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5月,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時,不是依靠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中共政治局、中央書記處,而是依靠臨時成立的中央文革小組。

1966年 5月28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中央文革小組名單的通知,決定小組組長為陳伯達,顧問為康生,副組長為江青、王任重、劉志堅、張春橋,組員為姚文元、王力、關鋒、戚本禹、穆欣等。

1966年8月8日,中共中央通過的《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確認中央文革小組為管理文化大革命事務的專門機構。8月30日,中共中央再發通知:在陳伯達病假期間或離京外出工作期間,他擔任的中央文革小組組長職務,由第一副組長江青代理。

文革結束後,中共稱十年文革為「十年浩劫」。而中央文革小組就是毛澤東製造這場「浩劫」的工具。

毛澤東利用它整倒了一批他的政敵,包括時任國家主席劉少奇、中共中央總書記鄧小平等。但是,到後來,整人者亦挨整。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無一例外,全成挨整對象。

本文著重談一談十位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經歷的牢獄之災。

一,毛澤東的妻子江青

毛澤東發動文革時,依靠的最重要的一個人,就是他的妻子江青。江青名義上是中央文革小組第一副組長,實際上是第一負責人。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去世。1976年10月6日,毛去世不到一個月,江青被毛生前親自選定的接班人華國鋒下令抓捕,並被關押在一個地下工程內。1977年4月10日凌晨,被押解到秦城監獄。

1981年1月25日,江青作為「江青反革命集團案」的首犯,被中共最高法院特別法庭,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罪名有四:(1)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2)陰謀顛覆政府;(3)反革命宣傳煽動;(4)誣告陷害。

在法庭的最後陳述中,江青說:「我就是毛主席的一條狗」。「(在十年文革中)我沒有甚麼自己的綱領,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執行捍衛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的指示和政策的。」

1991年5月14日凌晨,江青在秦城監獄自殺身亡。

二,極左理論家張春橋

張春橋是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筆桿子之一,是毛在文革時期提出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的合成者、宣傳者、實踐者。

張春橋從1967至1976年一直兼任上海市的第一把手。在上海,張整過許多人,且整人心狠手辣。

1970年8月的廬山會議上,毛澤東與毛指定的接班人林彪發生衝突,起因是林彪以及軍隊一些將領對張春橋不滿,林在會上不指名地批了張春橋,一些軍隊將領也批了張春橋。之後,江青帶著張春橋到毛那裏哭訴。毛非常生氣,認為反對張春橋,就是反毛澤東。毛、林從此分道揚鑣。

這表明:毛、張的關係實際上是一體的關係。

1976年10月6日,張春橋與毛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幫」被抓捕。

1981年1月23日,張春橋被當成「江青反革命集團」的主犯,被中共最高法院特別法庭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罪名與江青相同。

1983年,張被減為無期徒刑,1998年,保外就醫。張在秦城監獄共計被關押21年。

三,毛澤東的大秘陳伯達

陳伯達之所以成為中央文革小組組長,就因為他長期擔任毛澤東的政治秘書,是毛最重要的大筆桿子之一。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中央文革小組內部,陳伯達與江青的關係不斷惡化。之後,毛的老筆桿子陳伯達與毛的新筆桿子張春橋等的矛盾越積越多。

在1969年中共九大前,陳伯達奉命起草了一個九大政治報告,張春橋等也奉命起草了一個九大政治報告。毛最終選用了張春橋等起草的大談「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報告,棄用陳伯達的報告,陳從此失勢。

1970年8月,在廬山會議上,陳伯達因站在林彪一邊,反對毛澤東最重視的「極左理論家」張春橋,被毛「一棍子打死」。

1970年9月6日,中共中央宣布對陳伯達進行審查。1971年9月13日,林彪在蒙古溫都爾汗墜機身亡的當天晚上,陳伯達被打成「林陳反黨集團」要犯,關進秦城監獄。

1981年1月25日,陳伯達被中共劃入「江青反革命集團」之列,被中共最高法院特別法庭判刑18年,罪名與江青、張春橋相同。

1981年8月,陳伯達獲準保外就醫。

晚年的陳伯達在接受作家葉永烈採訪時說:「我是一個犯了大罪的人,在『文化大革命』中,我愚蠢之極,負罪很多。『文化大革命』是一個瘋狂的年代,那時候我是一個發瘋的人。我的人生是一個悲劇,我是一個悲劇人物,希望人們從我的悲劇中吸取教訓。」

四,為文革立頭功的姚文元

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匯報》發表由姚文元執筆撰寫、毛澤東最後改定的《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這篇文章成為毛發動文革、炮打以劉少奇、鄧小平為首的「資產階級司令部」的第一發重磅炸彈。

