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晚間,拜登在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舉辦的一次招待會上說,世界局勢正處在不斷變化當中,其中中國所處的局面是,習近平和中國人民不確定自己的未來走向。這引起各界高度關注:拜登政府對中共走向的判斷是否正在調整?

VOA在報道時提了一句:「拜登總統在講話中沒有詳細說明他做出這種判斷的具體理由和信息來源。」不過,分析拜登這次講話內容和美國近期對華政策動向,似可發現其做出判斷的兩種信息來源。

第一,拜登與習之間的直接交往經驗(這類經驗對領導人決策具有不可替代性)

拜登講話中提到,他是與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相處時間最長的世界領導人,過去12年來曾經與習近平單獨相處超過78個小時,其中68個小時是面對面的接觸。的確,拜登還是奧巴馬政府(2009.1—2017.1)的副總統時,就開始與習近平打交道,2012年初爆出的王立軍事件中還支持過習,曾希望習領導中國變革。不過,拜登2021年1月就任總統以來,對習的評價就一直在改變。例如:

(一)在2021年2月7日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播出的採訪中,拜登談到習近平時說,「他很聰明。他非常強硬。」「他沒有——我的意思不是批評,只是現實——他的骨子裏就沒有民主。」

(二)2021年5月28日,拜登對從阿富汗撤軍的美軍發表演講,稱「我們正處於一場民主國家與專制國家之間的戰鬥」。當中拜登提到:「我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相處的時間比任何世界領導人都多,與他進行了24小時的私人會面,只有一名翻譯,與他在中國和這裏旅行了17,000公里。」「他(習近平)堅信,在2030年或2035年之前中國將擁有(own)美國,因為專制國家可以迅速作出決定。」

(三)2021年6月16日,拜登和普京日內瓦會談後的美方記者會上,當被問及他是否會以「老朋友對老朋友」的身份給習近平打電話時,拜登說,「讓我們把事情弄清楚。我們彼此都很了解,我們稱不上老朋友,只是純粹的工作(關係)。」(不過,2021年11月16日,習近平在與拜登的首次視像會晤開始時,仍用「老朋友」一詞來打招呼。)

這些評價,表現出拜登對習、對中共的認知發生了一定改變:(一)不再寄希望習會領導中國變革;(二)中共是美國的最大威脅,中美之間必然展開「極端的戰略競爭」;(三)競爭又是建立在價值觀對立的基礎上的,具有根本性和不可妥協性,雖然美方不希望滑向衝突和戰爭。

這雖然從特朗普政府2020年新冷戰的立場後退了,但與時任總統奧巴馬2016年發表的觀點——雖然中共會在未來數十年內成為美國最大的挑戰,但衰落的中國(中共)比崛起的中國(中共)更可怕——已不可同日而語了。

第二,美國戰略情報部門對中美綜合國力對比態勢的研判

2020年的大選事件和大瘟疫的重創,使美國陷入深刻的危機中。2021年拜登就職時,悲觀失望情緒瀰漫美國。一些智庫預測中國經濟規模超過美國的日期將大為提前。中共呢?一派洋洋自得。2021年1月11日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上,習高調宣稱: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但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也是我們的決心和信心所在。「東昇西降」論喧囂一時。中共對美態度強硬,從阿拉斯加高層會晤中的發飆到天津會談提出「兩張清單」「三條紅線」,氣勢囂張。

不過,進入2022年,三大因素明顯導致中美攻守換位。(一)拜登政府的「聯盟戰略」開始發揮作用,全球產業鏈重組加快,中共戰略處境顯著惡化;(二)在俄烏戰爭的錯誤站位,使中共成為僅次於俄羅斯的大輸家;(三)中共極端的「動態清零」防疫政策,重創經濟,民怨沸騰。

美國政界、學界開始意識到,中共已經無可救藥地進入快速衰亡的新階段。例如,美國重要雜誌《外交政策》最近的一個專輯,以「亮點:中國正在衰落嗎?」為主題,搜集了過去幾年間一系列的文章,闡明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即將讓世界了解衰落的細微差別」,探討了所謂的「中國經濟奇蹟」出現的裂縫等等。

《華爾街日報》8月中旬亦刊發社論說,中國經濟正在為領導人的政策錯誤付出代價,7月份的中國經濟數據以及當局祭出的刺激政策表明,領導人已經沒有辦法阻止中國經濟下滑。

VOA 6月9日發表的《中國經濟急劇放緩,美國或需改變對華戰略判斷》一文則指出,(一)當前中國困局非同以往,因為中國經濟的深層結構性矛盾、治理模式等等一系列問題在多年積累下來之後已經到了再也無法迴避的地步;(二)長期以來的廣泛共識——中國經濟將會持續高速發展,崛起不可逆轉——已經備受質疑,而對中國經濟基本走向的判斷直接涉及到美國對華戰略決策的基礎。

事實上,美國戰略情報能力之強大,毋庸置疑(雖然也犯過不少錯誤)。例如,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事,拜登政府去年10月份就已經提前「戰爭預警」了,當時連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都不相信;不過,戰爭的爆發使輕視者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今年6月4日,拜登指出,獨立經濟學家預計,今年美國經濟增長速度可能超過中國經濟,自1976年以來,即近半個世紀前至今,這種情況從未發生過。

似乎,拜登政府對中美綜合國際對比態勢正在進行新的研判,由此可能導致美國對華政策發生重大變化。因為,以往「華盛頓致力打造的是一項以中國(中共)崛起為基礎的對華戰略」,現在需要的是如何應對中國(中共)已顯衰落的戰略。美國前國防部副部長羅伯特‧威爾基甚至走得更遠,他撰文說,中國(中共)正在迅速步入一個經濟衰退的時代,而習近平政府不知道如何應對;美國可以像塑造蘇聯一樣塑造中國(中共)的崩潰。

似乎,拜登政府正在探索對華政策的多種可能。舉例而言,幾個月前拜登政府就放風,考慮取消對部份中國進口商品加徵的關稅,以緩解美國經濟面臨的高通脹問題,但一直沒有動靜。表面上看,有中共環台軍演和美國中期選舉的因素;但深層看,拜登政府可能認為陷入經濟困境的中共更渴求取消加徵關稅。

在中共「二十大」前夕、習近平謀求三連任的關鍵時刻,拜登說:「他(習近平)不確定要怎麼做……過去的廣告招牌是甚麼?『來中國投資,你有巨大的人口市場。』那麼,現在發生了甚麼?——他完全不那麼確定這種能力了。中國方面對他們的未來感到非常、非常的不確定。中國人民對他們的未來感到不確定。」

這包含的潛台詞實在太豐富了。#

大紀元首發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