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聯第二輪分組賽,巴塞隆拿作客拜仁慕尼黑,以0:2落敗,不算甚麼出奇賽果,去年兩度對碰,巴塞也不敵,各輸0:3。

賽事焦點,是利雲度夫斯基倒戈。由2014年開始效力拜仁慕尼黑,一直是隊中主力射手,贏盡德甲與歐聯。今年暑假,突然要求離隊,拜仁慕尼黑拒絕,利雲度夫斯基直頭發惡:「你有冇搞錯,我幫你贏盡錦標,有功有勞,你唔肯放我走?咁你叫以後其他球員點會願意加盟?」去意已決,接近反面,終於求仁得仁。傳聞曼聯、車路士等豪門也對利雲度夫斯基有興趣,但球員講明只會轉投巴塞隆拿:一支幾乎破產的昔日班霸。兩年前,在利雲度夫斯基帶領之下,拜仁慕尼黑曾經大炒巴塞隆拿8:2。正常來說,人望高處,倒帶到2014年,利雲度夫斯基正正背叛多蒙特,情傾財大氣粗的拜仁慕尼黑,可能會被認為不道德,但至少是人性一種。有拜仁慕尼黑的皇帝不做,堅持要為巴塞隆拿救亡?也不知是愚蠢還是情操高尚。

巴塞隆拿就是有這種魅力。畢竟近代出產過太多球王,由李華度到朗拿甸奴到美斯,難怪是大量球員的終極夢想。而且,巴塞隆拿還有一項與別不同的優點:夠賤。基於人類愛犯賤的常態,利雲度夫斯基非巴不嫁,又好像很合理。

巴塞的賤,不是沒有前科。因為缺錢,被迫把美斯送走,尚且有個說法;曾為球隊立下汗馬功勞的蘇亞雷斯,因為被嫌棄年老,像垃圾一樣給掃走,連比較有體面的道別儀式也沒有,怎解釋?也算小事。財困之下,巴塞隆拿最近發窮惡,免費引入用來救命的奧巴美揚,轉眼用完即棄,賣給車路士,無本生利;老屈法蘭基迪莊違反合約,希望把球員迫去曼聯,賣不走,也希望員工主動減人工;到連球衣號碼也不分派給巴夫韋迪,用一種羞辱球員的手法迫人就範離隊;再到最近指控馬德里體育會有違合約精神,夾硬要求對方一定要賺入基沙文……種種醜態,已暴露巴塞隆拿有幾「愛惜」旗下球員。偏偏,還是有無數大牌球星趨之若鶩。

例如原本效力英超中游球會列斯聯的巴西國腳拉芬拿,同時得到車路士及巴塞隆拿青睞,他選擇後者,一如大部份南美球員的喜好。理解得到。連曼城重心之一班拿度施華也蠢蠢欲動?踢曼城,人工高福利好,有名有利有情有義,有眼見巴塞隆拿把球員當工具當棋子,為乜要自掘墳墓?

根本就是市面上一段段愛情關係。巴塞隆拿不錯是公認的賤男,但鬼叫阿媽生得佢靚仔,美女們投懷送抱後,覺得自己威,有面子。而且,美女既然是美女,多數自信心爆棚,永遠認為自己比其他女人優勝,自己肯定是最後的一個,而不是同樣會被始亂終棄的一個。即是,利雲度夫斯基一來,掃走迪比掃走奧巴美揚,過程中,已經充滿快感。這是一般好男人無法提供的虛榮心。

有這樣的美女,或球星,難免會令巴塞隆拿之類的賤男變本加厲。怎樣才可以懲罰賤男,回復良好社會風氣?要比賤男更賤。遠古的,可以參考費高;近代一點,有尼馬。以此作準則,尼馬當日不理巴塞隆拿寵愛,一意孤行過檔巴黎聖日耳門,根本是撥亂反正好榜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