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的作者,是時任北京市副市長。

後來,江青盛讚姚文元:「一個吳晗挖出來以後就是一堆啊!」從「挖」吳晗起,進而「挖」出「三家村」,「挖」出「中共北京市委」,「挖」出「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反黨集團,「挖」出「劉(少奇)鄧(小平)司令部」,姚文元為文革立了「頭功」。

1976年10月6日,姚文元作為「四人幫」成員被抓捕。

1981年1月25日,姚文元被中共最高法院特別法庭判刑20年,罪名與江青、張春橋、陳伯達相同。

至1996年出獄,姚文元被關押整整20年。

五,「兩人之下」的戚本禹

1966年5月,作為毛澤東、江青的秘書,戚本禹成為中央文革小組成員。

當時,戚本禹只有35歲,就成了「中央領導」,兩人之下,億萬人之上,可謂年輕得志,風光無限。

戚本禹回憶說:「那時我幾乎每天都要和江青通電話,有時一天要通好幾次,向她報告我們所了解到的情況。然後由她報告給毛主席」。

由於有毛澤東、江青撐腰,文革中,戚本禹又被稱為「戚大帥」,到處煽風點火,上串下跳,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攪得中華大地烏煙瘴氣,血雨腥風。

但是,到了1967年8月,毛突然翻臉不認人,說戚本禹是「不是好人」,戚被「停職檢查」。1968年1月12日, 戚被關進秦城監獄。

1983年,戚本禹被北京市中級法院以犯「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誣告陷害罪」和「聚眾打砸搶罪」,判刑18年。

直到1986年初,戚本禹坐了整整18年牢,才獲釋出獄。

六,毛澤東的「傳聲筒」王力

王力被稱為中央文革小組第一號「大筆桿子」。

文革爆發前,王力就寫了一系列「重磅」文章。1963年中蘇兩黨論戰時,中共中央發表「九評蘇聯共產黨」,王力參與了其中八篇的寫作,五篇由王力一人執筆。

「九評蘇聯共產黨」充份體現了毛在國內外大搞階級鬥爭的極左思想,而將毛的極左思想理論化、系統化的,王力出力最多。

從1966年5月文革爆發到1967年8月王力被打倒,15個月內,王力最主要的工作,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最快、最準確地將毛的「最高指示」傳達出去。

但是,到了1967年8月26日,毛澤東在上海對中共軍隊代總參謀長楊成武說:「王(力)、關(鋒)、戚(本禹)是破壞『文化大革命』的,不是好人,你只向總理一人報告,把他們抓起來,要總理負責處理。」

1967年8月30日,王力被勒令「請假檢查」。最初被軟禁在釣魚台國賓館2號樓。之後,被押解到北京西山一座別墅內繼續軟禁,由北京衛戍區看管。1968年1月26日,黃曆新年前夕,王力被關進秦城監獄,從此,一關就是14年。

由於毛發話「不准提審王力」,14年間,沒人審訊王力。

毛之所以「不誰提審王力」,是因為王力的言行都是忠實宣傳、執行毛的指示,審王力無異於審毛澤東。

1982年1月15日,王力收到中共最高檢察院特別檢察廳廳長簽署的「免予起訴書」。同年1月28日,獲釋出獄。

七,毛澤東屢讚的筆桿子關鋒

關鋒與王力、戚本禹是同時被毛點名的「壞人」,被抓後的經歷與王力相同。

關鋒的問題是甚麼?一種說法是,關鋒在文革中,提出了「揪軍內一小撮」的口號,主持起草了有「揪軍內一小撮」內容的「八一社論」。

其實,王、關、戚倒台另有原因。一是毛發動文革,搞得「天下大亂」,引起部份軍隊高級將領的反對,毛擔心軍人造反。二是毛的紅衛兵火燒了英國駐北京代辦處,製造了中共建政以來最嚴重的外交事件,在國際上引發強烈抗議。

對內為平息軍隊高級將領的憤怒,對外為平息國際社會的憤怒,毛只好找替罪羊代他受過,於是,三大筆桿子——王、關、戚——成了毛的犧牲品。


關鋒在秦城監獄被關14年,被免於起訴,1982年1月獲釋。

八,毛澤東賞識的「才子」王任重

中共建政後,王任重長期在湖北工作,是毛澤東極左路線在湖北的重要執行者。

1966年7月末,王任重以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的身份,住進北京釣魚台國賓館二樓。當時他身兼數職:中南局第一書記、湖北省委第一書記。王任重在中央文革小組的四位副組長中,排名僅次於江青,可見當時毛對他的器重。

