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在中國大陸頗有名氣的「中國政法大學」,也避免不了被學生「放鴿子」的命運。該校日前發布了一則研究生放棄入學資格的公示,引發中國網民關注並熱議。

中國近年來參加全國研究生招生考試(簡稱考研)的人數越來越多,考研難度也明顯增加,而一些考生卻選擇「錄而不讀」。「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9月19日發布的一則公示顯示,32名2022級研究生新生放棄了該校的入學資格。

該公示中,這32名未按時報到入學的學生姓名、專業被公開。其中,中國內地碩士研究生15人,內地博士研究生7人,港澳台地區研究生4人,以及外國留學研究生6人。

從專業來看,商學院人數最多,僅工商管理專業就有7人棄學;其他人涉及到法律碩士學院、法學院、數據法治研究院、國際法學院等多個學院。

「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的陳老師9月21日對中國媒體極目新聞表示,這些考生大多因個人原因棄學,並沒有特殊的原因。目前,因錄取工作早已結束,已經沒有辦法進行替補錄取。

「在錄取程序完成之前,可能還有遞補錄取的希望,但是現在程序早已走完,基本沒可能再補錄了。」陳老師稱,這些學生都是經過正常程序錄取,具體的棄學原因不便公開。在學生不來報到的情況下,學校只能尊重其個人的意願。

「其實我們也不希望他們放棄,這相當於浪費了我們學校的名額,他們也確實佔用了其他考生的機會。」陳老師表示,每個棄學的學生都經學校再三確認,手寫簽字放棄入學的申請表,提交相關材料走正規程序之後,才最終確認其放棄讀研究生的資格。

「錄而不讀」在中國早已見怪不怪

近年來在中國,「錄而不讀」似乎成了一個固定熱點,在每年秋季準時出現。錄取之後,學生未按規定辦理入學手續,簡稱「錄而不讀」。

考研不易,有人高攀不起,有人卻愛答不理。「中國政法大學」的這則公示引發中國網民激烈爭論。有網民說,32個求學機會,就這麼被這32個人給浪費了;也有人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選擇的權利,這些學生沒有做錯甚麼。

網民的爭論甚至引起了中共官方媒體的注意。中共央媒光明日報社旗下的光明網在9月22日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

文中稱,儘管研究生「錄而不讀」早已令人見怪不怪,但此事發生在「中國政法大學」身上還是讓人感到吃驚——作為國內法學領域的頂尖高校,「中國政法大學」令不少「考研黨」高山仰止,誰能想到,有人竟然放棄。更讓人感到吃驚的是,2021年,「中國政法大學」也有38名研究生放棄了入學資格。

文章還稱:「『錄而不讀』的原因無外乎三個方面:要麼是找到了心儀的工作,要麼是考取了更好的學校,或者是對學校調劑感到不滿意。」

中國財經日報《每日經濟新聞》也在近日的報道中說,多所學校負責招生的老師和教授表示,找到工作、出國留學是學生放棄入學資格的主要原因。除此之外,報考全日制研究生的同學被調劑到非全日制,也是原因之一。

分析:「錄而不讀」是權衡利弊的結果

海外時政觀察人士陸天明認為,「錄而不讀」是因為這些學生在權衡利弊,「他們當然是有更好的選擇才會不讀」。

陸天明9月23日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許多學生臨近畢業時都會做兩手準備:一邊找工作,一邊考研。「很多人實際上是無奈之下才去考研,因為本科生就業不容易找工作、找不到好工作。」他說,「如果他的家庭背景沒有甚麼社會關係的話,那就更難找到好工作,所以他不得不考研、提高學歷來應對就業問題。」

「對於一些人來講,他可能有背景或有些人脈關係,找到了好工作或辦成了出國留學。」陸天明說,「有了更好的出路,那他自然就會選擇放棄讀研。」

中國高校法學專業畢業生就業難

近幾年來,中國高校每年的畢業生人數逐年上升,大學生陷入找工作難的局面。有些專業看起來火熱,但實際上不少專業的學生畢業即失業。

法學專業之前一直都被認為是熱門專業,但畢業生的就業形勢卻不容樂觀。從2002年開始,中國的法學本科畢業生就業率就低於全國高校畢業生平均水平。

中國法學教育界曾有種說法:只有從「五院四系」走出來的人,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法律科班生。「五院」是指「中國政法大學」、西南政法大學、西北政法大學、華東政法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四系」指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吉林大學、武漢大學曾經的法律系,現在改為法學院。

但現在,即便是法學「五院四系」的畢業生也難逃就業難的困局。

陸天明表示,社會上在說政法系統畢業生就業難,「就業難實際上不是說沒有需求,而是供過於求,也就是說這個專業實際上是過於熱門,所以本科生相對難找工作。」

「在中國,公務員系統尋址最熱門,政法系統也是一樣,它屬於公務員系統,所以『旱澇保收』,同時它又有一些灰色收入,所以很多人削尖了腦袋要往裏鑽。供過於求所以競爭就非常激烈,因此就業的門檻越來越高。不光是政法系統,很多行業都是這樣。」

陸天明說,中國目前整體處於一種法律虛無狀態,也就是說法律已經成了有權有勢者的牟利工具,成為中共當局打壓異見人士、信仰人士的工具。「在這個過程中,這些人會獲得很多好處,也就是灰色收入。」

「法律系統現在真的就是這樣,就是誰有錢有勢,在打官司的時候就能夠打贏。」他說,「從政府的角度來講,所謂維穩,即打壓內部民眾的開支,已經多年大於國防開支,也就是政府給的經費相當高。所以很多人看好了這一點,這些人就是利益為先,哪裏收入高、好處大,他就往哪兒去。」

政法委經費被用於迫害法輪功 「維穩」經費超軍費

1999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由於中國當時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為調集全國所有資源來鎮壓,1999年6月10日,江澤民從中央到各省市都成立了類似蓋世太保的特務機構——610辦公室。

江澤民在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動用等同於全中國國民生產總值的四分之一的資產加強對法輪功進行迫害。

江以國家政策的形式,不斷加大力度撥款給直接執行迫害的政法系統,而這些經費被大量直接用於迫害法輪功。

中共迫害法輪功耗費了中國天文數字的財力物力。在鎮壓初期,國民生產總值的四分之一被用來迫害法輪功。政法委主控的「維穩」費用一再創下新高,已經超過軍隊費用。

自2011年起連續3年,中共的「維穩」費用超過預算,超過軍費。2013年公共財政關於公共安全執行費用預期為7,691億元人民幣(約合1,211億美元),軍費為7,406億元(約合1,166億美元);2012年維穩費用為7,018億元(約合1,105億美元),軍費6,703億元(約合1,055億美元)。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2012年7月12日發布的報告顯示,江澤民集團動用全國的人力、財力、物力迫害法輪功,造成了巨大的經濟「黑洞」。這包括巨額國家資源投入公檢法機構用於在全國各地組建並維持各級610辦公室、擴建和新建派出所、看守所、「洗腦班」、監獄等、投入專項經費等直接用於鎮壓,與此同時重賞迫害者。@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