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後英領館外人流不減 曾吹奏英國國歌男子被捕

昨日(19日)是已故英女王伊利莎伯二世國葬的日子,國葬儀式於英國時間上午11點在倫敦西敏寺舉行。有大約兩千名賓客出席,包括皇室成員、英國各界別的重要人士,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國家元首和政府代表,包括美國總統拜登、韓國總統尹錫悅等,另外還有大約200名早前獲表彰對英國有特殊貢獻的人士。

在國葬儀式尾聲的時候,奏起軍樂輓歌《最後崗位》,全國默哀兩分鐘,在奏完英國國歌之後,這個大約一個小時的儀式宣告結束。之後女王的靈柩由皇家海軍炮架車移送到海德公園南側的威靈頓拱門,王室成員跟隨其後。期間大笨鐘鳴鐘致哀,靈柩其後轉由靈車移送到溫莎堡,與英國時間大約下午4點,在聖喬治教堂舉行下葬儀式,在傍晚再舉行家祭儀式。英女王會與去年離世的丈夫菲臘親王,合葬在聖喬治教堂裡面的喬治六世紀念教堂。

大紀元駐英國的記者昨日早上7點在西敏寺一帶採訪,當時已經有大批民眾聚集,國會一帶的道路封閉,部分地鐵站停運、列車飛站,民眾需要徒步進入西敏寺附近,在國會廣場不時有軍人列隊路過,而群眾就會熱烈拍掌,英國傳媒估計在國會廣場一帶有至少幾十萬人。我們的記者訪問了香港留學生Audrey和Oscar,他們原本昨晚凌晨3點在倫敦橋排隊輪候瞻仰英女王,但是由於當時已經截龍,所以未能瞻仰,之後改到國會廣場外面通宵等候,他們買了水和餅乾充飢,希望望到女王靈柩最後一面。Andrey認為,人生只有唯一一次機會向英女王道別,即使只能在外圍看見馬車經過也覺得值得。而昨日早上前往溫莎的火車已經擠滿人,我們的記者在溫莎訪問了一位香港人趙小姐,她昨日剛剛放假,專程到溫莎現場表達對女王的敬意。她說,以前在英國管治下的香港獲得良好教育和生活,對英女王心懷感謝。

另一方面,在香港的英國領事館昨日繼續開放供公眾悼念英女王,現場人潮不斷,由領事館一直伸延至中銀大廈紅棉路外面,由領事館龍頭走到龍尾,需要步行大約15至20分鐘。大多數人拿著白花,不惜等大約4個小時,進入領事館裡面向英女王作最後致敬。有獻花的市民對我們的記者講,在香港土生土長,現在得到的東西,都是英屬香港時期所得。亦有市民表示,在1975年英女王來香港時,有幸見過她一面,當時她坐後座,戴著皇冠,見到她好興奮。

在昨晚入夜之後,仍然有不少市民在英領館外面聚集,有人點起蠟燭和獻花,亦有人舉起手機燈唱抗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高呼「God saves the queen」以及「香港人加油」等口號。到夜晚9點多,警察到英領館外面拉起橙帶,截查及拘捕一名曾經用口琴吹奏英國國歌的男子,有警察用水淋熄在領事館外面行人路欄杆上的燭光,亦有警員踏入領事館範圍,被職員阻止。有網民質疑,在新香港之下,悼念英女王已經成為禁忌。

港府擬修改法例名稱去殖化

正當不少香港人連日來悼念英女王的時候,有消息指,香港政府似乎正在考慮怎樣應對。《信報》專欄作家余錦賢昨日在專欄透露,政府內部近期曾經研究去殖化的問題。在會上有人提到《伊利沙伯女皇弱智人士基金條例》,認為香港主權移交已經25年,加上英女王辭世,是時候研究改名,去突顯中共恢復行使香港主權的事實。至於應該改一個怎樣的新名,以及有關基金的去向,政府內部暫時未有結論。其實,香港目前有多個帶有殖民地色彩的基金條例,例如《麥理浩爵士信託基金條例》、《戴麟趾爵士康樂基金條例》、《尤德爵士紀念基金條例》等。

那麼建築物和街道名怎麼處理呢?消息人士透露,政府內部未有觸及這個議題,可能是擔心爭議太大,現階段適宜循序漸進,先由較少反彈的地方入手。有網民就說,維園以後可能會改名為「人民公園」,實在令人唏噓。

中國工廠接數萬英國旗訂單

另一方面,加拿大CTV電視網最近報道,在英女王逝世之後的90分鐘內,中國浙江省紹興市一間工廠收到幾萬個英國國旗的訂單,即刻停下其它工作,超過100名員工每日由上午7點半開始,一日工作14個小時在做英國國旗。

