。

為甚麼連續幾天出現各地航班大面積取消?官方的說法是與疫情有關,某個地區突然進入封控靜默,航班肯定大受影響。

我個人覺得這可能只是部份原因,還難以完全解釋一切。但從另一面看,即使官方是因為某種不便明說的原因限制航班,我們也很難直接得出這與中南海政變有關係的結論,我覺得在獲得更有力的證據之前,對航班取消的真實原因還需要作進一步的觀察。

《南華早報》再報德法 領導人11月訪華

曾經獨家報道說歐洲四國將在11月集體訪華面見習近平的《南華早報》,曾經被趙立堅闢謠說是假消息。22日,該報反擊趙立堅,再度報道稱,德國聯邦總理舒爾茨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在今年11月有可能前往北京與習近平會晤,只是這次德法兩國領導人將分別訪問中國,而不是結伴而行。

報道還點名說,中共前駐柏林大使史明德上周已經在柏林協商籌劃舒爾茨11月訪華的細節。

我們此前就討論過了,《南早》的背景和習近平並不是一條船上的,而且還可以說是對立的。如果習近平真的出了大狀況,反對派上位得勢了,只需要通過他們自己的媒體渠道出口轉內銷放點風,就可解除「習近平連任」這個結論對國內外巨大的捆綁壓力。

但我們目前看到的是相反的情況,是對立派的媒體都在釋放習近平連任的訊息。所以,我想我們應當更加理性的看待相關的傳聞和各種新聞訊息。我們都希望這個體制儘快解體,都希望這些人為的災難馬上結束,但我們也不得不理智的面對可能出現的最壞結果,並做好相應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