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猴痘,我們確實看到了世界衛生組織主導的這整個的國際生物安全狀態(的實質),他們確實在企圖使這種無休止的緊急狀態常態化,在任何特定時間拿任何他們想利用的疾病作為藉口。」

邁克爾‧森格談到:利用大流行攫取權力和全球生物安全制度的崛起。

楊傑凱:今天,我採訪了邁克爾‧森格(Michael Senger),他是一名律師,一位反封鎖活動家,也是《蛇油:習近平如何關閉了世界》(Snake Oil: How Xi Jinping Shut Down the World)一書的作者。我們討論了《國際衛生條例》的修訂草案、(將於明年投票表決的)《大流行病條約》,以及其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註:俚語中的「蛇油」,意思是指被誇大成效的一種藥物。)

森格:當你審視為應對COVID-19而實施的每一項政策時,你會發現每一項政策上都有中共的爪印,因為這一切都回到了(封鎖措施有效這個)核心謊言上。

楊傑凱:這裏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

楊傑凱:邁克爾‧森格,歡迎你作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森格:謝謝你的邀請,楊,我很榮幸。

世衛制定衛生條例 各國遵循

楊傑凱:邁克爾,你一直在撰寫這個大流行病方面的文章,特別是關於它的起源。你的書《蛇油:習近平如何關閉了世界》很早就引起了我的注意。事實上,我認為它是一部記錄了當前歷史的著作。在我們討論這本書之前,我想請你談一談你對此刻在世界衛生大會上發生的事情以及對這個所謂的全球《大流行病條約》的看法。

讓我先讀一下你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寫的一句話:「請放心,《大流行病條約》不會取消你的國家主權,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從2020年3月起你就沒有任何國家主權了。」我不確定人人都會同意你的這個觀點。那麼,請你說說發生了甚麼?

森格:此刻,(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正在就《國際衛生條例》的修正案進行辯論。該修正案擴大了世衛組織的權力,分配給他們更多的資源,更多的資金,本質上是,他們能更多地實施已經在做的事情——所有這些測試和監測、以及大數據(監控)。

嚴格來說,這些衛生條例對成員國沒有約束力,它們可以被任何特定國家的國家主權所推翻。

然而,它引發了人們對國家主權的嚴重關切。因為,在各國簽署這個條約和這些《國際衛生條例》的修正案時,他們是同意的,而且基本上會執行,未經審查即授權同意在他們自己的國家領土上進行落實,而他們自己的監督權限很小。

因此,儘管這些修正案和該條約,嚴格來說,沒有約束力,但是它引起了全世界各國對國家主權的嚴重關切,因為各國確實會遵照執行。

大流行開始 世衛幫中共隱瞞疫情

本質上講,這是認可了我們在COVID-19期間看到的一切做法。是否有人認為世界衛生組織在COVID-19期間做的事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不這麼認為。世界衛生組織過去扮演了甚麼樣的角色呢?首先,眾所周知,他們一開始就幫助中共掩蓋這種病毒。接下來,他們在缺乏足夠依據的情況下濫用職權,通過了封鎖政策。封鎖不是任何國家應對大流行病計劃中的內容。

實際上,最遲從中世紀開始,西方世界再就沒有過這種先例。僅僅根據中共所說的在武漢取得的成功,就製造了這種荒謬的敘事,說武漢的超級嚴厲封城措施已經將病毒從中國全境消滅了。就在那之後的幾周,世界衛生組織的中國代表召開了一次新聞發布會,告訴全世界,你們必須照抄中國應對COVID-19的做法。

僅基於此,他就告訴整個世界,不管各國的人口狀況如何,他們的經濟狀況如何,甚至他們的COVID-19病例的數量如何,他告訴他們,都必須這樣做。以此為依據,一個國家接一個國家,像多米諾骨牌一樣,整個世界開始封鎖。於是我們看到了在過去兩年中看到的一切,這確實解釋了我們在過去兩年中看到的一切,封鎖、口罩強制令、大規模測試、疫苗護照、整個這場恐懼運動,以及世界衛生組織的PCR測試指導。

他們發布的這個指導意見也是史無前例的,計劃開始用PCR測試進行COVID-19的大規模測試。事實證明,與該指導意見一起發布的Ct值(cycle threshold)——順便說一下,這也來自中國,《紐約時報》後來證實——有85%至90%的假陽誤報率。在過去兩年中發生的事情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罪行。

現在,你看到所有這些國家都前往世界衛生組織(總部)所在的瑞士日內瓦,要求獲得更多的權力來做同樣的事情,而且不僅僅是做同樣的事情,而是做更多的事情。所有這些國家都在說,「好,這很好,好吧,那太好了。我們經歷的一切都正常而又美妙,讓我們做得更多。我們還可以多做一些。」這真的耐人尋味。

楊傑凱:這些修正案究竟是如何認可這些封鎖措施的?

