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要求香港的地下黨員「要像白蟻一樣做工作,一聲不響,把整個屋子咬爛」,這樣才算符合「毛澤東思想」。

1912年,排水量66,000噸的鐵達尼號首航,就沉沒在大西洋,成為世界航海史的絕唱。

但是人們不會因為一艘最大的船沉了,就不敢坐船了。大西洋的航運,往來歐洲和美國之間的旅客的需求,讓造船能力世界第一的英國人趕緊又造了一艘,命名為「伊利沙伯女王號」。這艘船更大,排水量83,000噸。然而,在保持世界第一極致豪華郵輪的名號40年後,它卻意外的沉沒在太平洋上的一個美麗港灣,這裏就是——香港。

1972年1月9日,伊利沙伯女王號被縱火、焚燒,沉沒於香港港灣。這艘大船怎樣來到香港,又是怎樣的陰謀終結了它的命運,我們今天來說說。

1930年代打造的伊利沙伯女王號,是世間所見最龐大、最美麗動人的郵輪,外型高貴典雅,是為來往歐洲和美國的紳士、淑女、富豪貴族設計的超豪華郵輪。然而它的處女航乘客,不是衣冠楚楚的賓客,而是黑壓壓的全副武裝的士兵。原來它的下水,趕上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伊利沙伯女王號和姊妹船瑪麗皇后號被英國海軍徵用,從澳洲、加拿大運送軍隊還有軍用物資來歐洲參戰。

伊利沙伯女王號航速最高可達32節,比護衛的軍用艦艇快得多,於是它在布滿德國潛艇和日本潛艇的茫茫大海上,依靠自身的高速,和女王的威名護佑,一直安然無恙,整個大戰期間,它輸運了至少75萬人次的士兵。

1945年8月,二戰結束。伊利沙伯女王號回歸商業航運。然而,好景不長,十年後,商用客機出現了,波音707六個小時就可以讓旅客舒適地飛越大西洋,從倫敦抵達紐約。伊利沙伯女王號和其它豪華郵輪開始發現,特等艙空無一人,為了節省成本,船上的大廚們接到通知:聽好了,從今天開始,夾在麵包裏的黃瓜要切薄一點。伊利沙伯女王號經過一番折騰,選擇在風光宜人的佛羅里達海灘改造成海上酒店。30年前參加過這艘船的下水典禮的伊利沙伯女王也出席了慶典。賓客們暗暗懷著對大英帝國榮耀的懷念,都預祝它前程似錦、風華再現。

結果這艘船進港的時候,出了一件很不吉利的事情,電焊工不知怎麼就把伊利沙伯女王號的女王(Queen)那個字給抹掉了。沒有女王頭銜的護佑,郵輪開始了它不幸的經歷,它的投資商,不是官司纏身,就是鋃鐺入獄,甚至被黑手黨射殺。

船主只好再次拍賣郵輪。這一次接盤的是東方船王董浩雲,第一任香港特首董建華的父親。

董浩雲是從上海白手起家的。多年前,他知道中共進了城,沒有他們這些資本家的好果子吃,就跟隨絕大多數民族資本家從上海逃到香港,苦幹實幹,發揮他的企業家精神,在戰後的繁榮海運中,董浩雲重建航運帝國。這次他聽說伊利沙伯女王號要重新拍賣,於是以三百萬美元標下伊利沙伯女王號,移送香港。船王有另外的打算,他準備把郵輪改建成一座海上大學。但是這個理想,卻被一把火燒掉了。

1970年代初期,中國文化大革命的紅色暴力開始滲透到南方的香港,引起多場示威與暴動。董浩雲準備在郵輪的煙囪描上公司的梅花標誌,共產黨背景的激進工人,說梅花是國民黨的徽標,開始抗議。其實,中共對於香港的社會秩序的摧毀,早在省港大罷工時期就開始了。

到了1949年,中共通過香港工委,開辦幹部訓練班,正式對香港滲透。他們在香港有三條線:紅線是中共企業、中共媒體、左翼學校;灰線是文藝團體的地下黨;白線是潛伏在政府及社會各界的無間道。隨後就發生了電車工人罷工和國民政府兩航事件。港英政府開始警覺,提出一份1,800名共黨份子的名單,加強監控與打擊中共在香港的地下黨勢力。

地下黨消停了一段時間後,1967年舉行了六七暴動,地下黨到處放「菠蘿」,這菠蘿可不是那個水果,是香港人對炸彈的說法。殺死警察,炸死幼兒,燒死一個播音員,中共組織八千刀客搞白色恐怖,後來毛澤東擔心國際影響,根本不予承認這批暴露了目標的地下黨,到現在這些老黨員中那些活著的還在請中共給平反呢。要是給他們平反了,不就承認當年在香港搞暴動了嗎?中共不搞暴動,可並沒有放棄對香港的控制,開始了對港政策調整。

1966年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吳荻舟的一份「絕密」文件,解釋中央精神,要求香港的地下黨員「要像白蟻一樣做工作,一聲不響,把整個屋子咬爛」,這樣才算符合「毛澤東思想」。

伊利沙伯女王號的行動,就屬於文革餘孽的最後一次、是沒有搞懂中共高層對港政策調整,幹的最後一票大活兒。

1月9日是星期天,天氣溫暖舒適,香港人在屋頂開始燒烤。上午十一點多,他們發現,那艘剛剛刷上新漆、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的白色郵輪,一縷黑色油煙從船頭到船尾的一整排舷窗冒出來,大英帝國最豪華的老郵輪失火了。當時董浩雲的長子,準備繼承家業的董建華,正在船上巡視。救火船的救火員安全把他救出,正午時分,郵輪發出巨大的痛苦呻吟聲,轟然沉入水中。

火災調查發現:船上同時有九個失火點,是蓄意縱火。英國船東公司大多數主管相信,火災涉及政治因素,因為董家有著鮮明的親台灣的政治色彩,遭到香港本地親共團體的不斷騷擾。

一九八二年,董浩雲辭世,由長子董建華接掌家族事業——東方海外貨櫃航運公司。隨著貨櫃運輸業務的膨脹,公司陷入財務困境,需要周轉現金。諷刺的是,最後為董建華紓困的金主並非他老爸忠誠的台灣,而是中共。霍英東牽線,中共高層點頭,大陸數家銀行總共撥出一億兩千萬美元貸款來給董建華解困。香港某公職人員曾以譏諷口吻說,從那時候起,董建華就成了共產黨奴才,北京主子會在適當時機讓他乖乖聽命。

英國統治香港一百五十年的主權,在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的子夜終止,此後交由中國接管,香港也將改制為特別行政區。北京政府決定讓當年拿走了自己一個錢袋子的董建華出任由中共指派的首任行政長官。

董建華在香港主權移交前一個月發表的一場演說中,表露了他的忠誠。但是他的過份諂媚,讓人感到寒心。他說:「自由並非不重要,但西方完全不了解中國文化,現在是重申我們該扮演何種角色的時候了,個人權利不及社會秩序來得重要,這就是我們的現況。」

如今,當年的伊利沙伯女王號沉船已經成為填海後的青衣貨櫃碼頭地基的一部份,不會再浮出水面了。

而當年中共確立對港政策的白蟻計劃,卻不斷孵化著一群群的白蟻,至今吞噬著香港這個可貴的民主大屋。

大英帝國的榮光最後熄滅了,取而代之的,是專制的黑暗與香港人心中不滅的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