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森明菜宣布復出,在我的年齡層,引起一時哄動。無數朋友發出帖文,話自己小時候有幾迷戀中森明菜,有幾仇恨近藤真彥,見到多年偶像重現笑容,感動到流淚。我的朋友,侷限在七十後、八十後。千禧後或甚至更後的?應該只會不斷問人中森明菜即是哪一位,發現自己不認識後,就話對方紅極有限。無知是一種福氣。

不看清楚的話,我以為是山口百惠復出。山口百惠是七十年代的日本天后,1980年,21歲,最當紅的時候,跟三浦友和結婚,宣布退出娛樂圈。42年以來,未曾復出過。如果,山口百惠今天出篇帖文,話自己回歸,肯定是驚天動地大新聞,硬要比喻的話,我只能說有點似關正傑走上《Chill Club》,唱一次《天蠶變》或《萬水千山縱橫》。中森明菜?程度肯定不是關正傑,比較似許志安。

中森明菜出道於八十年代初,被公認為山口百惠接班人,跟松田聖子一時瑜亮;到八十年代末,因為難以忍受男朋友近藤真彥周圍偷食,並且騙財,慘到割脈自殺。未夠慘,開記者招待會,人人以為近藤真彥宣布婚事,結果竟然沒有一回事。隔幾年後,還迎娶另一個女人,入住中森明菜畀錢買的豪宅。就算不計其他元素,中森明菜的事業從此跌入低潮,也合情合理。

這樣一跌,跌了接近二十年。2010年,以疲勞為理由,退出演藝事業。四年後,復出,聲勢大不如前。頂了三年,到2017年,無聲無息淡出。對,中森明菜離開幕前,其實不足五年時間,計上疫情關係,只不過類似陳慧琳在2018推出唱片後甚少露面。陳慧琳之前出席金像獎頒獎禮,迴響好像遠遠不及中森明菜宣布復出。

因為,你以為中森明菜收山收了很多年呀!可能由九十年代開始,已經以為中森明菜退了休。這十幾二十年,無論她出唱片、開演唱會,還是上紅白,你也不聞不問。突然見到她的消息,自然有種久別重逢的錯覺。一下子,中森明菜的低潮期,被遺棄的日子,被清洗了,不存在了,再度做回天王巨星。做人,真要學懂以退為進。夠膽識賭一鋪,敢消失江湖一段長時間,賭輸的話,從此地位不保;底子夠厚,賭贏的話,便谷底反彈,找到第二春。

這是符合人性。人類一方面善忘:例如,三年前,你可能為了「安心事件」而咬牙切齒,發誓以後不再聽許志安任何一首歌;三年後的今天,你一早怒火不再,甚至同意只是別人家事,與自己無關,連原諒不原諒也談不上。另一方面,人類又愛懷舊,記不清楚三年前的事,偏偏記得三十年前的《徹夜纏綿》或者《不倦的蝴蝶》。復出,會似中森明菜2014年的那一次,無人過問?還是會似2022年的這一次,全城關注?關鍵,可能只在於事前有沒有一些小小的部署。兩年前,日本有電視台重播中森明菜全盛時期的演唱會,令很多遺忘了中森明菜的,不認識中森明菜的,重新產生興趣,話題更開枝散葉燒到其他地區。是,一般人總是需要不斷被提醒,才會讓記憶歷久常新。所以,發生在三年前的事,偶爾總是有必要拿出來重溫一下,提醒自己,不要忘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