COVID-19中實施的每項政策 都有中共的爪印

森格:封鎖策略不是任何國家應對大流行病計劃的一部份。在中國武漢封城之前,它沒有任何記載。然而,在2020年2月,在中共宣布他們武漢封城取得了巨大成功之後,世界衛生組織不假思索地批准了該政策,然後全世界都跟隨世界衛生組織對封鎖措施表示認可,使其成為他們自己的政策的一部份。這是他們實際在實施的,甚至沒有經過投票表決,封鎖不是《衛生條例》修正案或《大流行病條約》的一部份,然而他們執意把封鎖作為政策。

楊傑凱:據稱,這些是應對大流行病的合法方式,而實際上所有的證據都表明並非如此。

森格:完全正確。他們通過簽署該條約為這些政策增加合法性。當你查看為應對COVID-19而實施的每一項政策時,你會發現每一項政策上都有中共的爪印,因為這一切都可回溯到這個核心謊言,即武漢的封城——中共在武漢的應對是如此有效,消滅了整個中國的病毒超級。這是一個荒謬的敘事。

這些政策中的每一項都可回溯到中共所說的他們在武漢做的事情:利用這些Ct值搞大規模測試、封鎖、口罩強制令,顯然還有疫苗通行證,每一項都有中共的爪印。事實證明,這些政策中的每一項只是被洗白成了政策,事實上我們的官員和我們的精英都為這個謊言做了背書,即承認中共已經成功地消滅了這種病毒。

如果這還不夠明顯,那就看看這張曲線圖,我把它放在我的書的封面上了。這段(陡直的線)據說這是習近平下達命令之前中國的COVID死亡人數,然後突然出現了水平線。他們甚至沒有很好地偽造該圖表,但是這已成為世界對COVID-19做出反應的基礎。

更加生動的(他們造假的證據)是,我們在去年看到,中國突然再次陷入封鎖了。因此,在過去的兩年中,生物安全機構告訴我們的一切,照抄中國、照抄中國的政策全都是謊言,在中國剛剛發生的疫情就是證據。現在突然間,他們又回到了封鎖狀態。他們從一開始就沒有真正消滅過病毒。

這是一個非常荒謬的數據欺詐,但是不知怎麼地,它被合法化了,經由中共幾十年來在精英媒體中、在大學中、通過政治家和通過智庫,形成的國際影響力。你可以看到所有這一切,在應對COVID-19方面,人們越接近權力中心,就越有可能重複這個謊言,即中共確實消滅了這種病毒。這讓人毛骨悚然,因為其他人都能看出這顯然是數據欺詐。但是顯然,負責應對的精英們卻分辨不出。這就是所發生的一切的原因。

中共在武漢的所作所為就是數據欺詐

楊傑凱:你認為中國的COVID數字問題上究竟發生了甚麼?

森格:在我看來,他們在武漢的所作所為顯然就是數據欺詐。1月23日習近平宣布武漢封城,他們開始增加大規模測試,使用PCR測試以及Ct值,然後告訴世界其它地區使用。你看到,死亡人數和病例在2020年1月和2月不斷上升,然後就成了平緩的直線,變成平坦直線,只因為習近平和中共高層說,「不能再有死亡,不能再有病例,都結束了,任務完成了。」

這是非常典型的中共的做法。中共對一切都撒謊。他們對他們的經濟增長撒謊,而且每隔幾年就會撒謊。然後,他們轉身做出另一個承諾,「我們將在十年或二十年內實現碳零排放。」

當然,他們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來真正接近這個目標,真的去追求實現這個碳零排放的目標。但幾十年來,他們已經建成了一個國際網絡,可以接受從他們的宣傳機器中出現的這些謊言,當作現實。各國領導人信以為真,表示:「中國共產黨承諾要實現碳零排放,現在我們也必須實現碳零排放,我們必須減少排放。」當然,對於中共,不會把這個承諾當回事。

