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巧合,還是刻意安排,《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前傳《龍之家族》(House of the Dragon)下星期首播,《絕命毒師》(Breaking Bad)前傳《絕命律師》(Better Call Saul)今個星期大結局。

《絕命毒師》在2008年面世,比《權力遊戲》足足早了三年。不少香港劇迷調轉,先看《權力遊戲》,才知道有《絕命毒師》這回事。一來,香港電視台沒有引入《絕命毒師》,不似《權力遊戲》來自HBO,個個星期跟美國同步播放;二來,《權力遊戲》有龍有特技有全裸美女,《絕命毒師》只有兩個麻甩佬加個大沙漠,點鬥?

口碑畢竟藏不住,要看的,還是有方法找到途徑入場。《絕命毒師》在2013年完結,最後高潮是一場設計精妙的大屠殺,不負神劇之名。同一時間,《權力遊戲》去到第三季,即令觀眾看到心痛欲絕的「血色婚禮」。兩齣劇集,一時瑜亮。後來,《權力遊戲》電視劇版本,等不及小說版本的進度,自把自為。沒有George R.R. Martin把關,水平開始下滑,尤其最後一季,簡直慘不忍睹。清清楚楚分了高下。

無辦法,《權力遊戲》的製作單位,不似《絕命毒師》的Vince Gilligan能夠自給自足。完成《絕命毒師》兩年後,推出前傳《絕命律師》。甚麼?頭幾季,跟販毒集團關係不大?集中火力講述律師兄弟之間的明爭暗鬥?藝高人膽大。《絕命毒師》尚且有一個化學老師變成大毒梟的奇情設定,有追逐有槍戰有仇殺,充滿娛樂性;《絕命律師》絕大部份時間探討人性,極度考驗觀眾的耐性。

「捱」得過頭兩、三季,一切付出也值回票價。Vince Gilligan不是旨在延續《絕命毒師》,他是一心超越。在《絕命毒師》,還要應付主流觀眾的合理期望,結局,說到Walter White為救出Jesse Pinkman,設計出用車匙控制的亂槍掃射系統,以一人之力在絕境下消滅整個犯罪集團,是有驚喜,但又好像有點公式。已經好好。試試想像,如果大台電視劇能夠學習一下,去到大結局,同樣主角跟歹角火拼,但不再是循例的貨櫃場或摩星嶺大混戰,或者誇張地自製機關將輪椅彈出火海,相信觀眾的評價早早幾何級數倍升。來到《絕命律師》的結局,底子累積得夠厚,不用太在意觀眾接受不接受,大膽放棄描述Saul Goodman如何逃避警方追捕,可以整集也是文戲,穿梭不同時空,透過主角在不同階段對遺憾的看法,慢慢建構出尾段的轉折。最大的高潮,根本不用由子彈由聲嘶力竭來襯托,只不過一場法庭戲,甚至不是典型TVB式舌劍唇槍法庭戲,一段懺悔,殺傷力已經驚人。這一點,恐怕在《權力遊戲》一味叫條龍飛來飛去,將戰爭規模推到最大,完全忽略情節合理性和角色連貫性的David Benioff和D.B. Weiss,未能明白。

在《絕命律師》的最後一幕,一支煙回味所有前塵往事,我甚至看出久違的盪氣迴腸。曾經以為《絕命毒師》的高度,很難被超越,看完整套《絕命律師》,需要好好考慮一下。個結局實在太優雅。登場登得奪目,固然不容易;離場離得漂亮,更困難。不說《權力遊戲》,尚且還有另一套爛尾神劇《紙牌屋》(House of Cards)可作借鏡。想離場離得漂亮?首先,要學懂在適當時機離場。你看《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拍到功臣四散,到十二年後的今季,才捨得曲終人散。

還有人在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