工廠經理說,在一星期內製造了超過50萬支英國國旗,有些旗幟上面印有英國女王肖像、出生及死亡年份。第一位客人是在凌晨3點下單,訂製幾萬支旗幟,而工廠當時有2萬支旗幟存貨,那位客人親自到工廠取貨,旗幟未包裝好就放入箱中運走了。

袁國勇聯同3名學者撰文倡逐步復常

接下來跟大家講一下香港疫情的新消息。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昨日聯同生物化學系教授金冬雁、微生物學系名譽助理教授龍振邦,以及微生物學系臨床副教授陳福和撰文指出,香港經過第五輪疫情之後,抗疫已經進入了新階段,而社區基本上已經建立防重症屏障,再加上現時疫苗接種率高,再出現像今年初一樣的爆發的機會很小,他們建議政府應該逐漸開始放寬復常。

他們認為,未接種疫苗的市民仍然對疫苗有猶豫,再等下去亦不會有大改變,建議政府先逐步取消室內活動的社交距離措施,但是必須確保室內場所的鮮風供應及換氣量符合法定要求。他們又建議,盡快落實第四階段疫苗通行證,進一步取消餐飲場所營業時間及每枱人數等限制,讓那些已經打完三針疫苗的人士回復正常生活,但是仍然須要戴口罩。他們還形容,病毒已經深入社區,常規的污水檢測和圍封強檢已經沒有實際意義,應該要停止,而這兩個方法可以留作研究,或者在出現罕見爆發,或是在疫情低谷時出現早期爆發先兆,作為輔助防疫手段。他們還建議政府,要將資源用在提高老幼疫苗接種率等措施。

關於入境檢疫「0+7」措施,他們認為輸入個案只是佔本地確診總數大約2%,不會對醫療系統造成明顯的壓力,所以香港絕對有條件進一步實現以檢測代替「0+7」的措施,甚至更進取的方案,加速邁向復常,究竟香港政府會不會聽袁國勇等人的意見呢?大家怎麼看呢?

皇家加勒比擬放棄在港重啟公海遊

另外,繼國際大型體育比賽取消或者撤離香港之後,連郵輪也可能放棄香港?《南華早報》昨日引述業內人士的消息指,皇家加勒比國際郵輪公司本來預期可以在幾日內獲准在今年第四季度將郵輪送到香港,但是等了一個月之後仍然未得到香港政府的明確答覆,所以很可能會宣布放棄在香港重新推出公海遊計劃(cruise-to-nowhere)。而在今年2月被移至新加坡的「海洋光譜號」(Spectrum of the Seas)將會留在新加坡。

皇家加勒比發言人回應傳媒查詢的時候,沒有證實相關消息,只是表示很難將香港納入公司的任何計劃之中,因為官員沒有就進一步放寬防疫措施制定明確的路線圖,而郵輪公司需要相當長的準備時間,才能夠將船隻由一個地區重新部署到另一個地區。發言人又提到,新加坡在兩年前已經批准重新開始航行在今年6月開始有目的地的航線。

中共二十大維穩 市民上訪被拘禁

最後跟大家講一下中國大陸的消息,距離中共二十大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之前就已經傳出許多上訪市民被攔截回原居地,或者被人拘禁在「黑監獄」,限制他們的人身自由。

在9月18日,湖北十堰訪民尹登珍接受大紀元記者的訪問時說,在9月9號晚上11點,她在北京市房山區閻村紫草塢前往吳莊的路上,被湖北十堰市鄖陽區政法委副書記時天喬帶人綁架,並且搶了她的身份證和手機。返回到十堰市之後,她被人帶到一間酒店關押,被許多人看守住。尹登珍說,由9月9號被人綁架、10號上午被人拘禁,到18號已經8日,沒有與任何領導見面,打電話報警也打不通。她說自己是癌症患者,都不可以就醫,而且吃完飯肚痛了幾日,希望大家關注。大紀元的記者曾經打電話給這名副書記時天喬,但是電話打不通。

尹登珍在2004年與前任丈夫夏家志租了堰中蔬菜公司的批發市場,但是被蔬菜公司毀約,造成尹登珍兩公婆投資損失,將他們拖入了無休止的訴訟。法院雖然判蔬菜公司敗訴,但是尹登珍並未獲得應有的賠償,她被迫上訪維權。她曾被勞動教養一年半,在2009年,被張灣區法院以敲詐勒索政府為由,判刑3年。前夫夏家志承受不了殘酷的現實,與尹登珍離婚。尹登珍由三十多歲維權被迫害,到如今已經五十多歲,不僅家庭破碎,5年前還患了癌症。

在2021年6月10號,尹登珍與現任丈夫肖書君在北京被綁架返回原居地,尹登珍被關在了湖北一個山區的小屋中受監控。被北京高級法院法警打到睡大街28日的肖書君就被人送到兩千里外的黑龍江同江市的小醫院。有網民說,在中國大陸,有好多被壓迫的人,用盡方法想去北京上訪申冤,但是都得到不幸的下場,究竟中共害怕些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