他們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來實現這一目標:他們仍然是世界上生產煤炭最多的國家。但世界其它國家實際上確實已經減少了一些排放。因此,我們能看到這種模式,西方精英把中共的謊言當作了現實。在COVID-19方面,他們的謊言登峰造極。現在,你聽到一個非常明顯、荒謬的謊言,說他們在武漢進行了為期兩個月的超級嚴厲的封鎖——用電焊(單元門的方式)把人們封鎖在家中,從而得以在中國全境消滅了這種病毒。但是,中國以外的任何地方都沒有做到。

想一想,這簡直荒謬絕倫,這種病毒竟然對國界了解得非常清楚。看看所有靠近中國的國家的情況吧。中國邊界非常鬆懈,又有十幾億人口。要知道,所有鄰近的國家,他們的病例數處於歷史最高水平,但是中國仍然堅稱他們一直為零死亡。這簡直荒謬絕倫。這簡直就是古羅馬暴君故事。暴君習近平下令洗白他的封鎖政策,在全世界範圍內暫停所有人的權利,而這正是他的親信們所做的。

自由國家不假思索地批准了世衛政策

楊傑凱:你注意到的一件事是,在《國際衛生條例》文本本身,有一個關於信息管理的重點。請講講這方面的情況。

森格:這是這些衛生條例中最令人擔憂的方面。衛生條例重複了世界衛生組織正在做的所有事情——他們希望進行更多的測試,更多的追蹤,更多的信息收集,以及更多的非藥物干預。條例中有所有這些內容,但在實際上這對各成員國沒有約束力,各國不是必批准這些衛生條例,而實際上是能自行決定如何執行的,如果他們願意的話。

但不幸的是,世界上許多自由國家只是簡單地不假思索地批准了世界衛生組織的這些政策。因此,從這個意義上說,他們的國家主權非常令人擔憂。但是,在另一領域,國家主權一點都不重要,那就是這場針對「錯誤信息」的戰爭,對「錯誤信息」的打擊。因為在這個特定領域,世界衛生組織不需要與各國合作,也不需要各國批准。他們直接與不負責任的私人組織和國際公司合作,如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建議他們審查甚麼人和甚麼內容。

你在哪個國家都沒關係。你可以在一個完全反對世界衛生組織的國家,正在儘一切努力說服所有的民選官員不要給世界衛生組織任何權力。他們不在乎,因為世界衛生組織有資金,他們正在利用這筆資金與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合作,審查你的觀點,並審查那些你同意的和希望聽到其觀點的人。這將影響到世界上每個國家如何應對任何大流行病,如何獲得關於任何病毒的信息,無論他們是否投票賦予世界衛生組織任何權力。

封鎖導致最大的人為製造的饑荒

楊傑凱:與已經發生的這一切相比,《國際衛生條例》做的修訂,有甚麼不同呢?

森格:內容更多,更接近問題的實質。我們看到了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切極其有害的活動,看到了他們在過去兩年裏要求世界各國做的事情。他們還想走得更遠。你看到,各國領導人簽署了這些世衛組織的衛生修正案,他們實質上是在宣誓效忠於我們在過去兩年中看到的這種可怕的生物安全體系,它已經在世界各地造成了如此多的傷害。

這些封鎖導致了自「大躍進運動」以來我們看到的最大的人為製造的饑荒。他們剝奪了全世界兒童多年的初級教育,兒童每天被捂在口罩裏幾個小時,這是我無法想像的。僅僅是上學這件事,聽起來就絕對可怕。

他們摧毀了全世界的經濟。2020年,G20中的每一個國家,世界上最大的20個經濟體,除中國外,每個國家的GDP都出現負增長。中共賺了很多錢,把3萬億美元的財富從世界上最貧窮的人轉移到最富有的人身上——一小撮億萬富翁在大流行中攫取了財富,主要是通過測試和疫苗。這些人主要是中國的億萬富翁,中共黨員。

所發生的事情都是絕對的犯罪,絕對的搶劫。世界衛生組織幾乎被中共利用作為一個幌子。世界各國領導人正在參加這些會議,而世界衛生組織告訴他們,「是的,我們再次實施所有這些措施吧,多多益善。」而各國領導人正在回應,「是的,這很好。」這就是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編織的虛假現實的力量。各國都在簽署,並承諾效忠於這個虛假的現實。反正是一切都好。

誇大了病毒嚴重性和封鎖政策的必要

楊傑凱:我讀到了書中的一些內容,非常耐人尋味。顯然,有一個非常協調的信息運動,在誇大病毒的嚴重性和封鎖政策的必要性。這是否能證實有一些邪惡的事情正在發生的說法?

