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夏的一個深夜,遼寧省大連市。遠處不時傳來蟲鳴聲,路燈散發出暗淡的微光。兩位中等身材的中年女士悄無聲息地行走在一個居民住宅區內。來到一棟居民樓旁,她們停了下來。那裏離路燈很遠,幾乎看不清她們的身影。這時,她們其中一人拿著刷子,往手中的漿糊桶裏蘸一下,在居民樓外牆上左右迅速刷了一下;另一人則拿出一張紙狀的東西迅速貼了上去。那是一張標語,上面寫著幾個大字:退黨保命。

其中的一位女士,名叫王春彥。她是大連康來國際貨運公司的合夥人,任副總經理。她也是大連市法輪功學員自發建立的地下法輪功真相資料點的成員和當地的一位義務協調人。另外一位,是她的二姐,也是法輪功學員。

這兩人在居民區所貼的「退黨保命」的標語來自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和大紀元的鄭重聲明。

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並出版發行書籍。這本書的扉頁上這麼寫著:「它全面揭示中共建政以來的一切謊言邪說,幫助世人認清了中共的本質。」2005年1月,《大紀元時報》發表《鄭重聲明》,指出共產黨的滔天罪惡,必遭清算,呼籲民眾退出中共,抹去獸印,避免隨中共陪葬。

作為當今中國被迫害最嚴重的群體,大陸法輪功學員,見證了中共的邪惡,他們也成為傳播《九評共產黨》以及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最主要力量。

《九評共產黨》的發表和傳播,在中國大陸和海外產生巨大反響,並引發退黨大潮,其中也包括大陸知名人士和中共體制內高官。至今,超過4億人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從2005年至2022年,這17年來,上萬人在王春彥的努力下三退。

然而,這每一份三退聲明的背後,凝聚著包括王春彥在內的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勇氣、心血和智慧;這不僅僅是4億人心靈覺醒的見證,也是大陸法輪功學員隨時面臨著被拘捕、被冤獄、被酷刑的生死見證。

大陸著名律師高智晟,是其中的一個見證者,他曾多次代理法輪功學員案例。《九評共產黨》發表後,高智晟公開聲明退黨,他在退黨聲明中說,「宣布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一生中最自豪的一天。」

原天津市公安局一級警司、「610」辦公室成員郝鳳軍,也是一位見證者。2005年2月,郝鳳軍從天津逃亡至澳洲尋求政治庇護。逃亡的同時,郝攜帶大量密件。他公開退黨後在海外公開「中共1.24專項行動」密件。他表示,《九評共產黨》2004年底發表後,「610」辦公室增加新任務——「追查處理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聲明退黨的人士」。「610」,正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

2005年起,王春彥在中國大陸勸人退黨,並幫助他們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登陸退出中共黨、團、隊的聲明;2007年,被中共錄入黑名單,遭跟蹤抓捕,冤獄5年;為避免在大陸進一步被迫害,2013年,王春彥流亡泰國,在此期間,在泰國景點幫中國人三退,一個月最多可幫助四千多遊客三退;2015年來美,和親人團聚。

近日,王春彥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17年來自己在中國大陸以及在海外勸三退和幫人三退的故事。

一份遲到的退黨聲明 為已故丈夫了卻心願

王春彥的丈夫于業福,並不是法輪功學員。2002年1月3日,在中共對王春彥的屢屢騷擾和迫害下,于不幸英年早逝。生前,他曾委託王春彥幫她退黨。

于業福,大連造船廠的技師,30歲入黨。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春彥一度被迫流離失所。警察甚至凌晨一點到王春彥家砸門,追問王春彥的下落。

于業福見證了妻子修煉法輪功前後的變化。修煉法輪功前,王春彥患有嚴重的神經衰弱,每夜難以入眠。她曾不惜重金,試遍當時所有的保健品,但療效甚微。她曾感嘆「我下海經商了,有了豐厚的利潤,卻沒有了健康。」出乎她意料的是,看完法輪功書籍《轉法輪》的第二天,她的失眠症完全消失,以前患有的胃病、骨質增生及風濕性關節炎等疾病此後也都很快痊癒。修煉法輪功後,她也在家中負擔起很多從來都沒碰過的家務事。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上乘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並且,能快速提高人的道德水平。1999年7月,中共因恐懼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中共黨員,下令迫害。

妻子的變化,于業福都看在眼裏,非常支持妻子修煉法輪功;中共迫害後,他對警察的騷擾,不甚其煩。一次,他甚至憤怒地正告警察:女兒正在考大學,如果警察影響到女兒,他就跟他們沒完。之後,警察就上于業福的工作單位騷擾。在工作單位,一個叫吳英男的警察打了于業福一個耳光,于就回手打了他,吳英男走時說:你等著。

2001年流離失所期間,王春彥偶爾回家看看。一次回家時,丈夫再次講起警察騷擾的事情,並對她說,「真想退黨。這個黨算完了,太腐敗了,我入黨是被騙了。」

可是,那個時候怎麼退黨呢?王春彥尋思:可能要寫申請,並向所在工作單位遞交。

王春彥覺得心裏沒底,有點害怕。因為一來二去的,警察說不定更加盯上自己了。

遼寧省,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

2000年10月,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看守人員將18名女學員衣服剝光後把她們投入男犯監牢……

因為迫害法輪功「得力」,在江澤民的授意下,遼寧馬三家勞教所一度成為全國迫害法輪功的「先進」基地,所長蘇某獲5萬元人民幣獎勵,副所長邵某獲得3萬元人民幣獎勵。

遼寧省大石橋市南樓經濟開發區東江村60歲左右的婦女李豔華,2001年2月19日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警察綁架,後被活活打死。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下,王春彥面對丈夫提出退黨的想法,當時沒有意識到退黨的重要性,也沒有足夠的勇氣去成全丈夫的心願。

