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中共官方的講法,鬼月可謂諸事不順,由佩洛西訪台挑戰中共底線,然後武漢肺炎疫情無限反覆,由北京到海南,各地民眾依然受到病毒帶來無限但無效的封城、檢測及疫苗所困擾。

而新的病毒「琅琊」雖然對於社會未有構成影響,但面對武漢肺炎的陰霾,及疫情成為最方便及最廉價進行政治及社會控制的手段,透過手機程式中顯示民眾有否感染及需要間離,早已成為搜習及追蹤民眾的功具。

上述的狀況,又能否透過星盤中行星的配置及相位找到答案?答案是可以。回顧半個月以來發生的事,以下的關鍵問題可作為焦點方便討論,包括兩岸會否爆發衝突?中國經濟狀況如何?中國疫情狀況如何?中國政局發展如何?

(1) 傳媒:關於貿易、交通、傳媒或/及教育的部份成為重要的焦點(留意第3宮的太陽、月亮及水星獅子座,水星的意涵與第3宮相近,可視為重覆暗示),正受到來自外國壓力及挑戰(與第9宮土星水瓶座形成對立相位)。

回應現實已經發生的事件,美國、台灣等對於佩洛西到訪事件,充以對政權及民眾受到相當大的壓力,無論訪問前的文攻武嚇,訪問結束後部份民眾批評政權無能,結果官方出面禁網上言論息民憤等。

(2) 經濟:貿易方面,原來在暑期應該是中國工廠生產的主要季度,針對萬聖節、感恩節及聖誕節的西方消費市場,但同樣因為疫情(留意第6宮與公共衛生有關有南交點,指舊有的想法、習慣及做法,與第3宮的水星獅子座形成緊張相位)官方一味使用兩年以來不斷使用但失敗的封城的方式處理,對全球物流業也構成不良影響。

與金錢有關的能量受到傷害(第1宮金星巨蟹與第11宮代表傷痛的凱龍星形成困難相位),反映中國不少民眾因銀行資金周轉問題,結果不能提取現金或凍結帳戶的苦狀。

(3) 疫情:由衝突、暴力、意外及極端能量的結合(第12宮火星、天王星及北交點金牛座合相,指能量的結合及增強),既對貿易、交通、傳媒的範疇構成壓力(與第3宮的水星獅子座形成緊張相位),同時也對公共衛生做成同等壓力(與第6宮南交點天蠍座形成緊張相位)。

時值海南爆發大規模武肺疫情,當局繼續以極端但無成效的手段,迫使8萬多個旅客不得離開被困孤島,加上同時西藏及新疆疫情仍在上升,應驗了星盤的行量。

從更深層次來看,今次衝突、行動與極端結合演化的能量,與慣性舊制約的能量形成對立(第12宮火星、天王星及北交點合相,與第6宮南交點形成緊張相位),可視為多年以來積累的慣性所做成的不良影響,到今天理應徹底反省及改過;否則繼續依賴舊有的方向不斷做下去(與第10宮代表欺騙及沉迷的海王星形成流暢相位),可以做成瞬間粉碎及消滅的效果,連之前得到的成就也一併消失。所謂業力因果必有報,關鍵在於最終發生在哪個弱項。

(4) 外交:第3點提及的極端衝突能量,同時刺激了來自外國帶來壓力及挑戰的行量(第12宮火星、天王星及北交點合相與第9宮土星形成對立相位),第1點已說明。單從星盤研判,即使爆發衝突,中國也得不到好處。

(5) 權力:體制內的權力鬥爭夾帶著隱瞞及混亂正在國家層面發生(第8宮冥王星山羊座與第10宮海王星雙魚座形成流暢相位)。◇

(本報專欄作家所提出的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