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量級」俄國高官瞞著普京 秘密向西方「求和」

俄烏戰爭打了快半年,美國防部日前估計,已有多達8萬俄軍受傷或陣亡。英國《鏡報》14日報道,已有克里姆林宮「重量級」高官在俄國總統普京不知情的情況下,秘密接觸西方國家,爭取為戰爭劃下句點。

報道稱,西方國家情報圈中流傳一份報告,指俄羅斯高層內部一位高官曾秘密接觸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或西方外交官員,暗示有意談判,希望完結與烏克蘭的戰爭。高官聲稱,俄羅斯高層陷入恐慌,極度希望戰爭終結。

據信,與普京關係密切的高官對西方嚴厲制裁和戰爭造成的經濟衰退,感到震驚。一些俄羅斯高層人士還擔心,越來越令人擔憂的風險不斷升高,例如烏克蘭扎波羅熱核電廠的戰鬥。

報道引述消息人士稱,這位高官是「俄羅斯政權的中流砥柱」(pillar of the regime in Russia),他在普京不知情狀況下,接觸西方國家。

《鏡報》指出,西方情報機構據稱嚴正看待這個消息。烏克蘭外交消息人士也強調,俄羅斯政府內部有高官試圖秘密接觸西方國家,其實不足為奇。

曾現身習近平晚宴 賭博大亨佘智江落網

繼澳門「小賭王」周焯華之後,另一名華人賭博大亨佘智江落網。佘智江曾擁有東南亞僑領等多個身份,而且在習近平訪問菲律賓期間,佘還現身「歡迎晚宴」。

泰國《曼谷郵報》(Bangkok Post)8月13日報道,一名有爭議的中國大陸商人10日被捕,此人名為現年40歲的「佘智江」,他因涉嫌經營非法線上賭場而被逮捕。

泰國警方稱,佘智江被拘後,他的泰國簽證在10日晚間被移民局取消,目前正在等待將其引渡回中國的申請。

報道指出,佘智江自2012年以來一直被北京當局通緝,佘智江於2018年1月至2021年2月,指令一個黑幫集團,設立了多個賭博網站,並招募超過33萬名賭客註冊成為會員。「佘智江獲得的不法收入共高達1.5億元人民幣,過後被匯出境外。」

《財新周刊》報道,佘智江另有佘倫凱等多個化名,並擁有柬埔寨湖南總商會等11個社團的榮譽會長或創會會長頭銜,包括香港緬中友好協會永遠榮譽會長,還一度擔任中共僑聯轄下的中國僑商聯合會常務副會長,登上了《中國僑商》雜誌的封面。

2018年11月,他受到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邀請,參加了招待中共元首習近平的「歡迎晚宴」。

值得注意的是,澳門「小賭王」周焯華被抓後,中共官媒曾一度熱炒,但同樣是賭博大亨的佘智江落網後,中共官方尚未做出反應。除了港、台傳媒的報道,大陸傳媒以及微博熱搜,目前為止都查不到相關消息。

五大國企退出美股市 美中脫鉤加速 「彎道超車夢」破滅

8月12日晚,在短短半小時之內,中國人壽、中國石化、中國石油、中國鋁業、上海石油化五間中共國企相繼宣稱,要從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退市。有分析指出,五間中企的舉措雖然有些突然,但是都是預料中的結局。

分析指出,美中之間從產業、金融、資本脫鉤已是大勢所趨,中共「彎道超車」的夢想完全破滅。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表示,從表面上看,中國企業不願意也沒有辦法配合美國對在美上市外企的財報會計審核,無法符合美國的標準而導致它們退市,實際上是中美在價值觀、國家安全、地緣政治、軍事衝突等方面的緊張關係,而導致在金融等層面的脫鉤,從合作變成越來越對抗的必然結果。