在中央文革小組內,毛對中央文革小組成員也區別對待,讓他們互相制約。比如,文革初,毛讓王任重直接管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的文革,王任重對北大、清華發號施令,許多事情,江青等人都不知道。

結果,江青等人與王任重的矛盾起鬧越大。江、王難以和平共處,加上王肝病加重,1966年10月,王離開北京,到廣州養病。

之後,在中央文革小組成員關鋒、戚本禹授意下,武漢「赴廣州專揪王任重革命造反團」兵分兩路,一路到北京找中央領導,一路到廣州找中南局領導,要求將王押回武漢批鬥。12月底,王任重被押回武漢批鬥。

1968年,江青以「CC特務」的罪名把王任重關進秦城監獄。造反派內查外調,最後查出,王任重上中學的時候,曾參加過一個學生組織。這個學生組織是藍衣社的外圍組織,而藍衣社是國民黨CC系的特務組織。據此,王任重被認定當過國民黨特務。

後來,一位晚輩問王任重:「王伯伯,你給我說個老實話,你究竟是不是CC特務啊?」

王任重說:「不是!我從未參加過CC,更沒當過CC特務!」「這都是江青給我造的謠,在秦城坐牢時,他們問過我無數次,逼我承認參加過CC特務組織。我堅決不承認,我讓他們去查,我如參加過,可以槍斃我!」

王任重在秦城監獄被關押7年,直到1975年5月才獲釋。

九,跟不上毛澤東步調的劉志堅

文革爆發前後,劉志堅曾步步緊跟毛澤東。

中央文革小組成立時,劉志堅作為軍隊代表,成為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之後,還擔任了中共軍隊文革小組組長。

但是,僅僅過了7個月,劉志堅就被打倒,被隔離、關押、審查達8年之久。

1967年1月3日晚,49所大專院校派出100多名代表,到北京人民大會堂,要求召開批判外交部長陳毅的大會。劉志堅奉命勸導了一晚上,未能說服學生代表。

1月4日晚,劉志堅等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繼續跟學生代表談話。劉志堅說,陳毅對部隊的講話,如有不妥之處,首先的責任在我,因為我是全軍文革領導小組組長。

他正說著,忽然聽到康生拍了桌子,厲聲道:「劉志堅,你是劉、鄧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在軍隊裏的代表。要揭開軍隊裏階級鬥爭的蓋子,首先要批判劉志堅,打倒劉志堅!」

康生是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康生一發威,那些學生代表立即大轟大嗡起來,高呼「打倒劉志堅」的口號。

江青接著說:「像劉志堅這樣的人物,我們幫你們揭發。我名義上是軍隊文革小組顧問,但是,他從不向我匯報……他是典型的兩面派。」江青還說:「在軍內貫徹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就是劉志堅為首的全軍文革小組……劉志堅不向中央文革小組請示。全軍文革小組必須改組。」

陳伯達則「揭發」說:「劉志堅是叛徒!」

1967年1月11日,中央軍委下令改組全軍文革小組,劉志堅被撤銷組長職務。劉志堅先是在順義被關押3個月,受到多次批鬥,然後,被押回北京市西城區拐棒胡同的家中看管,一直被關押到1974年9月29日,前後被關近8年。

康生、江青、陳伯達之所以敢圍攻劉志堅,是因為背後有毛澤東撐腰。劉志堅被打倒的真正原因是:毛不滿意他根據老帥們的意見總是對軍隊的文革設限。

十,長期擔任中共喉舌的穆欣

穆欣被任命為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的原因是,他此前任中共重要喉舌《光明日報》的總編輯、黨組書記多年,也是中共的大筆桿子之一。

1967年9月6日,穆欣突然被戴上「特務」的帽子抓了起來,被關到北京衛戍區「監護審查」。期間,被押到北京的大中學校輪番批鬥。

1968年1月13日,穆欣被關進秦城監獄,從此,沒有姓名,只有代號「6813」。穆欣在秦城監獄被關7年多,1975年5月14日出獄。

據《穆欣自述》,他被關秦城監獄的直接原因是得罪了江青。

結語

以上十位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的牢獄之災,原因各不相同,但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他們都是馬克思階級鬥爭理論的踐行者,同時也都是馬克思階級鬥爭理論的受害者。

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把中共變成了一部你死我活的絞肉機,你不把我鬥倒,我就一定要把你鬥倒。有理由要鬥,沒有理由,找個理由也要鬥。

只要中共繼續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中共這種沒完沒了的內鬥就將繼續下去,直到把自己鬥垮為止。#大紀元首發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