森格:確實如此。你聽到的敘事是趨於一致的。在2020年初,情況是,所有負責官員都非常害怕,因為他們看到了從武漢傳出的東西。很多科學界人士非常恐慌,因為他們認為這可能是從他們的實驗室流出來的。你知道,武漢有一個病毒研究所。武漢實驗室是一個國際(研究)中心。

當然,它是在中國,部份由中國政府贊助,但也得到了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和美國的贊助。他們開始從中共那裏聽到關於這種超級病毒的故事,說它有巨大的、大規模的死亡率,傳播速度超快。

突然間,你開始看到所有這些影片從武漢傳出,人們倒地而死,街道上有成堆的屍體,有人癲癇發作。這一切都發生在中國的獨裁者關閉武漢的時候,實驗室就在那裏,這本身就很嚇人。

他們都驚慌失措,害怕這可能是一種從他們的實驗室洩露出來的超級病毒。他們沒有告訴公眾這個想法,而是在他們內部保密,並通知了情報部門。情報部門,作為鷹派人士,則以異常戲劇性的方式作出反應,他們也感到恐慌。

與此同時,通過世界衛生組織和中共的秘密影響網絡,這種封鎖政策經過漂白,被宣傳成為政策。

計劃推廣中國模式 世衛不假思索地批准

在那前後有一些報道,StockTips(網站)中也有一篇,到了1月30日,有報道說世界衛生組織已經有了一個計劃,開始在世界各國推廣中國對病毒的應對方式。該提示明確指出,他們想在意大利開始這樣做,關閉意大利的城市。

這正是我們看到發生的事情。實際上,就在世界衛生組織告訴全世界「中國向世界展示甚麼,你們就必須做甚麼」的同一天,正如 StockTips 所說,意大利倫巴第大區的10個城市被封鎖,意大利的其它城市也開始封鎖。此後不久,PCR檢測指南在意大利各地發布,意大利整個國家都進入封鎖狀態。此時,看到意大利已經進入封鎖狀態,世界其它家都認為這是合法的政策,而不再是一個獨裁的政策。

想想看,如果你是佛羅倫斯的市長,或者你是紐約的市長,你直接告訴人們,「好吧,我只是想暫停經濟,暫停每個人的權利。也許有時我會遵守規則,也許不會,既然中國的獨裁者這樣做,我也要跟著照做。」不行啊!人人都會告訴你,「這太瘋狂了,你瘋了!我們當然不會照做,因為那是徹頭徹尾的叛國行為。」

可是現在,封鎖已經被世界衛生組織蓋上了不假思索地批准了,具有了世界性,得到了世界衛生組織的支持。現在,他們看到意大利這樣做,它是自由世界的一部份,儘管意大利在歷史上存在真正的腐敗問題。這給封鎖披上了合法政策的外衣。因此,突然間,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全世界的國家都開始採用這種封鎖政策。因此,有了這種趨同的敘事,因為國家安全機構嚇壞了,認為這可能是武漢實驗室洩漏。

中共催促世界採用他們的政策

與此同時,中共非常明確地通過他們自己的媒體渠道,以及媒體機械人——這些都是在同一時間可追蹤到是來自中共,在催促世界各國採用他們的政策,遵循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導。從本質上講,所有主要的權力掮客、世界各地的所有主要參與者,都在聯手宣傳這一政策,讓各國在2020年3月進入封鎖狀態。

楊傑凱:除了我們剛才所談的一切,你對猴痘也有一些看法。例如,拜登總統說過,每個人都應該擔心這個問題。據我了解,猴痘是一種非常、非常不同的病毒。它是一種性病,而不是一種空氣傳播的病毒。那麼,你對此有甚麼看法?

