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臨沂的電子維穩系統被曝光後,當地大力推動此項目的落馬官員再引關注。包括政法系的王行軍、王行華兄弟、以及二任市長,均被指與該項目有關。

近日,大紀元曝光中共耗費巨資建立的數字維穩系統,連接雪亮工程、網格化社會治理智能平台、大數據分析等,深入到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微血管,對民眾進行嚴厲的監控與管制。

大紀元獲得的資料顯示,山東臨沂市域社會治理項目(2020年開始建設),項目使用單位是臨沂市政法委及區縣政法委。其實,在該項目實施之前,臨沂市的蘭山區、羅莊區、莒南縣等已經建設自有系統,且運行較為成熟。

這套由中共政法委牽頭的項目,主要收集的數據內容涵蓋了綜治機構信息、群防群治組織信息、綜治視聯網信息中心信息、城鄉社區影片監控信息、網格化建設信息等。

項目擁有一體化綜合應用平台,有電腦端業務系統和手機端APP。手機端APP是網格員平時工作的主要工具,市政法委要求網格員通過手機查看所負責的網格區域內的影片監控。

這套系統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中發揮了急先鋒的作用。臨沂市下轄三區九縣,據系統數據顯示,2021年一年全市匯總各縣關於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活動的報案記錄,多達近二萬條。網格員一旦發現真相標語後,馬上撕掉,並拍照上報,排查可疑人員。

系統的「協同平台」可以批轉案卷,即案卷分撥,發現各類案情要上報區綜合治理中心、市級各職能部門處理。

如,明慧網8月10日最新消息顯示,山東費縣公安局夥同上冶鎮派出所,以在監控中發現上冶鎮郭莊村法輪功學員張蓮美於8月3日在縣城發真相資料為由,於8月5日將張蓮美及其丈夫郭慶田綁架,並非法抄家。

系統還將法輪功學員標識為「不穩定人員」、「重點人員」,由三人組成的工作專班嚴加看管。網格員和警察還經常騷擾、走訪法輪功學員,採集信息,拍照上報。

法輪功學員被列為「不穩定人員」,重點看管。(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被列為「不穩定人員」,重點看管。(大紀元)

 

政法二兄弟落馬

諷刺的是,2021年9月,這套系統的推動者政法委書記王行軍及其在警界任職的胞弟王行華先後落馬,紀委通報其接受調查時間前後只相差兩天。王行軍、王行華也因為迫害法輪功被追查國際追查、被明慧網點名。

公開資料顯示,王行軍兄弟是山東莒南人。王行華2013年至2022年1月擔任臨沂市政法委書記,任職超8年,此前任羅莊區委書記(2006年起)、蒼山縣縣長。王行軍2009年起歷任郯城縣公安局局長、政法委書記、蘭山分局局長等職。

2022年4月21日,山東省臨沂市原政法委書記王行華受賄案一審開庭。

日照市檢察院指控:2002年上半年至2021年7月,王行華利用擔任蒼山縣(現為蘭陵縣)委副書記、副縣長、縣長,臨沂市羅莊區委書記,臨沂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及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直接或通過其它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相關單位或個人在工程承攬、項目審批、案件辦理等方面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4936萬餘元。

知情人近日告訴記者,去年王行軍、王行華兄弟落馬,在維穩項目中間的利益牽扯很多。因利益分配不均,監控錄像頭供應商換了幾次,從海康威視、科達,今年又換回北京大華。

他特別提到,王行軍家族的別墅,在衛星地圖就能看到。「當時王行軍家族的人有一排四家聯排別墅,地上三層,地下二層,是開發商定製開發建設。去年落馬時曝光的房產沒有這一項,估計是有內部協議。」他說。

臨沂二任市長出事

近年來,在臨沂推行「雪亮工程」的市長陳先運因貪腐落馬,其繼任者張術平到煙台後,因棲霞礦難訓誡談話調離市委書記崗位。

陳先運2013年3月—2015年2月任臨沂市委副書記、市政府市長。據山東省紀委監委消息,2019年9月,陳先運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2020年12月,陳先運被以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11年6個月。

從陳先運被通報的問題看跟王行華非常相似。經法院審理查明,2003年至2019年,陳先運利用擔任山東省章丘市委書記,濟南市委常委、副市長,德州市委副書記、市長,臨沂市委副書記、市長,山東省民政廳黨組書記、廳長等職務上的便利,或者利用本人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它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10家單位或者個人在中標建設項目、職務調整等方面謀取利益,非法收受或索取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4159.9628萬元(其中160萬元尚未實際取得)。

陳先運的繼任者張術平,2015年2月起歷任臨沂市委副書記、市政府代市長、市長,於2018年調任煙台市委書記。2021年2月,由於棲霞市笏山金礦「1・10」重大爆炸事故,張術平被誡勉談話,調離崗位。

中共數碼化極權仍在擴容

2013年以後,是大陸安防行業大發展的時期。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2017年11月23日11版頭條報道了臨沂的「雪亮工程」。早在2013年,山東省臨沂市就開始了相關的探索,2015年起在全市推行,連最偏遠的村莊也有錄像頭監控,受到高度肯定,成為「雪亮工程」的發端地。

目前,這套電子維穩系統仍在不斷升級、擴容,招標項目不斷,意味著中共的監控、迫害還在持續。

僅以臨沂市一市為例,政府採購網和招標網顯示,今年5月,臨沂市委政法委市域社會治理指揮中心項目中標。8月5日,臨沂市委政法委市域社會治理智慧平台招標已發布公告,平邑縣下法委「雪亮工程」網絡傳輸和設備維護項目同日發布招標公告。

2022年5月,臨沂市委政法委市域社會治理指揮中心項目中標公示。(網頁截圖)
2022年5月,臨沂市委政法委市域社會治理指揮中心項目中標公示。(網頁截圖)

 

7月29日,沂水縣社會治理網格化智能工作平台建設項目二次招標;7月11日,郯城縣縣綜治中心社會治理平台提升改造項目招標。

臨沂市多個社會治理、雪亮工程、網格化治理項目發布招標公告。(網頁截圖)
臨沂市多個社會治理、雪亮工程、網格化治理項目發布招標公告。(網頁截圖)

 

近年來,中共致力於打造數碼化政府,在全國各地建設所謂的「智慧城市」、「城市大腦」,被指其實都是集維穩於一體的電子政務平台。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這類工程存在大量腐敗,回收款也難,錄像頭的質量其實也很差。「在某地區,公安交通錄像頭維護問題不斷,九千多個錄像頭是至少一半掉線。」#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