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過去的二十幾年的美國,因為要迎合中國企業的一個特殊的一個特性、一個縱容,現在就沒有辦法進行下去了。我覺得更深遠的意義就是,中美之間的這個各個層面的一個脫鉤,這個金融的脫鉤也繼續的在進行,這已經不是一個開始了,這是一個現在的一個進行式。」

直接導致中概股退市的根本原因是在過去20年中,中共始終拒絕美國要求所有上市公司必須接受美國的會計監督管理委員會的檢查。導致2020年美國國會兩黨採取一致行動,要求總部在中國和香港的在美國上市企業必須接受美國的稽核檢查,否則不得在美國市場交易。

不過,這一實質原因不會出現在大陸的報道中。中共官媒聲稱,五間央企宣布自美退市,這是從自身實際和商業角度考慮,不會對中概股、中美兩個資本市場構成大的影響或衝擊。還強調「不意味著主動謀求金融脫鉤,不必過度解讀」。

根據美中經濟和安全審議委員會數據,截至7月底,有153間中概股被轉入確定摘牌名單。而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共有261間,剩下的中概股預計也將是同樣的退市結局。

早前,搜狐創辦人張朝陽在朋友圈中,就發文預告:「所有中概股都將在這個名單裏。」

從今年3月起,中概股陸續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列入預摘牌名單。包括微博、百度、愛奇藝、搜狐、知乎、京東、拼多多、滴滴等。到了7月份,包括阿里巴巴在內的六間中概股都被列入預摘牌名單。

此外,在2021年美國還推出了「外國公司問責法」,要求外國公司披露是否受到政府控制。外界指出,這項措施幾乎是為中共國企「量身定制」的制裁措施。

時事評論員江峰表示,國企、包括所謂的私營企業中都有黨支部,董事會成員必須要有黨員,所有的中國企業都是共產黨在操盤,這都觸犯了「外國公司問責法」。

在美國長期從事審計工作的李恆青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外界都在議論中共在主動「脫鉤」,「脫鉤」這個詞用得不對,應該是「逃跑」。

李恆青指出,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國有企業可能有所謂的敏感數據,但這些數據並不涉及國家安全,真正敏感的是企業股權的「政治背景」。

李恆青:中國政府真正害怕的是甚麼呢?是害怕這些企業真正的股權信息被曝光。一旦這些東西曝光了,那就是中國的那一百多個大家族的人的名單都在裏邊;他們就跟蛀蟲一樣,已經把這些公司像大樹一樣掏空了。」

李恆青說,這些國企本身並不想從美國退市,不敢暴露「紅色家族」的資產等原因致使國企不得不「逃跑」。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指出,中國的高科技企業過去快速發展,得利於國外資金和技術的大力支持。現在沒有國外資金的支持,這對中國的高科技企業是個致命打擊。

王赫:「中共本來想靠高科技企業、想靠那個新經濟對美國實行彎道超車。但是沒想到中概股被迫從美下市之後,這個資金支持就一下子大幅度減少。所以這對中共要想實行彎道超車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個影響是相當深遠的。」

王赫揭示,中共的職能部門其實想跟美國達成協議,但中共最高層態度非常強硬的把政局向左轉,而且做出了最後的政治決定。所以中美之間能夠妥協、能達成一個互相合作協定的空間基本上沒有了。

俞偉雄也指出,中概股要想繼續留在美國,需要中共做出一個極大的改變,比如放棄它過去的戰狼外交、對台灣威脅等,否則,中共不只是和美國,它和歐盟、日本、澳洲等國家的關係也會越來越惡化。這對中國經濟、對中國人民都是很不幸的。

攀比「反共」立場 成歐美選舉勝負指標

儘管對通脹和衰退的擔憂深深盤據選民心中,經濟問題卻不是英國、澳洲、美國和其它國家政治競選活動的唯一焦點,主宰各國選情的另一大議題,則是「中共帶來的威脅」。

美聯社報道,多年來,各國一直尋求在促進與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進行貿易和投資,以及對中國投射軍事力量、間諜活動和人權紀錄的擔憂之間取得平衡。

