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原有4名榮譽主席中的3名,即田北俊、周梁淑怡和劉健儀,不滿自由黨在無事先同他們商討下,在中央委員會會議表決取消榮譽主席的方案,對自由黨領導層的決定失望,決定即時退出自由黨。

自由黨稱主席邵家輝努力挽留3人,但最後都在昨日(10日)的中委會會議一致通過取消榮譽主席職銜。查自由黨3名退黨的元老,與現任黨領導層的不同意見自2019年反送中運動開始明顯。

4名榮譽主席中,只有方剛未有消息指他退黨。自由黨傍晚通過方案後,發聲明稱感謝田北俊、周梁淑怡、劉健儀和方剛多年來對自由黨作出的貢獻,提到年初開始,黨團會議就多個檢討「榮譽主席」安排的多個方案,作出多次討論,並於今年7月,分別經二次常委會再次深入討論和商議後,一致決定將有關取消「榮譽主席」的方案提交到10日的中委會中討論並決議。

黨魁張宇人無正面回應為何該黨要取消榮譽主席職銜,面對記者追問時,只是叫記者看該黨上述在facebook上的聲明。

田北俊在退黨信中回顧,2014年卸任黨魁後,獲黨內領導邀請出任榮譽主席,「希望我能以過往的從政經驗,繼續協助黨的發展和參與政策討論」,及後幾名主席卸任後亦收到同樣的邀請。

三元老與黨領導層過招多時

查自由黨3名退黨的元老,立場、表態與該黨現任領導層不時相左,甚至在2019年提升到有自稱黨員發匿名信,揚言3人如果「企圖反國家、反政府、反建制派、反警察」,就要3人下台。

2016年,當時任黨主席張宇人獲時任特首梁振英委任為行政會議成員,田感到失望,認為張應考慮辭去自由黨主席一職,認為梁振英政府的管治令社會分化,認為自由黨的成員不應支持。田北俊2014年佔中期間,曾經因公開要求梁振英下台,被撤銷中共的港區全國政協職務。

田北俊在2017年特首選舉中,支持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當時仍然是黨主席的張宇人,支持林鄭月娥。當時田北俊更為曾俊華拍宣傳片,自稱「頭號薯粉001」。林鄭月娥當選後,張宇人繼續擔任行政會議成員。

到2020年立法會選舉前夕,田北俊更聯同曾俊華、劉健儀、周梁淑怡、時任自由黨黨魁鍾國斌等人組成「希望聯盟」,標榜非藍非黃的「中間路線」,支持潘焯鴻、袁彌昌等人參選立法會;但最後該次選舉政府以「疫情」為由取消。

後來中共「完善選舉制度」,打壓非親共人士的參選空間和當選機會,田北俊在2021年年底的立法會選舉前稱,在新的政治局面下,已失去「希望聯盟」原先提倡「關鍵少數」的意義,故「希望聯盟」不會再運作。

反送中運動 田北俊斥張宇人保皇 二人隔空駁火

另一方面,林鄭月娥上台後,觸發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當時的黨主席兼行政會議成員張宇人,代表自由黨表態支持修例。

在政府動用警察武力鎮壓示威者近一個月後,田北俊在7月8日致函黨友,稱4名榮譽主席方剛、周梁淑怡、劉健儀和自己,已經去信張宇人,促他儘快辭去行會成員一職。

田在致黨友信中指,4名榮譽主席非常不認同張宇人在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反修例後,沒有諮詢黨團意見,以自由黨之名發聲明支持政府,希望張辭職「不再為保皇而把黨的立場陷於與市民對立的位置」。最後張宇人未有辭職,留任行會至今。

張宇人之後反擊,認為田北俊所言不盡不實。他又翻田在2003年「23條立法」的往事,指田作為時任黨主席,處理時亦未能諮詢所有黨員意見及取得共識,指田當時的做法同自己在處理修例事件無異。

促林鄭月娥撤回逃犯條例

直到元朗恐襲的「7.21」後,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榮譽主席田北俊、周梁淑怡、劉健儀及黨魁鍾國斌5人,去信林鄭月娥,要求正式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提到「當前急切要做的,並非以武力遏止暴力」,促請她借助不同階層的社會領袖, 跟和平的示威者進行真正的對話。不過當時黨內其他高層,包括主席張宇人、副主席邵家輝、胡漢清、李鎮強,及另一榮譽主席方剛沒有聯署。

2019年8月,田北俊在facebook公開他收到,署名為「一眾多年來熱愛自由黨的兄弟姊妹警示」的匿名「強烈嚴正投訴及聲明」信件,收件人為鍾國斌、張宇人、易志明、田北俊、周梁淑怡和劉健儀幾名黨內高層,認為鍾、田等人去信林鄭月娥要求撤回《逃犯條例》,是等同代表自由黨支持「破壞香港法治的反對派黑衣暴徒」,更揚言3人如果「企圖反國家、反政府、反建制派、反警察」,就要3人連同鍾國斌下台,並另立政黨。田北俊當時回應發信人「夠薑開名」,批評他們「連最基本的政治光譜都不識,民建聯都不收你/你們」。

2020年9月,田北俊、周梁淑怡、劉健儀、鍾國斌和自由黨成員林文傑,以「希望聯盟」名義去信林鄭月娥,促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反送中運動的「7.21」和「8.31」事件。

2021年立法會選舉,在「希望聯盟」不再運作後,曾經作為其中一員的潘焯鴻參選,獲得周梁淑怡、劉健儀以個人名義簽署同意書支持。自由黨在12月17日選舉前發聲明,不點名稱「留意到有榮譽主席以『個人身份』簽署了『個人支持同意書』, 給予一名自由黨不支持的地區直選候選人」,宣稱他們的舉措屬個人行為,事前並未經黨團或常委會討論,更不代表自由黨的立場。

直到年初開始,自由黨在收到意見認為有檢討榮譽主席安排的需要,就啟動取消「榮譽主席」的方案。昨日(10日),周梁淑怡形容方案是經「各領導的精心部置(署)」將會肯定通過,加上田北俊稱已知道黨領導已經取得不少授權書確保通過方案,批評黨領導「完全偏離了自由黨的傳統和黨友間的互相尊重」,3名與黨領導層過招多時的榮譽主席,終於退出自由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