森格:正如你所說,猴痘很可能是一種性病,甚至可能不像COVID-19那樣通過空氣傳播。他們的敘事完全說不通,就像對COVID的敘事從一開始就說不通。但是突然間,我們看到整個生物安全機構發起了同樣的恐懼運動,並倡導同樣的政策。紐約的衛生官員正在討論恢復對猴痘的口罩強制令,儘管人們普遍認為它是性病。

這絕對是發瘋了,可見他們是多麼急於拿回權力,並企圖再次使這些強制令正常化。他們利用猴痘作為藉口,而猴痘是在1950年代發現的,1970年代首次在人類身上發現。它已經存在了相當長的時間。

猴痘在全球爆發?一年前有個模擬演習

此前,猴痘只在非洲爆發過。據說這是第一次在全球爆發。世界各地的精英媒體,包括《紐約時報》,都對猴痘發出了紅色警報。因為猴痘,整個生物安全機構又重新進入了紅色警戒狀態。但後來發現,恰好在一年前,有一個模擬應對猴痘爆發的演習,恰好是在這個星期和這個月,在2021年5月。

其中有何古怪?這使人再次關注發生在COVID爆發之前的另一次模擬演習,稱為「事件201」(Event 201)。「事件201」是對一次大規模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模擬。「事件201」所假設的幾乎所有事情都在不久之後實現了,就在幾個月後出現了COVID-19。

他們假設了一個大規模的大流行病,並進行了大規模的測試,基本上模擬了整個應對措施。所有這些對中國友好的組織、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蓋茨基金會,以及許多高級國家安全官員都參與了模擬。

在他們進行了模擬之後,所有的事件很快成真,所有參與者都對他們模擬過剛剛發生的COVID-19的事實表現出死一般的沉默,雖然當時說「好吧,這只是巧合,我們每隔一段時間,每隔一年左右,就做這些模擬」,這也是合理的。因此,好吧,那可能是一個巧合。

但是現在,我們看到他們兩年內不是一次,而是兩次,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大規模爆發的模擬,其事實在幾個月後就變成了現實。參與者、我們的官員對他們參加的模擬在現實生活中成真這一事實保持沉默,絕口不提。這意味著甚麼呢?這是否意味著有人正在外面用猴痘感染人們,使這些事件成為現實?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或許是媒體和這個在COVID-19期間造成了如此多的災難性和顛覆性影響的生物安全機器又進入了全面歇斯底里的模式。他們實際上就是在用歇斯底里的圖像編造所謂的世界首次猴痘爆發的假象。也許他們在確認一直存在的病例,而現在他們只是在尋找它,突然間它就出現在那裏了。這事有人對我們不誠實。

「事件201」模擬的冠狀病毒大流行 幾個月後發生

楊傑凱:我想了解,你認為這些巧合的意味著甚麼?你說這些巧合並不是巧合。

森格:我不是嚇呆了,心想:生物安全人員通過在世界各地釋放超級病毒來從事生物恐怖主義活動。我不認為任何人類,尤其是人類群體,會這樣做。但是我要說的是,這種情況現在已經發生了不止一次,而是兩次。以前有「事件201」,有些人知道它,那是一個模擬的冠狀病毒大流行,幾個月後就發生了據稱是世界上最大的冠狀病毒大流行。

但是,我們沒有從參與者和相關官員那裏得到任何消息,沒人說這有甚麼不尋常。他們沒做解釋,也沒有發布任何公告。這是一個由我們自己的官員與中共高級官員一起參加的活動。突然間,我們直接採取了中共的政策,來應對這種來自中國的病毒,依據他們提供的關於這種病毒的信息,並在此基礎上實施了同樣來自中國的政策,據說是為了消滅這種病毒。

這聽起來很荒謬,因為在現實生活中,這樣做是非常可笑的,明知習近平領導的中共是我們的主要政治對手。這是一個絕對可笑的國家安全漏洞,這是一個需要嚴重關注的問題。

楊傑凱:邁克爾,謝謝你接受採訪!

森格:謝謝你,楊,我非常高興。謝謝你的邀請!

楊傑凱:感謝大家觀看本期《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對邁克爾‧森格的採訪。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大家剛才看到的是《美國思想領袖》這一集的刪節版,要看完整版,你可以訪問epochtv.com在Epoch TV上觀看,也可以在Roku TV、Apple TV、Fire TV和其它電視平台上找到它。

《美國思想領袖》製作組#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