如今,天平已逐漸朝後者傾斜。從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問台灣之後,中共連續多日在台灣周邊海空域大規模軍演,引發美國、歐洲、日本和澳洲反彈,加上西方情報機構針對北京的窺探和干預發出愈來愈多警告,可見一斑。

民調顯示,許多民主國家的公眾開始出現「厭共」的反中情緒,促使政治人物將矛頭對準中共,將國內出現的種種經濟慘況歸咎於北京,同時聲討北京政權對鄰國和世界各地造成安全威脅。

在英國下一任首相的角逐戰上,外交大臣卓慧思(Liz Truss)和前財相辛偉誠(Rishi Sunak)上個月在電視辯論中針鋒相對,說自己才是對中共態度最強硬的領袖。

這與即將卸任的英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以商業為中心的「親中派」立場截然不同,許多西方國家和日本等民主社會的選戰活動,也出現日益強硬的反共言論。

卓慧思曾談到擴大「自由網上」,以便更有效地對抗北京和莫斯科。還指控北京對台灣的「侵略性和致使局勢廣泛升級,威脅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而辛偉誠承諾關閉部份由北京資助的孔子學院,率領國際聯盟打擊中共網上威脅,以及協助英國企業和大學打擊中共的間諜活動。

隨著來自中共的威脅增大,英國秘密情報局(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局長摩爾(Richard Moore)上個月表示,中共的威脅已超越反恐,成為情報局對付的首要目標。

在今年5月的澳洲大選中,中國議題顯得尤為重要,最終敗選的保守派試圖將反對派貼上「不敢與北京抗衡」的標籤。

而獲勝的工黨則矢口否認澳洲會調整對中政策,並指共軍圍繞台灣海空域展開的大規模軍事演習「反應過度且破壞穩定」。

在美國,中國議題料將成為美國今年秋天期中選舉的重頭戲。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6月公布的調查顯示,在北美、歐洲和亞洲接受調查的19個國家中,許多國家對中共政府的負面看法處於歷史最高點。

全球數十家團體聯署 尋找「中國良心」高智晟

被譽為中國良心的人權律師高智晟致力於替法輪功、地下教會基督徒奔走打官司,被中共當局消失至今已5年。8月13日,就在高智晟遭迫害失蹤5周年當天,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民主中國陣線、洛杉磯法輪大法學會等數十個團體聯署聲援尋找「中國良心」,並譴責中共暴政製造人權災難。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女士在洛杉磯中領館前的集會上表示,高智晟沒有違反任何中共的法律,他見證中共在21世紀法外監禁百萬法輪功學員,甚至殘酷毒打,直至殺死他們,活摘人體器官,是共產黨違反了其制定的法律。

耿和說,高智晟出於人類共有的良知,將這一犯罪事實以公開信方式傳遞給國家領導人,卻於2005年遭北京司法局吊銷其律師執照、關閉其創辦的北京晟智律師所。之後遭到中共當局多次判刑、關押。

洛杉磯法輪功團體發言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吳英年博士在集會上呼籲,每個人都站出來關注高智晟的生死和安危,不要因為中共鐵拳沒打到自己,就不在乎,中共政府猶如最大的「黑社會」組織,在失去監管的政權下生活,每個人都難以獨善其身。

耿和15日發推文說:「十四年前我被迫逃離中共國,隻身帶孩子來到美國。自從與丈夫高智晟分別後,沒有想他會消失至今。看見別人在手機裏查看家人的照片,我心裏五味雜陳。在洛杉磯中國領事館牆上打上他的照片,是吶喊、是抗議,也是思念。邪惡的共產黨,釋放我的丈夫!釋放孩子們的父親!」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濟南教會則於8月10日晚為高智晟舉辦祈禱會,並播放耿和事前錄製的影音,曾遭受中國冤獄迫害的李明哲也現身,並呼籲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關注被關押的中國政治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