當時王春彥只是告訴他,心裏知道誰正誰邪就行了。沒想到,大概兩個月之後,王春彥的丈夫「無緣無故」失蹤了三天,之後,被發現昏迷在家中。送醫後一直昏迷不醒,離開了人世……

2005年2月,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發表退團聲明《再轉輪》,得到中國大陸和世界各地廣大華人的熱烈響應,三退人數從每天幾百人猛增至每天萬人、數萬人。

王春彥回想起丈夫生前對她說的話,立刻為丈夫寫了退黨聲明。

「作為他的妻子,我要幫他實現他的心願。」

她當時用不乾膠打印了大概200份的退黨聲明,請周邊的學員一起貼了出去,希望更多的民眾看到這份聲明,得知退黨的信息。

廣傳三退信息

早在2000年春,王春彥就自己建立了一個法輪功真相資料點。

當時,王春彥身邊一位老年女法輪功學員,冒著巨大的風險,花了八十元錢去街頭的複印店複印了一百張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資料,到自由市場上散發。王春彥很受觸動,於是建立真相資料點,為其他法輪功學員提供方便。

當時,法輪功真相資料點非常少。在破網軟件很少的情況下,王春彥掌握了上網、下載、打印、複印等技術。王春彥的打印複印機器也在不斷更新。從小複印機到大複印機,再到速印機。複印機一分鐘可以複印50~60份,速印機一分鐘則可以複印200~250份。

《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後,王春彥打印的真相資料裏除了甚麼是法輪功、中共為何迫害法輪功、中共如何迫害法輪功等基本真相外,還增加了「退黨保命」「退黨保平安」「退出中共黨團隊」等信息。

一方面,她為周邊的法輪功學員提供各種真相資料;另一方面,她也和其他人一道出去刷貼真相標語、掛真相橫幅。

「刷在居民樓的外面,讓每家每戶看到這個信息。當時對法輪功的迫害很嚴重,那麼做,也是冒著被捕的風險。」

「刷的時候,不敢說話,快速地拿著苕帚,『唰、唰』,左右兩下,幾秒鐘,就迅速地做完了。標語有兩個A4紙那麼大。」

「晚上去貼,晚上10點以後,貼到下半夜3點。弄個桶,打上漿糊。一個人拿漿糊桶,另一個人就往上貼。」

刷真相標語和退黨信息,時時伴隨著危險。

一天半夜3點多鐘,王春彥和二姐都刷完了。路邊那裏停了一輛警車,裏面坐著兩個警察,盯著她倆。

「我們(裝作)不在乎的樣子。因為我們知道(心裏)越在乎,就越有事。我們大聲地講著話,『根本』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裏,從警車邊上走過去,各自回到自己家裏。」

「他們(警察)肯定以為我們是打麻將的。」

圖為2008年,大陸北方某城市出現的退黨標語。(明慧網)
圖為2008年,大陸北方某城市出現的退黨標語。(明慧網)

2007年11月中旬,在北方某大城市的街道驚現大量退黨及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標語。(明慧網)
2007年11月中旬,在北方某大城市的街道驚現大量退黨及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標語。(明慧網)

面對面講真相 勸三退

自2005年下半年開始,王春彥也開始向民眾面對面地講真相,勸三退。

她說,「開始不會講,我就從自己的家人講起,逐漸地積累了一些經驗就開始給民眾講。當時講真相比較困難,許多人會說:你在搞政治、你這是反黨,所以,我就從中共搞的歷次運動開始,三反、五反,反右大鳴大放,毛澤東說:打右派不是陰謀,是陽謀,我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講中共如何迫害法輪功,細緻地講中共的邪惡。」

「最後講到,凡是中共反對的一定是好的,而中共提倡的一定是邪惡的。」

「這個過程,我會根據對方個人或家庭的不幸,使對方感同身受。基本上都能講退。」

在大陸迫害的環境下,王春彥所在的煉功點,一直有五六個人堅持在一起學法(讀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

王春彥說,包括自己在內,學法點上那些平常上班的學員,通常每天要勸人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一天退3個、5個的。最少也退2個。不退完不回家。有時退10個、8個的。」

王春彥也幫其他人上網登陸「三退」名單。

一次,一位法輪功學員交給她一百多人的三退名單,裝在一個信封裏。但是,王春彥隨手一放,後來就找不到了。

王春彥跟那位學員說:名單找不到了,能不能再找同修(指:法輪功學員)要一下?

那位學員很嚴肅地告訴她:大姐,你不能這樣。這都是那些老太太(老年法輪功學員)挎著小簍,去賣雞蛋、賣鴨蛋、賣農副產品那些人,在趕集的時候,一個人一個人(做三退給)退的。而且是從農村輾轉過來,送到大連這邊。

「臨走時,那位同修還說:那是好幾位同修的心血啊。」

王春彥自己也很著急,心想:「名單上一個人,就是一條人命。我犯大罪了。」

這件事對王春彥的觸動很大。回到家中,她立即全面清查所有的物品,終於在一摞文件中找到了這個信封。

「我如獲至寶地小心翼翼地將它打開,看到的是不同尺寸、不同筆記、不同紙張的三退名單,大約上百個人的名字。我彷彿看到同修的心,我感動得熱淚盈眶,也為自己羞愧。從那以後,我接到名單後就立即上網(上傳)。」她說。

就在王春彥大規模製作退黨等真相資料,和她的朋友們大力勸三退的時候,危險一步步地向她們逼近。

她發現,一輛掛著大連市政府車牌的白色奧迪,跟蹤她好久。#

(未完待續)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